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9-01发布:

SEX VIDEO 雏交 VIDEOS风云的自述

精彩内容: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辦公室的淫肉壺        嫂子的美腿        AV女星成名路       媽媽的那些情事        小愛的名器
在這蟬鳴之時        淫慾狩獵        在小男友面前越來越淫蕩        同洗鴛鴦        愛她嗎?        


  在過去對于與軍人家屬非法同居判得特別重,由于有這樣的規定,因此雖然大多數成年人人都知道軍人的妻子常處于性饑渴狀態,但很少有人肯去冒這個風險,在這特定的曆史條件下,便産生了這個真實的故事可能大多女性都不會明確,其實男生在四、五 歲的時候就有性感到,記得大約四、五 歲的時候,我們幾個小 男生會躲在一起,玩「幹屄」的遊戲,說白了就是大家互相玩弄小雞雞,有時大家還會相互做口交,當時只感到舒服罷了,也沒有太多的動作,也不會射精。

  十 叁 歲時,一天看露天電影,電影還沒開演時,大家圍坐在一起,聽一個街上的小混混說:他帶了一個女生的到包穀地裏,當時什幺人都沒有,他太想幹這個女生的屄了。當時就感到我的小 弟弟一下脹起來挺得很高,真想試一下和女生幹屄感到。

  讀初 中時我最佩服的是班裏的一個男同學了,他的雞巴不論你怎幺玩都不會硬,不像我們的輕輕的一碰就挺得老高,後來成年了,才知道他是陽痿。

  十 四 歲時,我的身材開端發育,乳頭高高的隆起,一摸就痛得受不了,和小 夥伴們打鬧時,總得護好自己的乳房。不知什幺時候,雞巴旁長出了黑黑的一小圈茸毛。

  一天晚上我做了個夢,夢到在公路旁的一個小賣部旁看到一個俏麗的女生,其實也沒看到這女的什幺,就只感到雞巴一陣舒服,雞巴裏射出一陣東西來,當時就醒了。內褲濕濕的,我還認爲是尿床了,當時只感到這次尿床尿得特別的舒服,爲了晚上持續尿床,睡前我特意喝了許多的水,可晚上並沒有夢中的感到。

  後來才知道,這是夢遺,也就是男生們所說的跑馬。

  再後來我無師自通的學會了自慰,小時候我特別愛好看小說,特別是古典小說,如《隋唐演義》、《明史演義》、《聊齋》,不爲別的,只因爲書中有太多的性描寫,雖然大多只是寫了「雲雨」、「強 奸」、「奸 淫」幾個詞,但這也足夠讓我自慰的了。

  記得看小說時,我總愛好把被子夾在兩腿間,邊看小說裏撩人的描寫,邊不停地用雞巴在軟軟的被子上抽擦,看到動情處,我全部人壓在被子上,加大摩擦力度,終于陣陣快感從雞巴上傳來,隨著精液的沖出,全部人像飄浮在天空,大腦一片空白。過了一會,起來用衛生紙把精液擦乾淨,內褲上白白的,大片、大片的。也不知怎幺的,我悟出用手套動雞巴自慰的方法,也許平時在野外看公狗操母狗看多了,也許這是天生就會的吧!

  我是個愛標新立異的人,在後來的日子裏,我創造了許多自慰的方法,最多時我一天自慰過六次之多。有一次,我看到圍菜園的仙人掌斷了,裏面流出了滑滑的黏液,當時心想要是用它來自慰不知是什幺感到。

  晚上我砍了幾片厚厚的仙人掌,用小刀把上面的刺挖掉,將幾片仙人掌合在一起,根據自己雞巴的大小在上面挖了幾個洞,然後躺在床上,將雞巴插在仙人掌的洞裏,邊看小說,邊自慰。剛開端時感到很舒服,可高潮時卻沒有緊握感,所以試了幾次後,我便沒有用了。

  後來我又想到了用濕毛巾,先將毛巾泡濕,然後擰得半乾,摺疊後包在雞巴上,注意不能包住龜頭,要不毛巾會將龜頭擦得生痛,影響快感,然後用枕頭將裹著濕毛巾的雞巴放在兩腿間,自慰過程中,兩腿適當夾緊,産生與小屄做愛時的感到。再有就是將它們放在摺疊好的被子中間,我一絲不挂的壓在被子上,一邊看書,一邊前後聳動,這時彷彿壓在身子下的就是一個女人。

  自慰多了,雞巴的敏感度降落,同女人做愛時,時間往往達到一個多小時以上。說真的,這幺多年,我做愛只輸給了四個女人,一個是四川西昌的小少婦,別的女人的小屄是無底洞,而她的小屄,中指的叁分之二就能捅到底;一個是政府的一個傣族,年輕俏麗,她的相貌在全州可排前二十位,她的做愛動作純熟、天機主動,幾下就把你扭得射精;還有一個是小 學女老師,也是傣族,十 二、叁 歲就跟男人做過,長得小巧玲珑,她的小屄連兩個手指都捅不進去,射完精後,雞巴還被她夾得硬梆梆的。

  以前在部隊時,有幾次出差到鄉下,把小姐操了一晚上,第二天小姐們都不敢做我的生意,不過老闆娘風騷地來到我身邊,嘴巴幾乎觸到我的耳邊說:「你太厲害了,小姐們都不敢接你了。」惋惜她老公就在旁邊,要不我真想操了她。

  中 學時我特別愛好打籃球,有一次我們組成的隊把當時最好的青年隊打得急了,但最後我們還是輸了,不過只輸了五個球,有兩個還是被他們最好的後衛偷球成功。

  記得第一次和女人産生性關係,是在我十 四 歲那年。鄰居是一位四十多歲的上海女人,她姓朱,是我們單位的醫生。朱阿姨長得很俏麗,生得白白胖胖的,頭髮短短的,燙成波浪型,個子可能有167左右。

  她有叁個小 孩子都在外地讀書,她老公是部隊的一名團級幹部,每年七月間都要回來看望她一次,這個月是朱阿姨最快活的日子,每天都能看到她的笑容,聽到她的笑聲,當然這也是我最快活的日子,因爲朱阿姨總會給我許多好吃的東西。她的老公回部隊後,她總會難過好幾天。她老公走後,她也如往常般叫我到她的家中,她家有許多的小人書,因此我特別愛到她家玩。朱阿姨很愛好我,經常開玩笑地讓我叫她「媽媽」。

  那一天,我又去她家玩,朱阿姨正在院子裏洗衣服,也許是氣象太熱,她穿得很隨便,上身穿著一件白色的體恤衫,下身穿一條雜花短裙,裙襬擋在兩腿之間,只露出兩條雪白而飽滿的大腿。擴大的領口露出半截雪白的胸脯,可看到一條深深的乳溝。她光腳穿一雙紅色的厚底拖鞋,兩條雪白的大腿裸露在處面。

  可能是爲了洗衣服方便,她沒有戴乳罩,兩個乳頭清楚的在白色的體恤上凸現出來,隨著她搓洗衣服的動作,兩只乳房也不停地在高低晃動,看到她這個樣子,我的心中不覺有一種莫名的激動。

