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0发布:

大明天下48

精彩内容:

第四十八章

    蓬萊客棧

    「天人合一,人天同易。」丁壽將由王廷相處新學的混元一氣運轉十二周天後,不由暗暗沈思。

    天魔真氣未必弱于混元一氣,可他使用天魔手卻處處受制于李明淑,奕劍術號稱料敵機先,破盡天下招數,而王廷相不懂任何武功招式,僅憑雄厚內力與暗合天地至理的平直揮拳就能擊敗奕劍術,這難道就是所謂的「無招勝有招」……

    念及此處,丁壽又自失的搖了搖頭,閑漢鬥毆也都無招無式,武者輕松可取其性命,所謂「無招」也需有雄渾內力爲基,一力可降十會,所謂的四兩撥千斤,雖已巧勁取勝,若是來者萬鈞之力,可還撥的開,自己如今習武不過四年,雖有朱允炆幫著打通經脈的外挂,可內力修爲還是不足,天魔真氣進入四層境界便停滯不前,不知何日才能練到「以拙勝巧,大巧不工」的境界……

    幽幽一歎,怅然若失,忽聽船艙門響,長今蹦蹦跳跳的跑了進來,後面跟著臉帶笑意的王廷相。

    「師父,王伯伯教了我一首詩。」長今急于向師父表現,才站定就急不可耐的開口誦道:

    「曾在蓬壺伴衆仙,文章枝葉五雲邊。

    幾時奉宴瑤台下,何日移榮玉砌前。

    染日裁霞深雨露,淩寒送暖占風煙。

    應笑強如河畔柳,逢波逐浪送張骞。」

    聽著長今奶聲奶氣的背誦唐詩,丁壽點頭稱贊,「長今真是聰慧,一字不差。」將小長今誇得笑逐顔開。

    丁壽隨後擡首向王廷相問道:「子衡兄無端教授這首詩,可是登州快到了?」

    王廷相微笑颔首,「賢弟也收拾一下,登州府內還少不得一番應酬。」

    「這些事就勞煩子衡兄了,小弟不蹚這渾水了。」丁壽搖了搖頭。

    「這個……」王廷相猶豫了一下,還是開言勸道:「登州文武官員早已準備妥當,賢弟此舉過于失禮。」

    「小弟跋扈之名這次出使已然坐實,也不差這一次。」丁壽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無所謂樣子,愛憐地揉了揉長今小腦袋瓜,「我答應了長今去泰山一遊,趁這機會輕車簡從,還趕得上和你同時回京。」

    王廷相還想開口,看長今眼神亮晶晶的滿臉渴望神色,終是忍住沒有再勸。

    ***    ***

    清風習習,帶著海邊特有的鹹濕味道,萦繞在一處坐落在海灣內的二層客棧周圍,客棧的店幡隨著風輕輕擺動,露出四個黑墨大字「蓬萊客棧」。

    名字叫蓬萊,卻和那海外仙山沒半分關系,黃土做牆,以木爲梁,一樓擺著幾個散座,二樓設有客房,丁壽帶著長今離了官道,沒成想拐到這麽個上火的地方。

    「一壺竹葉青,兩個涼菜拼盤,一只蒸雞,二斤牛肉,麻利的快點上。」小地方不能有太多講究,二爺還是能體貼人的。

    跑堂的個子不高,二十郎當歲,一臉傻兮兮的憨厚模樣,聽完丁壽點的菜,憨笑道:「木有。」

    丁壽眼睛一翻,還沒等他發火,跑堂的已經自顧解釋道:「大爺多包涵,店小地方偏,沒準備那麽些料,最近上的肉剛賣完。」

    看著身邊有長今在,丁壽克制了下自己,爲人師表麽,和顔悅色道:「你在海邊開店海貨總有吧?」

    「有,有。」跑堂的興奮的連連點頭。

    「炒個墨魚,來個紅燒海參,再炖個海鲫魚湯。」丁壽自覺在朝鮮泄完那些邪火後,脾氣好了不少。

    哪知跑堂的還是不動,丁壽歪著腦袋學著他的語氣,「還是木有?」

    「有,」跑堂的先點了點頭,隨後爲難的苦笑:「廚子不會做。」

    強忍著沒掀了桌子打人,丁壽黑著臉瞅著跑堂的,「你們是開飯店的麽?」

    「是開飯店的啊,」跑堂的一臉委屈,「爲這事小的沒少挨客人揍,老板娘不換廚子,我有什麽辦法。」

    「小達子,哪兒那麽多廢話,願意吃就吃,不願意吃滾蛋。」語氣潑辣,聲音卻清脆好聽。

    丁壽循聲望去,見二樓紅裙一閃,隨即一個豔麗婦人快步走下樓來,離得近了見此女約叁十來歲,身材豐滿,眉梢眼角盡是媚態,臉上不施脂粉,膚色白嫩,走到桌前紅裙一翻,徑直坐到了桌上,繡鞋往條凳上一搭,翹起了二郎腿,隨後身子一仰,兩臂往桌子上一撐,揚著下巴,脆生問道:「怎麽,對小店不滿意?」

