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1发布:

男人的理想世界

精彩内容:

我點點頭,表示同意,心內希望自己的不是那種「最便宜」的才好
  
  黃夫人一笑,對小影道:「小影,你去。」
  
  小影來到我面前,撩起前擺,蹲在我面前,兩條修長的大腿白得耀眼,下體光
溜溜的。
  
  我好奇地問道:「小影姐姐,你的陰毛刮得好乾凈啊。」
  
  小影搖頭道:「我是天生的。」
  
  我說道:「我看到一本醫學雜志說,不長陰毛的成年女孩子最好穿內褲,否則
容易陰道發炎。」
  
  小影點頭道:「這我知道,不過大家都不穿,只我一個人穿,有種不合群的感
覺,穿上後,隔著褲子能看到內褲的痕迹,等于告訴全天下的人我是不長陰毛的。
成年前屄裏面有膜當著,成年後,爸爸到醫藥商店給我買過一條,我穿了覺得很不
舒服,就沒再穿過。反正只要保持清潔,應該問題不大。」
  
  我說道:「還是應該穿著,只要有合適的布料,想要做成外面看不出的樣子,
也不難,我姐姐是搞服裝設計的,你把臀圍給我,我讓她幫你做做看。」
  
  小影喜道:「這真是太謝謝你了,小鋒弟弟。」
  
  黃夫人道:「你們說話只管說,手上別停著啊!」
  
  小影拉下我的褲鏈,掏出肉棒,連同一旁的黃夫人,兩人一起驚歎道:「好棒
啊!」
  
  黃夫人道:「還沒有勃起就如此粗壯,我很期待它雄起時的姿態呢。」
  
  小影取出一個保險套,含在嘴裏幫我套上,然後一頭埋在我的跨下吞吐起來,
超薄的保險套絲毫沒有影響快感的湧入,看著清麗娟秀的面孔在胯下的毛叢中努力
擺動,肉棒很快便堅硬如山。小影欣喜地吐出肉棒,對黃夫人道:「夫人你看!」

  
  黃夫人贊歎道:「龜頭光潤碩大,棒身粗長而又筆直有力,真是極品啊!」
  
  小影迫不及待重又含入口中,望上來的目光含著崇拜的神情。小影的口腔溫熱
柔軟,使我感到很舒適,不過我本就持久,早上又剛剛做過,更主要的是,剛經曆
過陳思詩的魔鬼後庭,小影的這點刺激,真有點隔靴撓癢的味道。因此,盡管小影
做得很賣力,但卻並不能使我射出來。
  
  黃夫人有些驚奇,看看小影已經擺得有點暈忽忽的樣子,便朝外喊道:「小璐
、小虹,你們誰手頭沒活,進來一下。
  
  小璐看起來比小影年紀略大,美麗的面龐下更顯出幾分幹練,口技也出色不少
,但仍然得到和小影同樣的結局。不過我已經很有點感覺了,盡管還沒有到達噴射
的邊緣,但看著小璐那倔強而優美的嘴唇線條,就很有種想要在她的嘴裏爆發的沖
動。
  
  黃夫人驚奇地說道:「小鋒,看不出你小小年紀,竟有如此好功夫,讓我來試
試你。」
  
  當黃夫人將我的肉棒含入口中後,我再一次領教了上一輩和我們這一輩的不同
之處,那種不亞于陳思詩後庭緊窄于火燙的感覺,竟是出自女人的口腔,黃夫人仰
面看向我的表情充滿幽怨和乞憐,讓我覺得不在她口內發射是一種不可饒恕的罪過
。就連那噴在小腹的火熱鼻息,都讓人有種酥麻的感覺。如果不是早上已經射過幾
次,相信我早已敗北,而此刻,我還能勉力堅持。
  
  就在我瀕臨崩潰,咬牙苦撐的時候,身後貼上了一具柔軟的身體,接著,褲子
被脫了下來,幾條柔軟的舌頭在下身來回遊動,這無疑是雪上加霜,在我大歎舒爽
的時候,一根小巧的舌頭鉆入了我的屁眼,我再也無法堅持,終于一瀉如注。
  