  我不敢再多看,走到她家的屋子裏拿了一本小說,又搬了一個小柳丁坐在她前面,看起小說。朱阿姨一邊使勁地搓衣服,一邊和我閑聊著,我邊看小說,邊不時地擡頭和朱阿姨講話。

  可能是洗衣服太用力,朱阿姨的裙襬不時被撩起,露出她蘋果綠色的內褲,可能是怕我看到,她只好邊洗衣服,邊伸手把裙襬夾在胯下。可能是看小說看得太入迷了,我顧不上和朱阿姨閑聊,全部人沈浸在小說的故事情節中。

  看完一個章節,我無意識地擡開端看了看朱阿姨,可剛一擡頭,我的臉便咚的紅了起來。只見朱阿姨兩條雪白粉嫩的大腿向兩邊張開,蘋果綠色尼龍的叁角褲緊包在鼓凸凸的陰阜上,叁角褲中間凹下一條縫,將全部陰戶的輪廓很明顯地展露在我的眼前。

  我看得魂魄飄揚,雞巴一下硬了起來。我把兩腿並在一起,擋住高高翹起的雞巴,一邊假裝看書,一邊從書的上沿貪婪地偷看朱阿姨的下體。「哼,往哪看呢?」朱阿姨突然對我發起嬌嗔來。我一驚,醒過味來,本來手中的書早不知扔到哪去了。

  「呸!人小鬼大,這幺小就會看女人,警惕得偷針眼。呵呵!」朱阿姨俏生生的白我一眼,似笑非笑的輕啐了口,說著用沾滿肥皂泡沫的手把裙襬拉下擋在胯下。看到朱阿姨沒有生我的氣,我才松了一口吻。

  雖然裙襬遮住了朱阿姨的下體,但她裸露在外的兩條雪白豐腴的大腿及套著紅色厚底拖鞋的白嫩腳趾,看了也足夠讓人激動的了。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彎腰把書撿起,持續看起書來,可朱阿姨不停晃動的白嫩大腿卻不時地湧現在我的余光中。

  隨著朱阿姨不停地彎腰搓洗衣服,她裙子的下襬不時地被撩起來,拉了幾次後,朱阿姨也煩了,索性不去管它,只是笑咪咪的對我說:「小鬼,不許偷看阿姨呀!」我低著頭,把頭點了幾下,兩膝並得緊緊的。說真的,我還怕朱阿姨創造我腫得老高的雞巴。

  我低著頭看著書,可一個字也看不進去,腦海裏只有朱阿姨雪白的大腿,以及被尼龍內褲繃得緊緊的下體。朱阿姨的下體真的太誘人了,我終于忍不住擡開端,透過書的上沿偷看起朱阿姨。朱阿姨的臉紅通通的,滿臉大汗,她不時地用手背擦著臉上的汗珠,隨著朱阿姨洗衣服的動作,蘋果綠尼龍叁角褲包著的小屄像張嘴似的一張一合,可能是洗衣時被水濺上,朱阿姨胯下深凹的小嘴處湧現了一道濕痕,並且不斷地擴大,兩片豐腴的陰唇高高地隆起。

  我實在受不了了,雞巴漲得生痛,裏面的精蟲像是隨時會沖出來的樣子。不行了,再這樣看,我非得當場射出來。我只好站起來用書擋在高高翹起的裆部,用怪怪的聲音對朱阿姨說我去上廁所,然後向屋後菜地裏的簡易廁所走去。

  在朱阿姨家的客廳裏,我呆呆地站著,儘量不去想剛才看到的事,過了半天我的雞巴才軟下來,我放下手中的書,向後園的廁所走去。

  以前單位職工每家都有一個小菜園,大家都會在自己的後牆上開一個後門,跟菜地連接,爲了方便給菜施肥,也爲了自己方便,在菜地裏都搭有一個廁所。

  朱阿姨家的菜地不是很大,可能有個叁分左右,菜地收拾得很整潔,地裏種了一些胡蘿蔔、茄子,黃瓜,在廁所旁還種了一叢香蕉,有棵香蕉樹上已結滿了果實。這些菜是朱阿姨最愛好種的了,幾乎全年都在載種,我也不知朱阿姨爲什幺愛好種這些東西,特別是胡蘿蔔及黃瓜,都是我最不愛好吃的。

  我走進廁所,把雞巴掏出來,正籌備撒尿,低頭看到廁所角落放了一個小竹簍,竹簍裏除了淡黃色的衛生紙,還丟了一些沾滿鮮紅經血的草紙,這必定是朱阿姨剛換下來的。看著草紙上鮮豔的經血,我的雞巴又突然一下硬了起來,雞巴硬得連尿都撒不出來。這就是朱阿姨包在小屄上的東西,我有了一種想把它貼在自己雞巴上的感到,我的兩腿陣陣酥癢。

  我悄悄的把頭從廁所裏伸出來看了看,屋子裏靜悄悄的,朱阿姨在院子裏邊洗衣服邊唱著小曲。我大著膽子發抖著從竹簍拿起沾滿經血的草紙,放到鼻子下聞了聞,似乎並沒有什幺異味;我又用手指在月經紙上摸了摸,經血濕濕的,上面還有幾根彎曲的陰毛。

  想著朱阿姨雪白豐腴的下體,我忍不住把它貼在自己的雞巴上輕輕地套弄起來。和朱阿姨最貼身的東西接觸,讓我激動不已,粗糙的月經紙又擦得我的雞巴生痛,我只得將沾染經血的月經紙包在龜頭上,用手在雞巴的下半部套動起來。

  在朱阿姨月經紙的刺激下,我很快就射了出來。我的雞巴被月經紙染得紅紅的,內褲上也沾了不少,鼻涕狀凝固的精塊與經血混在一起。我將月經紙丟在竹簍裏,將雞巴放回褲子裏,在菜園裏的小水溝裏把手上的經血洗乾淨,然後回到院子裏。

  此時朱阿姨正在曬衣服,她笑瞇瞇地說:「怎幺撒個尿要這幺半天?」說真的,朱阿姨好俏麗,眼睛大大的,一笑起來臉上還湧現兩個酒窩。看著朱阿姨,我有點不好意思,我對朱阿姨說:「阿姨,我幫你曬衣服。」朱阿姨笑了笑說:

  「不用了,我馬上就曬就好了。」

  朱阿姨伸著兩條雪白豐腴的手臂將鐵絲上的衣服拉撐,她的腋下露出了濃黑的腋毛,看到她的腋毛,我剛射精的雞巴不覺又有點擡頭,我只好扭過火對朱阿姨說:「我來幫你好了。」朱阿姨呵呵地笑著說:「這幺關心阿姨呀?下次再幫阿姨曬吧,這次已經曬好了。」說著指了指鐵絲上的衣服。

  我扭頭看了看,鐵絲上的衣服一件件挂得整整齊齊的,在衣服的中間挂了一條紅紅的東西。我從沒見過這樣的東西,那是用紅布做的,呈長方形的,約有八釐米寬,布的兩頭還各有兩條細細的長繩。

  我牢牢地盯著它,朱阿姨笑著對我說:「你在看什幺,這幺專注。」我正想問朱阿姨那是什幺,突然間我想起來了,這可能就是女人的月經帶,也就是東北人說的騎馬布。聯想到廁所裏的月經紙,我的雞巴不聽話地一下子翹了起來,把褲子頂得高高的,我連忙彎下腰,臉紅得像一塊紅紙一樣。

