5.0

2022-08-30发布:

健身女郎雅卿

精彩内容:

  吳彬懶洋洋地看著電視,妻子李雅卿正在浴室洗著澡。

  吳彬是一所小學的體育老師,平時只看體育節目,無聊的電視劇讓吳彬感到厭惡,他「啪」的一聲關掉電視,起身向浴室走去。

  吳彬輕輕推開浴室的門,立即看到雅卿玲珑的背影。雅卿天生一副好身材,肌膚雪白細膩,特別是臀部渾圓柔嫩,結婚前,曾讓吳彬癡迷。但結婚叁年來,兩人一直沒有孩子,吳彬對雅卿的感情也越來越淡,已經很久沒看妻子洗澡了。

  「啊!」雅卿發現了吳彬,目光中既有驚訝、羞澀又有幾分喜悅。「你幹什幺?」她嬌嗔道。她對丈夫的感情始終未變,儘管有時覺得生活中少了點樂趣,但在她心中,丈夫是最好的。她一直渴望以前的激情能夠重來。

  「你又偷看!」雅卿說,「又不是……沒見過。」

  「偷看才有意思!」吳彬笑嘻嘻地說,隨即脫著衣服。

  雅卿轉過身子,儘管結婚很久了,夫妻間也曾赤裸裸相對,但她依然保持著女人天生的羞澀,雖然有時有些渴望。

  吳彬赤裸著抱住雅卿。「啊……」雅卿發出輕輕的叫聲,丈夫好久沒有這樣了。

  吳彬的動作總是很輕柔的,這是他的天性。

  「用力!」 雅卿悄悄地說,她也不知爲什幺總希望丈夫粗暴一點。

  吳彬沒有改變,他一直按照自己的方式做愛……

  「我是不是胖了?」雅卿對著鏡子扭動著腰肢。

  「嗯……」吳彬胡亂答應著,完事後他就倒在沙發裏,悠閑地吸著煙。

  「我問你呢?」雅卿走過來,「你回答我!」

  「胖了好啊!」吳彬隨口說,「顯得性感。」他始終不明白妻子爲什幺怕發胖。

  雅卿又跑到鏡子前,「真的胖了嗎?」她自言自語地說,「看來要鍛煉了!」

  雅卿偷偷報名參加了健身班,每週一、叁、五晚上去鍛煉。她沒有告訴吳彬,希望幾個月後給他一個驚喜,就慌稱回娘家給小侄子補習功課。吳彬因爲由此多了叁個可以和朋友喝酒的晚上,並沒有多問。

  體育教研室

  吳彬最近常和學校一個叫孫君的體育老師在一起。孫君以前是市體院體操教練,身強體壯,虎背熊腰,不知爲什幺幾個月前突然被分配到吳彬的學校。吳彬和他同在一個辦公室,又都是年輕人,平時常在一起搓麻、喝酒、聊天,十分投機。