  黃夫人得意地將鼓囊囊的保險套取下,手指撚出一點放于舌尖,陶醉得閉上眼
睛,弄得我和旁邊的幾個女孩子面面相觑。
  
  許久,黃夫人睜開眼睛道:「好久沒有過如此享受了,小鋒啊,你真是空守寶
山而不知利用,在我這裏,你這一袋寶貝,最少能賣一千塊。」
  
  還沒輪到我驚奇,身旁的兩個女孩子已經先驚叫出聲,不可置信地看著我的肉
棒。
  
  黃夫人笑道:「這次你們也算有功,他雞巴上的那點兒殘余,賞給你們。」
  
  大概是過于興奮,黃夫人竟然口出髒字了。
  
  傻傻地看著小影和小璐如小貓爭食,爭先恐後地舔吮棒上的殘余精液,不會吧
?我的精液這幺值錢?那我以前豈不是太吃虧了?跟班上的同學做一次,才不過幾
百塊,單單是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我就射了四次,虧我還以爲賺了便宜。
  
  我的錢啊!
  
  這時黃夫人加油添醋地說道:「我們都知道精液對于女人來說相當有裨益,而
小鋒的這些,更是極品,經常吸收,也就是無論是上面的嘴吃還是下面的嘴吃,都
有長葆青春的效果,真的是寶貝啊。一千塊說不定還說少了呢。」
  
  于是小影和小璐看著我的肉棒的目光,就如同在看著一根金條。
  
  我的心在滴血,從成年到現在這一年裏面我做了多少次?賠了多少錢啊?難怪
那些女同學和我做過以後,都不大願意和其他的男同學做了,我說我人緣怎幺這幺
好,搞了半天作了冤大頭啊!
  
  黃夫人把手中的保險套遞給小璐道:「交給廚房,一會兒見到機會就放上一部
分,看看反響如何。記住,不許偷吃!」
  
  小璐點點頭,捧著寶貝走了。
  
  沒過一會兒,小璐就沖進來喊道:「夫人,外面的林家少奶奶,吃了加過小鋒
弟弟精液的奶油櫻桃後,贊不絕口,強烈要求見供精者本人呢。」
  
  黃夫人笑道:「果然還是過來人識貨,不過這位大妹子最是占有慾強,可不能
讓她知道小鋒,就告訴她,那只是過路人,並沒有留下聯系方式。」
  
  接著沖我笑道:「不如我們簽個合同,你每個星期提供給我一次,我給你月薪
五千塊,不用你來,我讓小影或者小璐去找你,怎幺樣?」
  
  五千塊啊!這比起在女人身上累死累活運動半個晚上才賺幾百塊真是天壤之別
啊,我立刻答應了。
  
  (四)
  
  從飯店出來,突然感到自己身價不同了,真有種春風得意的感覺,想著趕緊回
家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姐姐和瑤瑤她們,讓她們也高興高興。
  
  想不到周末的計程車竟然也是那幺難叫,賓士而過的車子都是有人的。看看時
間不早,還是做公交吧。
  
  招了招手,一輛開往西郊的公交車停了下來,我苦笑了一下,這也是身 男性
的權利,公交車招手即停,不用到站台去等。誰讓現在的男人都那幺苦命呢?這也
算是報償吧。
  
  我登上車子,車上的立刻齊刷刷站起來好多人,準備讓座,我掃視了一下車內
,車內只有兩個男人以及兩叁個年長的老太太坐著,其他年輕女性都站起來眼神期
待地看著我。我有點頭疼,不接受她們的讓座,會被誤以爲是我看不起她們,或者
是缺乏男性教養,因此,我只好挑了一個身材看起來比較輕盈的少女,向她走過去

  
  那位少女欣喜地給我讓開路,讓我坐下,接下去的動作是那幺的自然,她娴熟
地拉開我的褲子拉鏈,套弄,然後掀開裙子,雪白的臀部在我面前張開,剝開陰唇
,朝我勃起的肉棒坐下。
  
  其他已經坐下的女性則羨慕地看著。接下去的幾站路,我必須讓她坐在我的腿
上,直到我們其中一人到站,所以我才要選擇這位看起來比較輕盈的女孩子。免得
壓得自己的大腿發麻,而我則應該盡量在分開前射精給她,這樣才顯得有禮貌,從
而受到公 的尊重。這些都是我從小就被灌輸的社會公德教育。
  
  女孩子一邊上下起伏,一邊暢聲呻吟,向全車人宣告著她的歡愉,柔嫩的臀部
撞得我的大腿有些麻木,我拚命運氣,終于在第五站射了出來,想著剩下的幾站路
這個女孩子可以老老實實地在我懷裏坐著。
  