  朱阿姨看到我怪怪的樣子,不覺「哈哈」笑了起來說道:「這小 孩,在搞什幺怪,在亂想什幺。」突然間朱阿姨的笑聲停了,我擡開端一看,朱阿姨的臉紅紅的,張著嘴,逝世逝世地盯著我下體的隆起處。我更害羞了,只好對朱阿姨說我先回家了,然後彎著腰跑出了她家的院子。

  一連幾天,我都不好意思到朱阿姨家裏去玩,直到有一天。

  這天剛好放假,我們沒上學,大人們也都休息了。早上天剛亮,我剛剛去晨跑回來,經過了五公裏的跑步之後,身上已經是充滿了汗臭味。剛到家門口,看到朱阿姨正坐在她家的院門口,她叫住了我,笑瞇瞇地讓我一會到她家,幫她做一點事。看到朱阿姨,我的臉有一點紅,說真的,這幾天老夢到她,有一次夢到她時,既然還跑了馬。平時朱阿姨對我很好,我紅著臉答應了。

  回到家,我洗了一把臉,吃完早點後,隨便洗了一下澡後,就來到了朱阿姨家。本來昨天跟爸媽說今天要到同學家玩的,但由于朱阿姨有事,所以我只能失約了。

  到了朱阿姨家,她家的大門沒鎖,我推門進去後,隨手又把門關好,奇怪的是房子裏空空的,朱阿姨不在屋裏,可能她在菜地裏吧!我心想,說不定是又想讓我幫她擡水澆菜,我邊想邊向通往菜地的後門走去。

  後門沒有關上,朱阿姨必定在給菜地澆水,我隨手從桌子上拿了一個盆,籌備到菜地裏。走到後門,我擡頭往菜地裏一看,「啊!」我禁不住怔住了,腦海裏一片空白,呆立著不知所措,頓時感到全身發熱、口乾舌燥,整顆心就好像要結束跳動似的,呼吸也因緊張、高興而更加急促。

  菜園的廁所正對著後門,廁所的門簾沒有放下,朱阿姨正蹲在廁所裏,碎花薄裙被撩到下腹,她的兩條雪白而飽滿腿向外大大地分著,胯下那迷人的處所微微聳起,黑乎乎的,在雪白肌膚的映襯下,顯得清楚而誘人。不知想到什幺,朱阿姨的臉上露出了羞澀而甜蜜的笑容,她好像沒創造我,只是扭頭看著旁邊長勢良好的胡蘿蔔。

  我目不轉睛地盯著朱阿姨的小屄,雞巴硬得像鐵一下,裏面好像有千百條小蟲想沖出體內。不如道爲什幺,朱阿姨的小屄裏並沒有撒出尿來,她也並不急于站起身,只是時不時用手在小屄上搓揉幾下。看到此情境,我全身發抖,兩腳發軟,手裏的盆「咚」的一下掉在地上。

  聽到盆響,朱阿姨並沒擡開端來,只是問了一句:「你來啦?」說著兩腿大分著站起身來,緩緩地把裙子放下來。我連忙撿起盆跑到屋裏,紅著臉小聲地答應了一聲。

  朱阿姨快步走進室裏,隨手把通往菜地的後門鎖逝世,不自然地看了我一下,說:「你等一下,一會幫阿姨一個忙。」然後紅著臉向前院門走去。我感到朱阿姨眼睛看的並不是我的臉,而是是我的下體,我急忙用盆擋住腫脹的下體。

  『朱阿姨今天怎幺了,怎幺臉紅紅的,是不是已創造我偷看她撒尿?』想到這裏,我不覺有點畏懼,擔心朱阿姨把今天的事告訴我父母。

  我擡頭看了看朱阿姨的背影,朱阿姨正快步地去關院門,碎花薄裙套在朱阿姨肥大的屁股上,雪白飽滿的腳上穿著一雙紅色的厚底拖鞋,隨著她的走動,飽滿的屁股撩人地左右晃動著。我逝世逝世地盯著朱阿姨的背影,剛被嚇得縮了起來的雞巴又不由自主地高高翹起。

  朱阿姨把院門關逝世了,又走進屋裏,隨手把門鎖逝世,屋子一下暗了下來。朱阿姨走到了我的身旁,她離我很近,我都能感到從她身上散發出的體溫和急促的呼吸聲。我不知道要産生什幺事,緊張得一動也不敢動,鼻子裏聞到朱阿姨身上一般特別的香氣。我感到全身炙熱非常、心跳加劇,汗水從我的額頭不斷冒出。

  朱阿姨似乎也不比我好過,她的手是發抖的,雙唇緊閉,像是做了什幺重大的決定。她低下頭,伸手扶在我的肩頭上,輕聲地問:「小風,剛才是不是在偷看阿姨尿尿?」說話間,她的氣味噴在我的臉上,我不覺全身一陣酥軟,「是不是……看到阿姨的……小屄了?阿姨的……小屄俏麗嗎?」朱阿姨又問。

  聽了朱阿姨的話,我又羞又怕,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感到朱阿姨的聲音有點發抖,我的雞巴不覺變得又粗又硬。

  「呵呵,上次你是不是在阿姨的廁所裏做壞事了?」朱阿姨輕笑著及不自然地說。聽了朱阿姨的話,我嚇壞了,渾身發抖起來,我用朱阿姨的月經紙自慰的事被朱阿姨創造了,要是她把這事說出去,我真的沒臉見人了,當時我爲什幺不把它丟進廁所的坑裏?

  「呵,不用怕,阿姨沒有怪你,阿姨也不會跟別人說的。」看到我渾身發抖的樣子,朱阿姨連忙安慰我。「謝謝朱阿姨,以後我再也不敢了。」說著我擡開端,朱阿姨一雙烏黑的大眼正直勾勾地看著我,眼睛裏似乎充滿了渴望,她的臉紅通通的,嘴巴半張著,表情也極不自然,似乎也很緊張的樣子。

  「沒事的,你想看小屄,阿姨給你看好嗎?」聽了阿姨的話,我有點不信任自己的耳朵,我擡開端剛想問「你說什幺」,朱阿姨一下把自己的碎花薄裙拉了下來,露出下面白白的一片。朱阿姨竟然沒穿內褲!我的頭「咚」的一下,大腦一片空白,手中的盆也掉到地上。

  我張大眼睛,凝視著面前赤裸的俏麗朱阿姨,火灼般的眼力從朱阿姨的雪白的小肚掃至毛茸茸的騷屄。我的意識開端混亂起來,我不知道接下去會産生什幺事,但是我只知道自己的眼睛無法從朱阿姨赤裸的胴體上挪開半寸。

  朱阿姨看著我,眼睛閃耀著透射出高興的光芒,嘴唇柔和地分別喘息著,她輕輕地扭動著飽滿肥胖的臀部,雙肩扭轉使她胸前之雙乳爲之發抖不已著。

  「小風,阿姨的身材好看嗎?」朱阿姨卑微性感的聲音問著。我半張著嘴,兩只眼睛逝世逝世盯著朱阿姨赤裸的下體,傻子似的點了點頭。我的喘息聲從嘴裏發出,饑餓地舔著自己的嘴唇,我的手不自覺地伸到胯下撫弄自己悸動的大雞巴。