  這天中午,吳彬和孫君一起吃午飯,由于下午沒課,兩人喝了點酒。

  「你知道我爲什幺調到這兒來嗎?」孫君有些酒意了。

  「我哪兒知道!」吳彬淡淡地說,他一向不關心別人的事。

  「嘻嘻……」孫君笑了,「我把一個女隊員……嘻嘻……」

  吳彬明白了,笑著說:「你本事挺大啊,那女孩子多大了?」

  「十八……才十八。」孫君說,「真嫩啊!」

  「你老婆知道了?」吳彬問。

  「沒……哪能讓她知道。」孫君說,「不過,被人發現了,就……」

  「就把你調到這兒來了。」吳彬接著道,「看來,我們學校的女教師要倒黴了。」

  「嘿……」孫君不屑地說,「都是孩兒他媽了,誰稀罕!」

  吳彬也笑了,「成熟女人那才有味道。」

  孫君一臉壞笑,「咱倆真是同一個脾氣,我也喜歡成熟的。不過,首先要漂亮。我們學校……都太醜。」

  「是啊!」吳彬腦海中閃過幾位女老師的影子,只有英語組的劉玲玲有點姿色。

  孫君又說:「不過,最近我發現一個少婦,又美麗又性感。」

  「哦!」吳彬奇怪地問,「是誰啊?我怎幺沒注意。」

  「你當然不知道了,不是我們學校的。」孫君說,「是我在健身班發現的,還是我初中時候的同學吶。」

  吳彬明白了,孫君課余時間在一家健身俱樂部當教練,看來有了豔遇。吳彬說:「搞到手了?」

  「還沒有。」孫君說,「不容易啊,丫的,讓人心裏癢癢。」

  「是褲裆裏癢癢吧?」吳彬哈哈大笑。

  「那有什幺辦法?」孫君說,「剛和她說過幾句話,人家有老公了。」

  「想辦法呀!」吳彬說,「先創造單獨在一起的機會,比如單獨訓練。」

  孫君恍然大悟。

  健身俱樂部

  雅卿努力地跳著,汗水濕透了緊身衣。

  「停!休息一下。」教練孫君叫道。

  隊員們停下來,雅卿用手摸著臉上的汗珠。

  「用這個吧!」孫君遞過一條白毛巾。

  「謝謝。」雅卿禮貌地搖搖頭拒絕。孫君潇灑健壯,中學時就是班上的美男子,讓雅卿很有好感。

  「你練得很辛苦啊!」孫君說。

  「嗯。」雅卿臉一紅,不知該如何回答,她很少和異性說話,即便是老同學。

  「不過……」孫君預言又止。

  「什幺?」雅卿擡起頭問。

  孫君說:「你的動作不標準,這樣下去,腿會變粗。」

  「啊!」雅卿十分吃驚,自己練了一周,沒想到會這樣。她急切的問:「那怎幺辦?」

  「沒關係!」孫君望著她無邪的雙眼,說,「下課後,你晚走一會兒,我告訴你怎幺辦。」

  「太謝謝你了。」雅卿感激地說。

  「別客氣,老同學嘛,理應幫幫忙。」孫君說。

  體育教研室

  「我看到她的奶子了!」孫君興奮地說。

  「大不大?」吳彬問。

  「哇!簡直是女人中的極品!」孫君說,「按照你說的,下課後,我留下她單獨訓練。她的訓練服像遊泳衣那樣的,又窄又小,領口開的很大。我讓她壓腿,站在她身後,她每次彎腰我都看到她白白嫩嫩的大奶子,一晃一晃的。唉,要能摸摸就好了。」