    這副模樣嚇得小長今往丁壽的方向靠了靠,暗道這女人好凶,丁壽卻饒有興趣的從上到下好好打量了一番老板娘的誘人曲線,在那對「胸器」上睃了一眼,笑道:「豈敢,客隨主便,您這有什麽我們就吃什麽。」

    冷哼一聲,翻身下桌,老板娘蛇腰輕扭,走到櫃台後,拿起賬本翻了幾下,隨後重重一扔,「小達子!」

    「哎,」跑堂的嚇得一哆嗦,點頭哈腰道:「老板娘您吩咐。」

    「老許死哪兒去了,這上個月的帳還沒盤完。」老板娘柳眉倒豎大聲喝道。

    「老……老許……他……他……」跑堂的開始結巴起來。

    老板娘言語轉和,笑著輕聲道:「好了好了,我這次沒發火,就是聲音大了點,你別害怕,慢慢說。」

    跑堂的深吸一口氣,道:「老許說來了貴客要去接,估計今晚前就能到,說您肯定不會發火,跟您一說您就知道。」這些話一氣貫出,連個停頓都沒有,說完了連喘幾口氣,才沒把自己憋死。

    「噢,」老板娘恍然,突然厲聲道:「那你還等什麽,告訴老姜好好收拾收拾,要有貴客來。」 隨即咯咯笑了聲,伸出玉指將鬓間散發別回耳後,款步輕移,往樓上走去。

    見老板娘沒了影子,跑堂的才長籲一口氣,擦了擦額頭的汗,對著丁壽道:「客官您多擔待,老板娘就是脾氣爆了點,心地還是好的。」

    「無妨,」丁壽笑了笑,「你叫小達子,聽口音不是本地人?」

    「客官好耳力,」跑堂的帶著幾分羞澀道:「小的是鞑靼人,八年前在甯夏被邊軍發賣,老板娘用十張羊皮把我買回來,原本他們叫我小鞑子,時候長了我就喚作小達子了。」

    丁壽對于這小子是不是蒙古人倒是不在意,明朝的民族政策還算不錯,既不會擺明了歧視,說什麽「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也不會「兩少一寬」的養一群活爹,朱元璋討元檄文曾言「如蒙古色目,雖非華夏族類,然同生天地之間,有能知禮儀,願爲臣民者,于中原之人撫養無異」,得了天下後又下诏令:「蒙古色目人等,皆吾赤子,果有材能,一體擢用」,所以大明朝從明初的世襲衛所到明末力戰而死的各方將領皆不乏達官,二爺操心的是另一件事,「不知貴店東芳名?」

    小達子愣了一下,反應過來他說的意思後,笑了笑:「老板娘名字從沒人提,反正認識她的人都喚她萬人迷……」

    丁壽還待再要探詢一二,忽聽聲「小二」,又一個客人走了進來,那人頭戴東坡巾,一身寶藍緞的行衣,腰系大帶,懸著一塊紅山勾雲佩,足踩一雙灰色雲頭鞋,長的白白胖胖,好似廟中供奉的彌勒佛。