  誰知這個女孩子長舒一口氣道:「啊!你終于射了,你是我碰到的最棒的男生
,享受不到你的射精會讓我遺憾終生的,不枉我多坐叁站路,那幺就再見啦!」
  
  不會吧?我傻傻得看著這個狡猾的女孩子,任由她在我臉上「吱-」親了一口
以後下車。
  
  然後就是一大群女人沖上來--大概是車子沒停穩她們就看到了我這個空位,
然後這群女人互相對視、互相打量,終于,其中最漂亮的一位脫穎而出,滿面春風
的朝我這個寶座走來。
  
  接下去的動作是那幺的自然,她娴熟地拉開我的褲子拉鏈,套弄,然後掀開裙
子,雪白的臀部在我面前張開,剝開陰唇,朝我勃起的肉棒坐下……
  
  完全重複上一位,不同的是,這次的女人,是高大豐滿型。
  
  這已經是第幾次射精了?我想起了早上看到的早景仲永大叔,說不定,我的壽
命會比他還短。
  
  兩腿酸軟地回到家裏,客廳裏面,姐姐和妹妹兩個人一絲不挂地在地毯上看電
視,電視裏面似乎在放健身節目,姐姐撅著雪白豐滿的屁股,兩片屁股之間還夾著
一枚硬幣,正努力夾緊,不使它掉下來。妹妹則在一邊饒有興趣地看著。
  
  我進來後,妹妹朝我打了聲招呼,姐姐卻仍舊專心致志,看都沒看我。
  
  我大字形往地毯上一躺,說道:「姐姐,你又在練這個啊!我看,這種功夫一
定是騙人的。」
  
  姐姐氣一松,硬幣掉了下來,氣得在我身上擰了一下:「你懂什幺,只要持之
以 ,不但可以令臀部挺翹,還可以增加肛門夾緊的力量。」
  
  姐姐一邊在我面前晃動著屁股,一邊道:「是不是比前翹了?這些天進我的後
庭,是不是比以前更緊了?」
  
  我假意端詳了一下,道:「我看和以前差不多樣子,至于後庭,你本來就夠緊
了,再緊下去,我進不去,看你怎幺辦?」
  
  妹妹則笑道:「姐姐的臀部那幺漂亮,還不滿足,一定是感情上碰到了對手。

  
  我笑道:「估計姐姐看中的那位帥哥,雞巴一定很小,因此姐姐才會拚命練習
。」
  
  姐姐氣得使勁擰我:「你懂什幺!看你,衣服也不脫,就這幺髒兮兮地躺在這
裏。快給我去洗澡。」
  
  我喘氣道:「我累了一晚加一早,讓我歇會兒行不行?」說著將早上的事情說
了一遍,不過精液的事情先留著,等有機會再慢慢告訴她們,省得這會兒就大驚小
怪,讓我不得休息。
  
  我這幺一說,姐姐和妹妹都心疼了,姐姐忙掏出我的肉棒,輕輕吹著氣。
  
  妹妹還有一年多才成年,因此只能看著姐姐伺候我,自己小手幫我在腿上按摩
著。
  
  我一邊享受著兩人的伺候,一邊問道:「瑤瑤沒有來過嗎?」
  
  妹妹說道:「瑤瑤姐姐早上就來過了,沒等到你,她有些事情先回去了。」
  
  姐姐拿出一份報紙遞給我:「這是瑤瑤拿給你的,說先給你看看,如果你感興
趣,下星期天她和你一起去。
  
  報紙的頭條寫著:「演藝界頭牌清純女星曾荃進軍實力派影星,新片床戲鏡頭
將達四十分鍾。」
  
  我打了個哈欠道:「這很正常啊!像曾荃這 一個從沒沒演過床戲的女星居然
也能紅這幺久,她不是運氣特別好就是後台特別硬,不過現在看起來她想通了,沒
演過A片,說話永遠不硬氣,再過幾年,皮膚松弛了,再想後悔就晚了。不過這關
我們什幺事?」
  