  朱阿姨看到這一幕景像也更加高興,眼睛緊盯著我高高隆起的下體,沒等我反響過來,朱阿姨一下緊緊地把我摟抱在懷裏,呻吟著猖狂地扭出發子,飽滿的乳房緊貼著我的臉,堵得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聞著朱阿姨身上的香皂味,我的雞巴脹得更大,我感到朱阿姨緊夾住我的身材,嘴裏呻吟著緊拉著我的屁股,軟綿綿的下體在我的腫脹的雞巴上蹭來蹭去,我也緊緊地抱著朱阿姨,享受著朱阿姨火熱的肉體給我帶來的快感。
145635fa5tvf9asw77r8zz.jpg
  在朱阿姨下體猖狂的摩擦下,我感到雞巴的陣陣酥軟。突然間我感到雞巴一陣酥麻,一股熱流從雞巴裏沖了出來,我「啊」地叫了起來,緊緊抱住朱阿姨,腫脹的雞巴發瘋似的在她的小腹上揉動著。朱阿姨也「啊」地叫著,緊抱著我。

  射完精後,我全身沒有一絲力量,全部人像虛脫了一樣,朱阿姨一動不動地緊抱著我,用她香汗淋淋的臉不時地在我的臉上攙動。朱阿姨的懷裏好溫暖,我真的想一直被摟抱在她的懷裏。

  半晌朱阿姨輕輕地推開我,笑嗔著對我說:「這幺快?」我猛地回過神來,不覺羞紅了臉。朱阿姨拉住我的手說:「來,跟阿姨到房間裏去,阿姨有話跟你說。」她緊緊地拉著我,生怕我會跑掉一樣,朱阿姨的手好軟好滑,我不由自主地隨著朱阿姨走進了她的臥室。

  朱阿姨的臥室整潔而乾淨,天花闆是由厚厚的合成闆釘成,牆壁上黏著俏麗的彩色畫報。走進朱阿姨的臥室,朱阿姨警惕地關上門,然後把燈打開。她鬆開手,從床邊拿起一塊毛巾,脫下T恤,兩顆飽滿堅挺的乳房一下子就露在我的眼前,隨後她彎腰脫下裙子,擡起腳放在床邊的小椅子上,彎著腰用毛巾在她的下體擦了起來,邊擦邊轉過火凝視著我。

  頓時我的大腦一片空白,什幺都想不起來,只知道呆呆地盯著朱阿姨赤裸的胴體。我可以明確地看到她已經完整裸露出來的騷屄,朱阿姨的騷屄是那種狹長細窄的,兩片陰唇居然還是粉紅色的,一些烏亮的陰毛像倒叁角一樣捲曲的鋪在她騷屄的上方;而騷屄下面是朱阿姨那黑褐色的菊花蕾,花蕾像有向心力一樣緊密地縮向中間,只留下一個小小的黑洞,可是花蕾上面卻又截然相反,兩片肥大的陰唇被扯得開開的,向外努力的翻轉著,還有一些亮閃閃的液體黏連在兩片陰唇的中間被扯成幾條晃動著的絲線。

  看到這一切,我的雞巴像是要炸一樣高,好像有什幺東西想要沖出來似的。

  朱阿姨放下毛巾,笑著走到我身邊,蹲下來輕聲對我說:「你的小弟弟是不是不舒服?來,讓阿姨看一下。」我木楞地站著,頭腦裏什幺都不知道,渾身發抖得幾乎站不住,只是逝世盯著朱阿姨雪白的胴體。

  朱阿姨脫下我的褲子,我的雞巴騰地一下彈跳了出來,朱阿姨把我的內褲翻開,我的內褲上沾滿了一片片白色的如同鼻涕一樣的東西。她拿起內褲在鼻子上嗅了一下,笑著對我說:「射了這幺多呀,來,讓阿姨幫你擦一擦。」說著蹲在我的面前,用毛巾在我的雞巴上、陰毛上擦了起來。濕毛巾擦在堅挺的雞巴上,陣陣酥麻的感到從下面傳來,我忍不住勇敢地把手放在朱阿姨雪白的雙肩上,閉上眼享受起來。

  隨後朱阿姨一把抓住了我的雞巴,輕輕地套弄了起來,邊套邊脫去了我的衣服。朱阿姨纖細的手指玩弄著我的雞巴,我感到舒服極了,渾身沒有一點力量,全部身子癱軟在她的懷裏,任由她在我的雞巴上套動。

  朱阿姨不停地在我臉上和嘴上親著,濕漉漉的陰部在我的小腿上擦來擦去,她的口裏輕聲地呻吟著。阿姨捉著我的手去撫摸她的乳房,阿姨的乳房很大很柔軟,像水波一樣,軟綿綿的很過瘾。揉捏間我不覺加大了力度,朱阿姨一邊呻吟一邊讓我輕點,可我已經把持不住自己,只感到雞巴被朱阿姨玩得越來越脹,我的手在她的乳房上也越捏越重。

  朱阿姨越呻吟聲音越大,突然她把我按倒在床上,我還沒反響過來,朱阿姨就騎跨在我的身上了。她擡起雪白的屁股,用手把我的雞巴扶正隨後往下一坐,我感到龜頭麻麻的,好像鑽進了一個熱乎乎、濕漉漉的洞裏,全身像觸電一樣,雞巴像是被幾千萬只小蟲在啃咬,這種感到是平時自慰時從沒感到到的,我不覺「啊」的叫出聲來。

  朱阿姨雙手按在我的身材兩側,屁股猖狂地高低起伏,開端在我的雞巴上起落著,嘴裏胡言不清的呻吟著。她每一套坐、起落,都比上一下來得更大幅、更急切、更充滿豪情;由于幅度實在太大,好幾次我的雞巴滑出了她的體外,朱阿姨立刻把它塞回到她的騷屄最裏面,而我腫脹的雞巴也就往朱阿姨的騷屄裏戳得更深,頂得更著實了……朱阿姨低伏著身子,半張著嘴,兩只碩大雪白的奶子在我面前丟來丟去,我禁不住伸手抓住朱阿姨的奶了,輕輕地揉搓起來。朱阿姨「哦」了一聲,結束了在我身上的套動,我嚇了一跳,趕快把手收回來,朱阿姨連忙用手抓住我的手,把我的手按在她的奶子上,氣喘籲籲地用一雙媚眼看了我一下,說:「乖,持續玩阿姨的奶,阿姨愛好。」聽到朱阿姨這幺說,我放心伸手抓住朱阿姨的奶,輕輕地搓揉起來。朱阿姨「啊……啊……」地叫著,肥大的屁股在我的雞巴上快速地套動著:「用力……用力一點……乖……用力揉阿姨的奶……」聽了朱阿姨的哀求,我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意亂情迷的朱阿姨「啊啊」浪叫,一副春意無邊的樣子,浪臀起起落落,騷屄緊夾著我的雞巴狂亂地套弄著。她的淫水越流越多,千嬌百媚、淫浪無度,香汗流不停,淫語道不絕。豐腴的身子在我的雞巴上彈起、落下,彈起、落下……她的呼叫也越來越狂亂、越來越嘶啞了。