  「別著急,」吳彬說,「對結過婚的女人要有耐性。先讓她覺得你沒有惡意,然後對她說你是如何喜歡她,如何愛她。」

  健身俱樂部

  雅卿在孫君指導下單獨訓練,其他隊員羨慕地看了一會兒,叁叁兩兩地離開了。

  「要挺胸!」孫君說,雙手按住雅卿的腰腹,「收腹!對,再收!」

  雅卿一條腿搭在橫竿上,做著彎腰的動作。教練站在自己身後,雙手按著自己的腰,他的嘴裏數著「一、二、叁」,呼出的氣息吹到雅卿耳後,讓她有種異樣的感覺--臀部有些癢。

  「休息一會兒行嗎?」雅卿說。

  「好吧!」孫君向椅子走去。雅卿跟在他身後,輕輕撓了撓雙臀。

  兩人坐下後,開始聊天。雅卿和孫君單獨相處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成了朋友。

  孫君上下打量著雅卿,「你的身材越來越好看了!」

  「是嗎?」雅卿有些欣喜,「謝謝你幫忙。」

  「不要謝我。」孫君說,「你的身材本來就好看。其實,健美操只對身材好的女人有幫助,使她們越練越好,對另外那些女人,沒用。」

  「嗯。」雅卿覺得有道理。

  「你……」孫君盯著雅卿的眼睛說,「你真好看。」

  「嗯。」雅卿覺得有道理。

  「你……」孫君盯著雅卿的眼睛說,「你真好看。」

  雅卿有些歡喜,又感到他的目光有些異樣。

  「我……」孫君說,「我……其實……一直很喜歡你,上學的時候就喜歡。」

  「啊!」雅卿輕輕驚呼了一聲,這是她沒想到的,她感到一絲慌亂。

  「我……一直忘不了你,從來沒有這幺愛過一個人。」

  雅卿不知所措。

  「我做夢都是你的影子。」孫君說,輕輕抓起雅卿的手。

  雅卿打了個冷戰,甩開他的手,「你太過分了!我……我要走了。」她匆匆跑開了。

  孫君望著她的身影冷笑。

  吳彬家

  雅卿躺在吳彬身邊。

  「我是不是比以前好看了?」雅卿問。

  「睡覺吧!」吳彬煩躁地說。

  「我就問你這一句話,你回答我。」雅卿繼續進逼。

  「不知道!」吳彬矇住頭。

  雅卿望著天花闆,耳邊響起吳彬的鼾聲。

  「就知道睡!」雅卿幽怨地說。

  體育教研室

  「她不答應,怎幺辦?」孫君說。

  「慢慢來,」吳彬說,「結婚的女人總有些家庭觀念的。」

  「下一步……」孫君問。

  「以退爲進,欲擒故縱。」吳彬神秘地說,「祝你成功!」

  健身俱樂部

  「下課!」孫君一聲令下,學員們紛紛收拾東西回家,只有雅卿沒有動。連續叁天課,孫君沒有留下自己單獨訓練,也未和自己說一句話,甚至沒看自己一眼。

  「他是不是生氣了?」雅卿想,「那天,我是不是過分了?他畢竟是老同學,只不過說喜歡我而已。」她決定向孫君道歉。

  學員們都走光了。

  「你還不走?」孫君走到雅卿身邊問。

  「我……」雅卿說,「那天……」

  「沒關係。」孫君灑脫地說,「我有些自作多情了。不該對你說那些話,讓你不高興了。對不起。」

  雅卿沒想到他先道歉,不知該說什幺了。

  「唉。」孫君低下頭,小聲說,「誰讓我們相見太晚呢!這也是命運的安排。」

  雅卿突然感到一絲委屈,淚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

  「你哭了。」孫君溫柔地說,「別哭,你一哭我也傷心。」

  雅卿愈發抽泣起來。

  孫君輕輕扳過雅卿的雙肩,爲她摸著淚水。

  雅卿「哇」的一聲撲到孫君的懷裏……

  體育教研室

  「差一點,就差一點成功了。」孫君遺憾地說。

  「你說她撲到你的懷裏了?」吳彬問。

  「沒錯!」孫君說,「我看她老公對她不好,這個女人平時享受不到溫存。」

  「你沒趁機佔點兒便宜。」吳彬笑嘻嘻地問。

  「那當然!」孫君說,「我抱著她,輕輕拍著她的肩,雙手慢慢向下滑去。她的訓練服很短的,露著屁股蛋的那種。我毫不客氣地把雙手附上去,她的兩片屁股又滑又嫩,讓人銷魂。」

  「她沒反抗?」吳彬的下體也豎了起來,想像著一個嬌美的女人的臀部。

  孫君說:「她擡起頭,我立即吻上她的雙唇。她想掙紮,我死死抱住她。舌尖撬開她的牙齒,一陣猛吸。她開始喘息,閉上了眼睛,慢慢享受,舌頭也開始攪動。我始終偷偷觀察著她,見她進入狀態,我的雙手就伸進她的衣服,柔捏著她的臀部。她又有些掙紮,嘴裏發出『嗚嗚』的聲音,我不讓她說話,堵住她的嘴,右手摸到她衣服後背的拉鏈,一下就拉了下來……」

  吳彬的陽具甚至分泌出汁液,他急切地問:「後來呢?」

  「唉!」孫君歎了口氣,「誰知道她死命掙脫,頭也不回地跑了。」

  吳彬也感到一點遺憾。

  「下一步怎幺辦?」孫君說。

  吳彬想了想,「明天上課,如果她不來,你以後也沒機會了;如果她還來,說明她對你有意思,放心大膽,來個霸王硬上弓。女人,有過一次就能永遠征服。」

  「好來!」孫君叫道,「事成之後我一定好好謝謝你。」

  吳彬笑了,「怎幺謝我?總不能讓我也分享你的女人吧?」

  「有什幺不可以呢!」孫君大方地說,「又不是老婆。」

  吳彬家

  天已經很晚了,雅卿還沒回來。

  「是不是住在娘家了?」吳彬想,正要打個電話。雅卿開了門。

  「你回來了。」吳彬懶洋洋地問。

  「嗯。」雅卿情緒不高,低著頭向臥室走去。

  吳彬覺得她有些異樣,跟了進來,發現妻子頭髮有些亂,就問:「怎幺了?不舒服嗎?」

  「嗚……」雅卿支吾著,「我……我有些頭昏……可能是今天太累呢……」

  「噢。」吳彬說,「早睡覺吧。」

  兩人躺在床上,吳彬腦海裏都是孫君的影子,「不知這小子得手沒有?」

  雅卿突然抱住他,「你還愛我嗎,親愛的?」

  「嗯。」吳彬胡亂答應著……,心想:「明天一定問問孫君,這小子真有豔福……」

  體育教研室

  「哥們兒成功了!」孫君興奮地說。

  吳彬有些羨慕,「說說看。」

  孫君說:「昨天晚上她又來了,我記著你說的話,下課後把她留下來。她開始有些猶豫,我說送她一盤健美錄像帶。等學員都走了,我把她帶到休息室,關上門。這個傻女人還以爲真有錄像帶,說錄像帶呢?我說在這裏,然後指了指寫字檯。她向寫字檯走去,她還穿著訓練服,露著雪白的大腿和屁股。我再也控製不住,撲上去抱住她。她死命掙紮,大聲喊叫。我用嘴堵住她的嘴,親吻著她。一會兒功夫,她就嬌喘連連了。」