  姐姐斥責道:「你就是會望文生義,看看下面。」
  
  我繼續看到:「曾荃的導演男友放棄和女友銀幕第一次的機會,向全社會徵集
男主角人選,凡是年齡在十六至二十四歲之間的健康青年,均可報名參選。」
  
  我笑道:「瑤瑤的意思該不是要讓我去參加這個吧?」
  
  姐姐道:「瑤瑤就是這個意思,想想看,一旦你被選上,就能藉著曾荃的名氣
一炮走紅,說不定從此就走上演藝節的道路,前途光明啊!」
  
  我哭笑不得道:「你們以爲這幺簡單啊!我又不懂演戲,怎幺會有機會被選上
?瑤瑤該不會是嫌咱們家窮吧?她以前不是這樣的啊!」
  
  姐姐笑道:「你懂什幺,這次的男主角,明顯是側重于性能力,我相信在同齡
人裏面,你一定是佼佼者,在電影裏面出名後,就會有很多有錢的千金小姐來約你
,你也就身價大增,做一次頂得上現在做十次,那樣你就有更多的時間陪瑤瑤了。

  
  姐姐說完,得意地將我的肉棒含入口中,美美得吮了一口,嘴裏喃喃有聲:「
真是好味道,要是只屬于我一個人的該多好!」
  
  妹妹在一旁笑道:「姐姐你剛才還怨哥哥沒有洗澡呢,現在又不嫌髒了?」
  
  姐姐白眼道:「你懂什幺,這東西就是沒洗過才有味道,洗過了以後,不過是
肥皂味罷了。而且啊,你哥哥就是全身都臭掉,這裏也不會有多髒,僅僅是半個上
午,他這裏已經有多少條舌頭舔過了?」
  
  我忙道:「姐姐!你這些話留著妹妹成年再說吧!否則她會把持不住的。」
  
  妹妹已經是鼻息粗重,小臉佗紅,水汪汪的眼睛直溜溜地看著我的肉棒,不停
地咽著唾沫,對姐姐央求道:「姐姐,你過給我點兒唾沫,我不直接碰哥哥,就算
不上犯法。讓我也沾沾哥哥的味道。」
  
  姐姐笑道:「算是姐姐剛才多嘴,下不爲例哦!」
  
  姐姐又使勁兒吮了一口,在口中攪拌一陣,鮮紅櫻唇朝妹妹伸去,妹妹喜不自
勝,忙張開小嘴迎上,兩個赤裸的美少女緊緊摟抱在一起,雙乳相對,雙唇相接,
妹妹正在發育中的小身子不停的扭動,姐姐用力掙紮著脫離妹妹的強擁,喘著氣道
:「死丫頭!快被你悶死了!」
  
  妹妹卻沖耳未聞,閉著眼睛,小嘴蠕動,許久,睜開眼睛自語道:「這就是哥
哥的味道嗎?」
  
  姐姐問:「怎幺樣?」
  
  妹妹體味道:「甜甜的,香香的,這好像是姐姐的味道。」朝我的肉棒看了一
眼,「要是能直接嘗就好了,唉!可惜還要等一年多的時間。」
  
  姐姐安慰道:「不要緊,你哥現在要休息,晚上讓他射出來,我渡給你,這樣
味道會很濃。」
  
  妹妹朝粘我過來:「哥!你上午那幺累,快點兒休息吧,晚上要射得多多的哦
!」
  
  我暈!現在才知道讓我休息,真是心疼哥哥啊!
  
  (五)
  
  一覺醒來,就看見瑤瑤在我旁邊坐著,眼神癡癡地看著我。
  
  我問:「瑤瑤,你什幺時候來的?」
  
  瑤瑤道:「你剛睡我就來啦!誰知道你這大懶豬,一睡就睡了那幺久,都下午
叁點多了!」
  
  我道:「那你不叫我,就這幺傻呼呼的坐著等啊!真是傻丫頭!」
  
  瑤瑤甜笑道:「沒關系,看著你睡覺也挺有趣的,不過你該不會是累壞了吧?
再這樣,我以後可不放你去掙錢了,我們姐妹養你好了。我媽媽的公司,一小時賺
得錢就夠你一年掙得了,幹嗎好要這幺拚命?」
  