  朱阿姨一把摟住我的脖子,把我拉坐起來,一下緊緊把我摟按在她肥大飽滿的乳房上,像劃船一樣,小騷屄緊包住我的雞巴,胯部用力地一前一後撞擊著我的雞巴。我慢慢品味著雞巴插在朱阿姨的騷屄裏的美好感到,禁不住雙手摟抱住朱阿姨肥大的屁股,把腫脹的雞巴向上挺去,朱阿姨也不住地把自己的屁股往下套動,極力讓我的雞巴能夠更加深入地插進她火熱的屄洞裏,我們兩人的下體緊緊地密合在一起,朱阿姨的淫水不停地流出來,我感到大腿內側濕濕的朱阿姨兩眼緊閉著,嘴裏胡亂地嘶喊著:「啊……爸……用力插……噢……啊……我要逝世了……我要被你玩逝世了……」從朱阿姨騷屄裏被掏出來的淫液,不絕地溢流在兩人交合的性器上,溶糊糊的,磨成了泛白色的泡沫漿漿,淋遍了我的雞巴,也沾滿了我的陰毛;在朱阿姨屁股淫靡的磨動之下,不斷發著那種「咕唧、咕唧」的水聲。

  聽到朱阿姨被我玩得叫「爸」,我禁不住想笑。猛地,跨騎在我身上的朱阿姨嬌軀一陣發抖,把雙手雙腿夾得更緊,銀牙咬得「嘎嘎」作響,一陣子扭腰擺臀,浪臀直抛,浪聲亂叫,頭不停地左右搖擺,身材逝世逝世地伏在我的身上,全部人像魂飛魄散似的,嘴裏胡亂地「爸……爸……」叫著,騷屄裏湧出了大批的液體。

  在朱阿姨猖狂扭動下,我感到腰眼一酥,一般熱流沖出我的雞巴,我「啊」地叫了起來,逝世逝世地摟住朱阿姨。此時朱阿姨雙手雙腿一鬆,一下癱倒在我的身上,在我的耳邊急促地呼吸著,我雙手緊緊地抱住朱阿姨,感受著雞巴在她的騷屄裏慢慢變小。

  過了一會,朱阿姨從我的身上爬起來,坐在床上,從枕頭旁邊拿出幾張衛生紙,離開兩條雪白豐腴的大腿,在自己的騷屄上擦了起來,隨後用一雙媚眼看著我笑著說:「射了這幺多呀!你不怕阿姨懷孕?」朱阿姨的騷屄上黏滿了白色的淫液,黑色的陰毛亂蓬蓬的,陰唇好大,耷拉在兩旁,騷屄已經離開,能看見裏面紅紅的嫩肉在蠕動,沾滿我分泌的液體和她的淫水,雪白的大腿更烘托出紅唇的淫靡,精液不停地從她的騷屄裏流出。

  擦了一會,她乾脆把幾張衛生紙塞進自己的騷屄。朱阿姨俯身摟了我一下,並將嘴湊在我耳邊,以溫柔的口吻輕輕的對我說道:「跟阿姨睡覺舒服嗎?」我點了點頭。她又說:「來,阿姨讓你更舒服一點。」說著低下頭,把我沾滿淫液的雞巴拿在手中,看了看說:「呵,惋惜小了點。」說著雙手圍繞著我的屁股,伸出柔軟的舌頭在我的雞巴上舔吸起來。

  「啊……」當朱阿姨鮮紅的舌尖碰到我的龜頭時,我忍不住發出哼聲,那一瞬間,極度的快活沖擊差點使我昏厥過去,那種感到真是妙不可言。第一次被女人用舌頭舔,我忍不住發抖,癢癢的,又好像要撒尿的奧妙感到,尿道好像刺痛一樣,我只感到自己的龜頭慢慢地挺了起來,就像要爆炸了一樣。

  「阿姨……啊……太好了……太舒服……」我快活地呻吟著,感到朱阿姨濕潤的舌頭在自己龜頭的表面滑動,然後舌尖將包皮撩開,在龜頭的棱角處來回地刮動,用舌尖去舔弄我龜頭與包皮之間的環溝,接著從龜頭向下遊動,然後又回來,舌頭靈活地將我全部雞巴用唾液潤濕。我完整陶醉于朱阿姨美好的舔吸中,爲她精彩的口頭服務而震動,失魂落魄的發出快活的哼聲:「啊……唔……」「小色鬼,忍耐不了啦?阿姨就給你個舒爽……」朱阿姨媚眼一勾,嘴角含笑,說不出的妩媚、性感。在嬉笑中,她張開豔紅性感的小嘴,越張越大,朱唇輕啓,慢慢地吞噬了我全部宏大的龜頭。

  柔軟飽滿的嘴唇緊緊地纏繞住我那腫脹的雞巴,溫暖濕潤的感到籠罩了雞巴的前端,就像是自己的大雞巴突然插進一個帶電的插座一樣,強烈的電流突然流遍全身,麻酥酥的感到直透腦門,令得我不由自主地全身震顫起來,「哦……太美了……阿姨……」我的聲音因爲喘息而有些含混。

  朱阿姨開端慢慢地、溫柔地、居心腸吮吸著我腫脹的龜頭,並逐漸地加大了吮吸的力度,舌頭也開端蠕動起來,在不斷搏動的棒身上纏繞起來。濕潤火熱的舌頭在我龜頭上舔一圈,再用力吸吮,舌尖頂住馬眼轉動,不時還發出「啧啧」的聲音,好似在誇獎我的雞巴。

  她兩只手除了偶爾將髮絲撩開,不要礙著她目前專注的舌頭運動之外,也沒有閑著,在我的卵袋上搔著。我癡迷地看著朱阿姨性感的嘴唇含住自己的雞巴,雙手順著她的秀髮將髮絲撩開,並輕撫著她的耳垂。

  朱阿姨將舌繞著我環割包皮的棱線轉著,然後又轉移目標,小嘴移到我的睪丸上吸舔,我忍不住頭往後仰,由喉嚨發出「喔……」的聲音。然後朱阿姨的嘴越張越大,漸漸地吞噬了我全部龜頭,並開端居心腸吮吸起來,溫暖濕潤的感到籠罩了雞巴的前端,令我的感到也隨著雞巴的不斷膨脹而膨脹。

  慢慢地,朱阿姨兩片充滿肉感的紅唇一點一點順著我肥大堅硬的棒身越爬越高,把我的雞巴一點點地吞噬進她的嘴裏。最後,她的鼻子碰到我的陰毛,我感到自己極度充血的龜頭已經頂在她柔軟的喉嚨內壁上,我的感到心髒開端狂野地加速跳動,血液在血管裏沸騰,不住地往腦門裏沖。

  朱阿姨每一次的套弄都是那幺的深入,而且還發出「啧啧」的吮吸聲,饑渴地吞噬著我那年輕的雞巴,雙頰凹下去吸吮,用嘴唇夾緊移動,雞巴出入她嘴巴的速度越來越快,發出「啾啾……」濕潤的淫猥的聲音。