  吳彬的陽具直了起來,他悄悄把手伸進褲裆。

  孫君繼續說:「我一面吻她一面亂摸奶子,她的喘息聲越來越大,胸部不停起伏。我拉開她衣服的拉鏈,迅速給她脫下來。我不給她猶豫的機會,就把她按倒在寫字檯上。我一摸她的陰戶,嘿嘿,早就濕乎乎地了,我立即脫光自己的衣服,從後面插進去。她嘴裏說著不要不要,陰道卻不聽話,緊緊吸著我的雞巴。舒服啊……」

  吳彬的眼睛裏也閃著淫光。

  孫君又說:「她的陰道很緊,處女一樣,真的,我從未玩過這幺好的女人。我插了她兩百多下,她已經被徹底征服,發出誘人的呻吟和喊叫。看來她老公平時滿足不了她。最後,我在她的陰道裏射了精……」

  吳彬也在褲子裏射了精,「後……後來呢?」

  「她趴在我肩頭哭了,那會兒,我真有些喜歡她了。」

  「你不會被她迷住吧?」吳彬打趣道。

  「嗯。」孫君說,「我見的女人多了,她是最好的一個,又美麗又善良。但也不至于真愛上她。只是……怎幺能長期佔有她呢?」

  吳彬思考著。

  「我真有些離不開她了呢!」孫君唠叨著。

  「有了!」吳彬靈機一動,「照片!」

  「你是說……」孫君道,「偷拍。」

  「不錯!」吳彬說,「然後要挾她,她不就是你長期的玩物了嗎?」

  「妙!」孫君興奮地說。

  吳彬家

  「你還愛我嗎?」雅卿伏在丈夫胸前問。

  「當然。」吳彬隨意地回答著。

  「我真的很愛你。」雅卿又說。

  「我也是。」吳彬被感動了,輕輕摟著妻子,「我們永遠不分開。」

  「真的?」雅卿眼睛裏閃著淚光。

  吳彬脫著妻子的衣服,雅卿有些輕微的拒絕,但還是配合了他的動作。

  吳彬在雅卿身上忙活了幾下就氣喘籲籲地射了精。

  「嗯……」雅卿發出輕輕的叫喊。

  健身俱樂部

  吳彬藏在休息室裏屋,他手裏握著相機,口水都快流出來。心想,等一會兒將觀看一場活春宮,照片一定多留幾張,自己或許也可以趁機佔點便宜呢。

  九點多了,吳彬聽到腳步聲。

  「我只和你說幾句話,決不再侵犯你。」孫君的聲音,「真的!相信我。」看來,那個女人後悔了,不大想來。

  九點多了,吳彬聽到腳步聲。

  「我只和你說幾句話,決不再侵犯你。」孫君的聲音,「真的!相信我。」看來,那個女人後悔了,不大想來。

  門打開了,進來兩個人,緊接著是關門的聲音。

  「我不能對不起我丈夫。」一個女人的聲音。

  吳彬一聽之下,如同五雷轟頂,這不是自己的妻子雅卿嗎?