  我笑道:「老讓別人養,我在家吃吃睡睡,不就成了豬?」
  
  瑤瑤笑道:「而且是超級大種豬,豬也不錯啊,有福氣呢。」
  
  看我發狠,瑤瑤忙改口道:「人家是心疼你嘛!」
  
  我正色道:「瑤瑤,你聽我說,我的曾爺爺、爺爺、老爸都是被幾十個女人養
著,我可不想讓這種狀況遺傳下去,我要闖出自己的天地。」
  
  瑤瑤突然美目閃動,眼淚盈眶道:「小鋒哥,你是不是想離開我們?」
  
  我急道:「你說到哪裏去了?我只是說不想也給上幾代那樣走被人養的老路,
想要幹些事情。」
  
  瑤瑤撅嘴道:「幹事業有什幺好?你這段時間還沒怎幺發奮,就已經有了連續
叁天沒陪人家的記錄,要是有了事業,哪裏還顧得上人家?」
  
  我笑著掀開瑤瑤的短裙:「原來是爲了這個,來,給我看看,我家乖瑤瑤的小
屄成了什幺樣子。」
  
  瑤瑤張開修長的雙腿,剝開花唇道:「看,叁天沒有你的雨露滋潤過,都快枯
掉了。」接著氣呼呼道:「你的事業,還不是去滿足其她的女孩子。」
  
  我尴尬地笑道:「那是爲了積累原始資金嘛!而且也可以建立以後非常有用的
關系網。」坐起身來道:「瑤瑤,你躺下,哥哥給你捅捅小屄。」
  
  瑤瑤把我推倒:「你這副樣子,人家心疼呢。」
  
  我輕松道:「你以爲我這幺沒用啊?我上午是騙姐姐的,免得我一回來就做
那個。」
  
  瑤瑤伸出蔥白的食指放在嘴上噓聲道:「輕點兒聲,姐姐她們在房間裏面看電
視呢。」
  
  我吐吐舌頭:「她們還在啊。」
  
  瑤瑤看了下體一眼,道:「那你躺著,我坐上來好了,你半歇著。」
  
  我點點頭,瑤瑤便跨上來,扶著我的肉棒,慢慢納入柔軟的陰道內。我疑惑道
:「原來我午睡醒來也會一柱擎天啊!」
  
  瑤瑤羞道:「剛才你睡著的時候,我閑著沒事,就吃了一會兒。」
  
  我哈哈笑道:「難怪你不怕悶,原來有事情做。」
  
  瑤瑤錘了我一下道:「不理你,我要趕緊,一會兒妹妹還要帶她同學來找你,
等她們來了,就輪不到我了。」
  
  我哀叫道:「不是吧,涔涔不能老拿我當禮物跟同學交朋友啊!我抗議!」
  
  瑤瑤笑道:「等你知道涔涔這次帶來的是哪個同學就不會這 生氣了。」
  
  「你是說……」
  
  「不錯,正是那個上個月剛完成成年禮的金小蟬。」
  
  這個金小蟬很小就因爲扮相可愛,善于流淚而成 紅極一時的小童星,上個月
成人禮更是在電視上現場直播,只可惜成人禮上給她開苞的不是我,直到看到出現
在電視裏面的涔涔,才知道原來金小禅竟然是涔涔的同學!真是恨不相見啊!
  
  我一邊想著,一邊開始偷偷屏氣、鎖精, 一會兒留下余力。
  
  精明的遙遙立刻發現了,使勁兒擰著我道:「小鋒,你要是敷衍我,我就把姐
姐叫出來,讓你嘗嘗六洞齊發的味道。」
  
  我忙告饒,還賣力得向上頂動兩下。
  
  瑤瑤伏下身子在我耳邊道:「放心吧,人家就是因爲太想你,才忍不住趕在妹
妹前面來找你,人家就只要一次高潮就放過你。」
  
  我這才放心,安心享受遙遙這朵班花的美妙小穴。跟泉泉相比,遙遙畢竟算是
「老夫老妻」了,兩人互相之間都非常熟悉,遙遙的每次輾磨、旋轉都像是沖在我
的心坎上,柔嫩光滑的臀肉在我粗糙的大腿上磨擦著,陰道內的每片肉都在擠壓著
我的快感神經,果然還是跟遙遙做最爽了。
  
  (六)
  
  星期一早上,我和遙遙照例一起上學,剛到校門口,就看到泉泉背靠車門等在
那裏,一見到我,就歡呼一聲奔過來,一頭撲入我的懷裏,接著,就是一頓狂親。
好在其他學生們早已見怪不怪,繞著彎各自進校門。
  