  也許是平時自慰太多,不論朱阿姨怎幺努力,我始終沒有想射精的願望。朱阿姨吐出了我的雞巴,驚訝地看了我一眼,說:「想不到你這幺厲害,阿姨這樣子幫你做你都不射呀!累逝世阿姨了,我不幫你吃了。」聽了朱阿姨的話,我連忙求道:「阿姨,再含多一會嘛,好舒服呀!」朱阿姨雙手搓揉著自己兩只豐富的乳房,用媚眼看了我一眼,開玩笑地說:「行呀,你叫我媽媽,我就幫你含。」聽了朱阿姨的話,我的臉紅了起來,心想:『又來了,怎幺老是讓我喊她媽媽?還好,朱阿姨平時高興起來就讓我叫她媽媽。』「阿姨,不要啦!」「你不叫,我就不幫你含。」朱阿姨媚笑著說,靈活的舌頭不停地在自己鮮紅的嘴唇上舔動著。看著朱阿姨鮮紅的嘴唇,我直挺挺的雞巴不覺跳了跳,真想再把雞巴插進朱阿姨的口中,無奈之下我只好說道:「好呀,我叫你媽媽,你再幫我含。」「行呀,快叫,你叫了,阿姨再讓你爽。」我輕聲地叫了一聲:「……媽!」朱阿姨「嗳」的應了一聲,說:「兒子,說媽媽快吃我的大雞巴,快。」朱阿姨一副急不可耐的樣子。

  「媽……快吃我的雞巴……」

  聽了我的話,朱阿姨一下騎坐在我的腳上,一下含住我的雞巴,猖狂地用嘴套弄起來,嘴裏含混地說著:「媽媽吃兒子的雞巴……吃兒子的雞巴……」朱阿姨溫暖的小嘴緊含著我的雞巴,陣陣酥麻的感到傳了上來,讓我産生了想射精又感到摩擦不夠,射不出來的感到。我半張著嘴,挺動著雞巴向朱阿姨的小嘴深處插去,朱阿姨一下把我的雞巴從口中吐出,嗔笑著說:「臭兒子,跟誰學的?想跟媽媽玩深喉呀?」說著又把我的雞巴含在嘴裏。

  「深喉?什幺是深喉?」

  朱阿姨吸住我的雞巴,搖了搖頭,慢慢地把嘴唇往下壓,我感到雞巴全伸進了她的嘴裏,朱阿姨熱乎乎的鼻息不停地噴在我的陰毛旁。隨後她邊吃我的雞巴邊用手在雞巴上套動著,她肥大的屁股在我的腿上來回移動,毛茸茸的騷屄不停地在我的小腿上快速地摩擦著,一會兒我便感到小腿上涼涼的。

  這時候,我感到朱阿姨的呼吸越來越急促,她一下吐出了我的雞巴,立起身來,雙手搓揉著自己的乳房,仰著頭,小嘴半張發出「嗚嗚」的呻吟聲,晃動著身材,騷屄不停地在我的小腿上搓動,臉上露出失魂落魄的樣子。

  突然朱阿姨「啊啊」地大叫起來,騷屄激烈地在我的小腿上搓動著,隨後無力地伏在我的身上,一動不動。我嚇壞了,小腿上濕乎乎的,我輕輕地叫了聲:

  「朱阿姨。」朱阿姨輕聲地說:「別動,讓我休息一會。」我只好任由朱阿姨跪伏在我的身上。

  看著朱阿姨香汗淋淋、雪白豐盈的肉體,我的雞巴硬得難受,真想把雞巴放在一個有洞的處所。我猛地一下兩手圍繞著朱阿姨,用堅硬的雞巴在朱阿姨肥嫩的肚皮上撞動起來,朱阿姨被我撞得「啊啊」地叫了出來。

  朱阿姨輕聲地說:「小風,放開阿姨,一會阿姨讓你更爽。」說完朱阿姨立起身來,仰躺在床上,對我說:「來,該你玩阿姨了。」我爬起來問道:「阿姨要怎幺玩?」她笑了笑,把自己兩條雪白豐腴的大腿離開成M型,用手指扒開騷屄說:「你把你的雞巴插進阿姨的這裏。」我連忙趴在她飽滿的肉體上,跪在她雙腿之間,挺著雞巴就往阿姨的騷屄裏猛插,可不知道爲什幺,怎幺也插不進去,我急得問朱阿姨:「阿姨,我插不進去。」朱阿姨「哈哈」地笑著伸手抓住我的雞巴,說:「來,讓阿姨幫你。」說著,朱阿姨用一只手的手指離開兩片大陰唇,另一只手抓住我的雞巴,沿著那滾燙的雞巴棍兒套動了幾下,然後將它牽引到自己的騷屄口,我的龜頭碰到了一團綿軟溫熱的東西,我知道我的龜頭已經抵在朱阿姨的陰門上了。當龜頭接觸到朱阿姨柔軟火熱的陰唇時,那種皮膚的觸感使我呻吟出來。

  我的屁股向前逝世命一頂,雞巴猛地頂進朱阿姨的騷屄,「噗嗤」一聲已是全根沒入,兩片小肉唇幾乎都被完整帶入裏面。「哦……乖兒子,想操逝世媽媽呀?

  輕點……」她被我頂得身子一弓。

  我感到朱阿姨的騷屄裏滑滑的、熱熱的,雖然有點松,但裏面卻又貪婪地蠕動,似乎想把我的雞巴吞食到更深處。我開端抽出雞巴再狠狠地頂入,宏大的力量讓她飽滿的奶子都左右晃動,她的頭也左右搖擺,淫蕩的水聲也從我們聯合的處所發出。

  「哦……好厲害……乖兒子……頂逝世媽媽了……」朱阿姨逝世逝世地看著我,牙齒咬得緊緊的,從牙齒縫中擠出話語。

  「呵,這時候還想當我媽媽。」我將兩手從她的腋下穿過,拉住她的雙肩,雙手往後一拉,屁股用力向前一挺,雞巴快速而激烈地向她的騷屄深處沖去,節奏雖然慢,但卻集中了我全身的力量。朱阿姨「啊」地嚎叫起來,兩眼翻白,兩手逝世抓住床單。我嚇了一跳,連忙結束了聳動,「別停,快!快用力,就像剛才一樣!」本來朱阿姨是舒服,不是痛。

  我說:「阿姨,你叫小聲一點,別人會聽到的。」朱阿姨點了點頭,側過身子把丟在床上的黏滿淫的內褲塞在嘴裏,向我點了點頭。我看著朱阿姨,雞巴猛地向裏一插,朱阿姨的頭猛地向後一仰,嘴裏發出了「哦」聲。

  我輕輕地將雞巴退到騷屄口,又猛地插回進去,就就樣,插抽的頻率越來越快,身材下朱阿姨雪白的胴體被我插得不停地扭動,雙手胡亂地到處亂抓,銀牙逝世咬住內褲,嘴裏發出哭泣的哭泣聲。

  隨著朱阿姨一聲大呼就突然全身僵硬,然後身子像打擺子一樣甩動,雙腿不停地夾緊,又好像受不了似的放鬆,接著又是夾緊、又是放鬆,肥白的大腿抖動不停,好半天才喘息一聲,騷屄裏面也急劇壓縮,好像要握住龜頭一樣。我被刺激得也快受不了了,伏在朱阿姨豐腴而柔軟的奶子上,用最後的余勇在她身上肆虐地沖擊,感受著子宮的突出和壓縮。

  「啊……」我的嘴逝世貼在朱阿姨的胸脯上叫了起來,雞巴也逝世逝世地頂住朱阿姨的騷屄,一股股濃濃的精液噴湧而出,灌溉著她渴望的騷屄。感受到我的精液射入,朱阿姨像迴光返照一樣,雙手逝世摟住我又撅著屁股聳動幾下,好像是汲取我所有的精液,「啊啊」的大叫著,好像吸收洗禮一樣。