  只聽雅卿繼續說:「我們就此分手吧,免得將來鑄成大錯。這種……偷偷摸摸地……我害怕。」

  「別怕!」孫君說,「寶貝,有我在。」

  「你別碰我!」雅卿的聲音。

  吳彬呆住了,「這不是做夢吧?」對自己忠貞不二的妻子竟然……而自己還幫助別的男人玩了自己的老婆。吳彬不知該如何是好。

  孫君摟過雅卿,「親熱親熱!想死我了。」

  「不……不要……我……總有犯罪的感覺。」雅卿掙紮著。

  「來吧!最後一次。」

  「不……放開我……求你了……」

  「你答應我最後一次,我就放了你。」

  「你……你……」

  「最後一次,我真的好想你。」

  「啊……你別把我衣服撕了……嗚……別脫我的衣服……」

  「快快,我等不及了。噢……都脫光!」

  「啊……拿開你的手……你這幺卑鄙。」

  兩人厮打著。吳彬心跳加速,雙手顫抖,「是不是阻止她們?」他心中一團亂麻。「可是……太丟人了……怎幺向雅卿解釋……」

  「唉……別把我的衣服亂扔。」雅卿的聲音。看來衣服已經被脫光了。

  「咦?你的毛毛這幺短啊?」

  「討厭……不要……讓我出去!」

  「嘻嘻……你光著身子出去吧!」

  「你……你……」雅卿氣得說不出話來。

  「答應我,最後一次。」

  「不……啊……噢……」

  「別亂動!」孫君威脅著,「否則,我告訴你老公,說你勾引我!」

  「啊!你……千萬不要……求求你……不要告訴別人……」

  「你聽話不聽?」

  「我……我聽話……求求你……不要告訴別人……」雅卿哀求著。

  吳彬痛苦地抱住頭,「我該怎幺辦?我該怎幺辦?我該怎幺辦?」

  只聽孫君又說:「你看,你都濕了,還說不要!趴下!你趴下。」

  「嗚……」

  「對,屁股翹一翹,再高點。」

  吳彬偷偷探出頭,妻子雅卿雪白的屁股正好對著自己。她無力地趴在桌子上,屁股高高翹起,等待著另一個男人的姦淫。

  孫君挺著粗大陽具插了進去。

  「啊……」雅卿叫著。

  「舒服吧?」孫君問,快速地抽插著。

  「啊……」

  「比你老公怎幺樣?」

  「嗚……別提他……」

  「說!」

  「嗚……」

  「你敢不說!」孫君威脅,「明天我就告訴你老公!」

  「不……不要……我說……我說……很……舒服……」

  孫君心想吳彬在偷拍,有意在吳彬面前賣弄,九淺一深大幹起來,整個休息室裏都是「滋滋」地插穴聲。

  吳彬跪倒地上,甚至沒有站起來的力氣。「我該怎幺辦?我該怎幺辦?」

  只聽孫君又問:「比你老公插得舒服吧?」

  雅卿逐漸進入狀態,「嗯……舒服……」

  「嘿嘿,女人都是賤貨。」

  「嗯……」

  「你是不是特別願意讓我操你?」

  「我……」雅卿猶豫著。

  「說--是!否則……」

  「我說……我說……是,我願意讓你……」

  「幹什幺?」

  「操……我……」

  「哈哈……」孫君大笑,「我讓你幹什幺都行?」

  「是……什幺都行。」

  兩人翻身的聲音。

  「給我吸!」孫君命令道。

  「我……我不會!」

  「快吸!吸完放你走!這是最後一次。」

  「真的?」

  「真的!快!」

  「我吸……我吸……」

  允吸聲傳來。

  吳彬渾身已經酥軟,這種打擊實在太大了,妻子居然替別人吸陽具。

  「坐到我身上來!把我弄舒服就放你走。」孫君命令著。

  「是!」雅卿很聽話。

  兩人換了一種姿勢,雅卿背身坐到孫君腿上,主動摸索著將陽具塞進自己的陰道。雅卿上下套動著,極力滿足著他。孫君柔捏著她的雙乳。他有意將身子向裏屋轉了轉,好讓吳彬拍清楚。他有些奇怪,裏屋一點動靜也沒有,「難道吳彬沒來?」孫君下班前給了吳彬鑰匙,約好在這裏。

  孫君顧不了許多,又讓雅卿跪在地上,他要好好玩玩這個女人。

  「我插進去了?」

  「嗯……插吧!」

  「插那個眼兒?」

  「不……那裏不行!我會疼的。」

  「你說插那個啊?要不我亂插了!」

  「不……插……插小穴……我的小穴……」

  「是長毛毛的那個?」

  「嗯……是長毛毛的那個……啊……輕點……你的那個太大了,我受不了。」

  「我的雞巴太大了吧?」

  「嗯……」

  「比你老公的大?」

  「嗯……比他大。」

  「他是誰?說他的名字,說我的雞巴比他大!」

  「噢……」

  「快說!」

  「你的……比吳彬大!」

  「嗯……你說什幺?!」

  「你的雞巴比吳彬大。」

  「啊!」孫君驚呆了……

  吳彬做夢也想不到自己的老婆會說出這樣淫蕩的話,不禁勃然大怒,拉開裏屋的門,沖了出來,卻看見老婆渾身發軟地躺在地上,雙腿仍然大大地張開著,孫君剛射進去的精液從陰道口慢慢地往外流……

  吳彬感到無地自容。雅卿看到老公沖了出發,大吃一驚,「怎幺老公會在這裏,那剛才……豈不是全都被他看見了……」心中一急,暈了過去……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