  盡管我昨天已經跟遙遙說過事情的來龍去脈,遙遙還是有點不能忍受泉泉對她
視而不見地跟我親熱。于是咳嗽一聲道:「餵!兩位,快要遲到了,能不能到教室
裏面再繼續?」
  
  一邊走,泉泉還膩在我身上,還一邊說道:「小鋒哥哥,這兩天人家好想你啊
!一會兒上課,你要抱著人家哦!」
  
  瑤瑤臉色有點難看,盡管她爲人比較溫柔可親,但泉泉如此明目張膽得搶她的
位置讓她實在是無法忍受,于是開口道:「泉泉,你的事情昨天小鋒告訴我了,我
可以代其她姐妹接受你,但你得懂得禮貌,被小鋒抱著上課一向是我的專利,你上
來就霸占,這太過分了。」
  
  其實我知道泉泉也是本性純樸,完全沒有想過這 多與人相處的忌諱,忙連聲
道歉,好在瑤瑤也是心地善良,柔聲對她說道:「泉泉,你既然選擇了小鋒,以後
就要學會和小鋒身邊的人相處,姐姐知道你也是無心的,待會兒進教室,你就宣布
你和小鋒的關系吧!」
  
  泉泉大喜道:「真的?」撲過去抱著遙遙連聲道謝,「遙遙姐!你放心,以後
泉泉全聽你的,你讓我做什爲我就做什爲!」也難怪泉泉這爲開心,盡管我答應了
她,但以遙遙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她要是不同意,泉泉的美夢必定會化 泡影。
  
  瑤瑤笑道:「沒什爲,還有其他姐妹哪!你一關關地過吧。」
  
  泉泉吐吐舌頭,笑道:「只要遙遙姐姐同意了,事情就成功了一大半啦!」
  
  教室裏面,仍舊是吵吵嚷嚷的,在同學們大聲朗誦課文的同時,還夾雜著男生
粗重的鼻息聲和女生輕柔的呻吟聲。我朝教室後面一看,果然是阿龍和小昆兩個人
一人腿上一個女同學劇烈的起伏著,全然不顧教室裏面嘈雜的噪音。
  
  我和瑤瑤坐到自己的座位上,我和她是同桌,我的另一邊則是一位叫潇潇的女
同學。泉泉坐在隔一排的右側座位上。
  
  泉泉跑到座位上把書包一放,就跑上講台,用黑板擦敲著桌子大聲道:「同學
們!我有事情宣布。」
  
  好不容易聲音稍小了點兒,泉泉朝我這邊看了一眼,大聲道:「從今天開始,
我就是只屬于淩鋒哥哥一人的專屬女人了!從此,我陳泉泉的嘴、奶子、小屄、屁
股、大腿就只屬于淩鋒哥哥。」
  
  「啊!可惜!排名第二的班花也成了淩鋒的私人財 。」坐在一角的鄭聰頗
遺憾地說道。
  
  「要是我記得不錯的話,泉泉從淩鋒給她開苞到現在,還沒有過其他男人,好
兄弟!你還不是一般的行啊!」後面的阿龍一邊上下挺動,一邊說道。
  
  「還是你厲害,做到現在大聲說話還不喘氣!」泉泉譏諷道,教室裏面頓時一
片哄笑。
  
  泉泉跑到我旁邊,笑瞇瞇地對潇潇說道:「潇潇,不好意思啦!以後你的座位
就被我徵用了。」
  
  潇潇臉色有點兒發白,看了我一眼,戀戀不舍的收拾書包,搬到泉泉的座位。
  
  我看得有點難過,畢竟潇潇也是跟我關系很好的女孩子,但也不能說什爲,泉
泉這 做,是完全應該的。
  
  也許是被泉泉鼓動了興致,教室裏面始終不能完全安靜下來,第一節的數學課
,連本來比較內向的文老師也終究忍受不住整個教室的靡靡之音,上沒幾分鍾就坐
下來自慰一番,教學根本無法繼續。
  
  就這 上了兩節課,泉泉拉著我道:「小鋒哥哥,我想去尿尿。」總算她這次
反應快,沒忘記對瑤瑤問一聲道:「瑤瑤姐,我們一起去吧?」
  
  第二節課間可以說是高峰時間,學校的公用廁所人滿爲患,不過好在大家都很
遵守秩序,排著隊等前面的人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