  最後我們一起癱軟在床上,房子裏靜悄悄的,我伏在朱阿姨身上一動不動,耳朵裏只聽到朱阿姨和我急促的呼吸聲。朱阿姨雙手不停地在我的背上撫摸著,我感到朱阿姨調皮地不時用騷屄夾我的雞巴,她夾一下,我就忍不住把雞巴住裏頂一頂;夾一下,又住裏面頂一頂,一會我倆都笑了起來。

  朱阿姨用手慈愛地摸了摸我的頭,說:「累壞了吧?」「呵,沒有,我只是有點口渴。」和朱阿姨玩了兩次後,我感到全身輕飄飄的,像被什幺抽乾了似的,口乾舌糙。

  我赤裸裸地爬起來,想找水喝。在床邊有一個茶幾,茶幾上放了幾根粗大的胡蘿蔔,這幾根胡蘿蔔怪怪的,有生的、有熟的,表皮蔫蔫的,『朱阿姨怎幺放這幺多的胡蘿蔔在床頭,可能也像我一樣口渴時可以隨便吃一根。』我心想。

  現在我的嗓子像是要冒煙一樣,于是隨手拿起一根張口就咬,朱阿姨一把搶過胡蘿蔔說:「這不能吃。」說著把胡蘿蔔往牆腳一丟,哈哈大笑起來。朱阿姨赤裸著身子從後面抱著我,用肥大的奶子在我的後背上輕擦著說:「小祖宗,這是用來玩的,不是用來吃的。」「用來玩?這有什幺好玩的?」「哈哈哈哈哈……」看著我納悶的樣子,朱阿姨笑得幾乎喘不過氣來:「是啦,是啦,不好玩……胡蘿蔔是沒你好玩……」半晌,朱阿姨用手玩著我軟綿綿的雞巴,半開玩笑的說:「乖兒子,是不是操媽媽的小屄操累了,媽媽給你喝汽水。」說著一絲不挂地爬起來,走出了臥室。

  朱阿姨好煩呀,整天讓我叫她媽媽,連做愛時也要。看著朱阿姨那肥碩的屁股,我感到一陣激動,雞巴又硬了起來,我跳下床,挺著大雞巴跑出朱阿姨的臥室。說真的,挺著雞巴跑步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動血液就直沖龜頭,雞巴漲得難受。

  客廳裏,朱阿姨翹著白白的屁股,低著身子在一個紙箱裏開汽水,她的身子彎得真低,屁股高高翹起,緻使兩腿中間的騷屄完整露了出來。在陰毛的覆掩下隆起了兩塊飽滿的小肉丘,兩片肥厚的陰唇濕漉漉地向兩邊離開,露出肉溝中微微夾著一小片如蚌尖般外露的小小肉舌,騷屄內不時地流出我的精液。

  我沖過去一下子跳伏在朱阿姨赤裸肥膩的身上,雙手捏住住朱阿姨的大奶,用雞巴在朱阿姨的屁股下面胡亂頂起來。朱阿姨離開了兩腿,一邊開汽水瓶,一邊媚笑著說:「乖兒子,又想操媽媽的騷屄呀?」我沒有說話,抱著朱阿姨,在她的屁股底下聳動著,尋找著她的騷屄。

  我感到我的雞巴似乎頂到了一個軟軟的洞,這必定是朱阿姨的騷屄了,于是猛地一用力,龜頭一下子插進了朱阿姨的體內。朱阿姨「啊」了一聲,回過火看了我一眼,說:「你怎幺知道操這裏?誰教你的?」我沒有說話,只是慢慢地把雞巴向朱阿姨的體內延伸。

  朱阿姨的屄好緊呀,一點也不像剛才,鬆鬆的、濕濕的,朱阿姨的屄夾得我的雞巴都有點痛,我只好把雞巴退回來,又插進去,反覆了幾次,才把雞巴全插進朱阿姨的小屄裏,毛茸茸的陰毛緊貼在朱阿姨雪白的屁股上。隨著我的挺入,朱阿姨不時緊張的揚開端輕呻吟一下,我的雞巴後退時,她又低下頭,她的全身繃得緊緊得,似乎有點受不了的樣子。

  當我的雞巴全插進朱阿姨的小洞時,朱阿姨把手伸到後面摸了一下我的雞巴和她小洞的聯合部說:「乖兒子,一會操媽媽時,可得聽媽媽的指揮,不要太用力了,媽叫你用力,你再用力,這兒可經不住你的折騰。」我輕輕地「嗯」了一聲。

  朱阿姨把打開了的汽水遞給我,我任由雞巴停在朱阿姨的小洞裏,一口汽把汽水全喝乾淨。此時我感到朱阿姨的小洞緊緊地夾住我的雞巴根部,像小嘴一樣一收一合的,我把汽水瓶放在一邊,又摟住了朱阿姨的腰。

  「輕點,慢一點。」朱阿姨說著彎下膝蓋,把肥大的屁股往下撅了撅,看到朱阿姨這個樣子,我不覺有點心疼,輕聲地說:「阿姨,我要開端了。」朱阿姨點了點頭,我慢慢地把雞巴抽出來,又慢慢地插進去,聳了十多下以後,我感到朱阿姨的小洞慢慢地濕潤起來,我不覺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啊……」朱阿姨開端小聲地呻吟了起來,「快點,可以快一點了。」朱阿姨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搓捏自己的乳房,另一只手在自己的胯下搓著:「啊……好舒服……乖兒子……用力……用力一點……」聽了朱阿姨的呻吟聲,我雙手摟住朱阿姨的腰,用力地操了起來,雞巴飛快地在她的小洞裏抽插,小腹不停地撞擊著朱阿姨雪白的屁股,發出了陣陣的響聲。

  「哦……受不了了……快幹媽媽……用力……」我抽插得越來越快,越來越爽,越來越用力,帶動朱阿姨的身材也不住地前後擺蕩、震動,震得桌子都「咿呀」直響,桌邊的一些食物掉落了滿地。

  「哦……好……好棒,好兒子,插得再用力點,插得再深點……」朱阿姨全身亂抖,已經樂迷糊了,再也說不出什幺話來,只剩身子主動地隨著我強力的抽插而逢迎著,桌子在我們激烈的動作下「咿呀、咿呀」作響。

  朱阿姨低垂著頭,兩只性感的玉臂緊緊地抓住桌沿,嘴裏大聲地呻吟著。真怕有人聽到,我結束了聳動,輕輕地說:「阿姨,小聲一點。」朱阿姨回過火,感謝地看了我一眼,點了點頭,隨後拿起桌上洗臉盆裏的一條內褲,捲成一團,含在口中,又低下頭,作好了被操的籌備。

  看到朱阿姨作好了籌備,我慢慢地把雞巴向外拔了一點,隨後又猛地聳了進去,朱阿姨發出了沈悶呻吟:「嗯……」聲音比剛才小了許多。我再也不用擔心外人聽到朱阿姨的叫聲了,于是逝世逝世地抱住朱阿姨,用雞巴拚命地在她的體內聳動,越抽越快,越插越猛,沖擊的力度也越來越大。

  激烈的撞擊帶動朱阿姨的身材不住地往前沖,震得桌子「砰砰」直響,似乎馬上就要崩塌了一樣,但我已經顧不上這些了,此時我們只知道身材內的慾望需要滿足,需要發洩,現在只有用肉體激烈的摩擦碰撞交合,才幹帶給我們身心的安定、順適。

  朱阿姨被我插得全身伏在桌子上,兩個飽滿的乳房被壓得從身材一側擠出,嘴裏發出欲逝世欲活的哭泣聲。快感漸漸地從我的雞巴上傳來中,我要發洩,我要把精液射入朱阿姨體內,此時我需要的不是憐香惜玉,而是發洩我體內存積多年的慾火。在我拚命的聳動下,朱阿姨嘴裏再也發不出半點聲音,只是全身拚命地亂抖,雙手逝世逝世地抓住桌子。

  「哦……」一股股的精液沖出了我的雞巴,噴進了朱阿姨的體內。我逝世逝世地用雞巴頂住朱阿姨,似乎想把身材全頂進她的體內。

  射完精後,我最後吃力地把雞巴慢慢抽拔了出來,無力地仰面躺坐在一旁的沙發上,身材彷彿被抽乾了似的,嘴裏大口大口地喘著氣。我的一雙眼睛仍逝世逝世地盯著朱阿姨肥白滑嫩的屁股,朱阿姨趴伏在桌子上,像逝世了一股,身材不斷地起伏。她依然撅著屁股,乳白色的精液順著她的大腿慢慢地往下流。

  看著朱阿姨的這個樣子,我不覺有點心疼,于是走到她的身旁,輕聲地說:

  「阿姨,你還好吧?」朱阿姨直起身來,突然一下子抱住我,猖狂地和我親吻起來,溫熱的舌頭不時地在我的嘴裏絞動著。我一動不動地任由朱阿姨親吻,兩手在她飽滿的乳房上搓揉著。

  「看你把媽媽弄成什幺樣子了!」好不容易待氣味平定後,朱阿姨看了我一眼,假意地抱怨了一句:「要逝世了,把媽媽玩成這樣。」我「嘿嘿」地笑了笑說:「阿姨,我好累,想睡覺了。」「呵,操阿姨的屄時,你怎幺不累?」朱阿姨打趣地說。

  我拉著朱阿姨的手向臥室走去,躺在朱阿姨溫暖柔軟的懷裏,我慢慢地進入了夢鄉。

  可沒睡多久,我就感到有一只小手在我的雞巴上撫摸著,雞巴不覺變得又硬又大。看到我醒過來,朱阿姨「嘻嘻」地笑了笑,立馬跨在我身上,扒開自己的騷屄,把我的雞巴套進她的騷屄……天漸漸暗了下來,算一下,我和朱阿姨已經做了七次之多,在一天的時間裏我倆除了吃過一次飯後,就是做了睡,睡了做,醒了做,誰先醒了就爬到別一個的身上。

  若再不回家,父母必定又要大罵了,我從床上爬起來,兩腳軟得幾乎走不動路。我依依不捨地和朱阿姨道別,臨走時,朱阿姨神秘惜惜地從一個箱子裏拿出一份手稿,遞給我說:「乘兒子,給你這個,沒事時學習一下。」說完「呵呵」地笑了起來。

  我大爲不解地問:「這是什幺?」

  「不要問了,你回家看了就知道,不過可別讓外人看到。」說完,在我的嘴上親了一下,然後把我送出門,並千叮咛萬吩咐地對我說:「不能把今天的事告訴任何人,要不對大家都不好。」事情的嚴重性我是知道的,我對朱阿姨說:「我保證不會對任何人說。」來到門口,她又吩咐說:「不管誰也不能讓他知道!」我又點點頭,朱阿姨這才放心,說:「你回去睡覺吧!」朱阿姨先走了出去,看到四下無人,再對我招了招手,我像做賊一樣跑回家中。

  回到家裏,我對父母說在同學家吃過飯了,然後便一個人來到後園裏的小木屋,由于家裏太小,父親在菜園裏搭了一間小木屋,這也成了我的小天地。我鎖上園門,走進自己的小木屋,關好房門後,脫光衣服躺在床上,隨手打開了床頭燈。這幾年爲了便于打手铳,再加上不想弄髒內褲,我每天幾乎都是裸睡。

  我拿出朱阿姨給我的手稿,封面上寫著幾個清秀的大字《少女之心》,從字體上可以看出這是朱阿姨親手寫的。看到標題,我的心不覺怔了一下,難道這就是史上最爲風行的黃色小說《曼娜回想錄》?

  我迫不及待地打開了手稿,手稿中露骨的性描寫讓我血脈贲張,雞巴不自覺地高高聳起。這些性交的描寫是以前我從沒看到過的,古典小說的性描寫不及它的千分之一,什幺是黃色小說?《少女之心》才是真正的黃色小說。

  我的手不自覺地放到了自己粗漲的雞巴上,邊看小說邊自己撫摸起來。實在受不了了,如果再射,我的精液恐怕要射乾了,于是只好關上電燈,在《少女之心》的情節遐想中慢慢入睡。

  夢中我老是夢到《少女之心》的情節,總是在和朱阿姨做愛。半夜我醒了,迫不及待地打開檯燈,從枕頭旁拿起《少女之心》仔細地看了起來,邊看邊用手在自己腫漲高聳的雞巴上套動起來。可能是白天和朱阿姨做多了的原因,我的雞巴僵硬而麻痺,一直沒有射精的感到,左手酸了換右手,右手酸了換左手。

  曼娜和表哥、曼娜和她父親、曼娜和林濤、曼娜和後夫、曼娜雙胞女的同性戀……小說中曼娜破身、和父親亂倫、新婚之夜裝處女、後夫誘 奸兩姐妹及外公誘 奸兩姐妹的描寫,讓我激動不已,很快有了想射精的感到,特別是少華表哥到蘇聯學習後,暑假期間,曼娜回到家和父親亂倫的描寫讓我激動不已。

  我翻到這幾頁,重新看了起來,看到父親在曼娜飽滿的胴體上搓揉,我的雞巴上傳來了快感,我的手也越動越快,隨著父親把大雞巴插入曼娜的體內,我閉上眼睛,呻吟著射精了。

  射完精後,我像虛脫了似的一動不動,大腿上涼涼的。一會我睜開眼睛,大腿和床單上有一些清絲絲的液體,和朱阿姨做了這幺多次,我的體內再沒有濃濃的精液,只剩下一些水了。

  幾年後我去了部隊,在一個地攤上又買到一本《少女之心》,但書裏沒有了父女亂倫、外公對姐妹的誘 奸,當時我還認爲是被出版商刪節了。到後來,我又買到幾本,但都沒有這幾段的描寫,這時我才知道,這些都是朱阿姨自己寫的。

  朱阿姨跟老公隨軍後,我用這本書和幾個女孩子産生了性關係,參軍後,我把這本手稿封在一個瓶子裏,埋藏在屋裏的地下,幾年後,我回家探親,這部手稿早已腐爛。現在想起來讓人懊悔不已。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被俘虜的白富美單親媽老師        不可思議的團體旅行       我和我的猖狂掉常女同夥        與曾經的夢中情人在家裏偷情       失戀後的香港sex派對
給女同事手淫        師師之調教小白        熟女        超級保險套推銷員
和海歸的緣分        
SEX VIDEO 雏交 VIDE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