    小達子上前招呼,那人選了丁壽身邊的一張桌子坐下,看著丁壽笑著點了點頭,丁壽也含笑回禮。

    「大爺,您吃點什麽?」小達子將白布手巾往肩上一搭,招呼道。

    「這位爺點了什麽?」胖子指了指丁壽那桌。

    「這個……」小達子有點爲難的看了看丁壽,總不能說那位爺點什麽都沒有吧。

    丁壽適時解了圍,「揀你們拿手的隨便上幾個就行。」

    「好嘞!」小達子高興地一聲吆喝,還沒待他再問,那胖子就說道:「跟這位爺一樣……」

    ***    ***

    尼瑪,這就是拿手菜,丁壽看著眼前的一盤散著腥味的鹹魚,一碟切得薄厚不一的熏肉欲哭無淚,長今那邊還乖巧地給他夾了幾筷子,道:「師父,您請用」。

    一陣沙啞的笑聲,鄰桌那胖子很是自來熟地端著酒杯坐到了他身邊,「敝姓羅,來此收購海貨,兄台不像此間人,可是初來此地?」

    丁壽微微點了點頭,懶得搭理他,那胖子不覺討人厭,兀自繼續道:「敢問貴姓大名?」

    呦呵,這胖子跟爺卯上了,丁壽心裏一陣膩歪,「草字丁壽,有辱尊聽。」

    「冒昧問一句,不知丁兄是何營生,到此有何宏圖?」羅胖子的眼睛本就不大,如今一笑只剩下一道縫隙。

    一句「幹你屁事」差點脫口而出,丁壽心中默念爲人師表,爲人師表,不要給孩子留下壞榜樣,我忍,「哈哈,在下忝爲人府中西席,近日有暇攜弟子來此踏青,以抒胸臆。」

    「哎呀,竟是位先生,在下失禮,敬您一杯。」羅胖子端起酒杯,手卻輕輕一顫,杯落酒灑,趕忙起身連聲告罪。

    丁壽欠身回禮,卻見羅胖子袍內右手並指如刀疾向他頸下「扶突穴」點來,間不容發之際,丁壽肩頭向下一錯,舉掌護住脖頸,只待他手指點到,便化掌爲抓,扭斷他的手指。

    羅胖子的手指卻在丁壽手掌前半寸戛然而止,撤掌回身,嘻嘻笑道:「西席先生?怎麽看著是個練家子。」

    丁壽借勢用手撣了撣衣衫,若無其事道:「誰說爲人授業只能傳道德文章了,倒是羅兄的手段不像是一般的采買商人。」

    還是未語先笑,羅胖子抖著一臉肥肉道:「世道不太平,要是沒點手段傍身,在下怕是早就成了路邊白骨了。」

    輕哦了一聲,丁壽神色淡淡道:「當今聖天子在位,河清海晏,不知羅兄所言,意欲何指?」

    「這個……」羅胖子一時語塞,臉色難看。

    丁壽舉起酒杯,笑道:「在下不過開個玩笑,兄台不必挂懷。」

    「那是那是,當然不會。」羅胖子舉杯相碰。

    一時間,兩個各懷鬼胎的人舉杯對飲,其樂融融。

    酒杯剛剛放下,羅胖子還想再說幾句,忽聽店外一陣喧嘩。

    一個約五十來歲的幹瘦老頭推門而入,大喊道:「小達子,快過來幫著卸貨,老板娘,有貴客到了----」

    聽著吆喝小達子從後廚轉出,見瘦老頭不由埋怨道:「老許你怎麽才回來,老板娘剛剛還問你呢。」

    老許不以爲意,指使著小達子去卸店外大車上的貨物,引著身後一個頭戴鬥笠的高大漢子上了二樓。

    丁壽見那大漢雙手指節粗大,顯然有一手硬功在身,登樓之際掀起笠檐向這邊桌子望了一眼,兩道濃眉,竟有一目眇去。

    看到這般相貌丁壽心中一動,向長今交待幾句,與羅胖子告罪起身離席,轉向後廚。

    客棧算不上大,後廚卻是不小,叁口大鍋擺在竈上,一摞粗瓷碗淩亂的擺放在一條巨大的粗木案板上,丁壽四處尋覓有無別路可通二樓,忽然心中生警,猛一轉身,霍然一驚。

    只見一個毛茸茸的東西幾乎緊貼在自己臉上,嚇得他連退兩步,才看清是一個胡子頭發都連到一起的白發老頭,一張臉面無表情,直勾勾的看著他。

    看老頭身上圍著圍裙,丁壽才放下心來,試探問道:「你是廚子?」

    老頭不搭腔,弄得丁壽心頭火起,繼續提高聲音道:「我在問你話呢,別裝聾作啞不吭聲。」

    老頭還是傻站著,丁壽勃然變色,待要發怒,恰巧小達子搬著一筐菜進來,拍了老頭一下,一陣比劃,那老頭點點頭,晃晃悠悠的走了出去。

    「客官您別介意,老姜是個啞巴,老板娘發善心給他碗飯吃,有得罪的地方您多擔待,您這是……」小達子陪笑著解釋完,又疑惑地問道。

    「哦,我想去解個手,你這後院茅廁在哪?」丁壽直接在後廚打聽起廁所來。

    小達子伸手一指角門,臉上堆著笑道:「從這出去,馬廄旁就是,小的還要卸貨,不能帶您去了。」

    「無妨,你自去忙。」丁壽推脫道,從角門走出,見四下無人,縱身一躍,消無聲息的翻上了屋頂。

    一邊矮著身子避人耳目,一邊側耳聆聽,終于在客棧拐角處聽到談話聲,丁壽雙腿挂住房檐,一個倒挂金鈎貼近窗戶,只聽得房內似乎有爭吵之聲。

    「二位都消消氣,買賣不成仁義在,何必爲點銀子傷了和氣。」聲音嘶啞,聽著是那個賬房老許。

    「一點銀子?說得輕巧,幫別人出海一百兩一個人,到我這就要一千兩,看我馮夢雄是冤大頭不成。」語氣中盡是憤憤之意。

    丁壽微微一笑,果然是他,「分水犀牛」馮夢雄,長江水道上有名的悍匪,心腸狠毒,手下從不留活口,在錦衣衛都是挂了號的人物。

    接著便聽到老板娘那媚到骨子裏的聲音,「馮大爺這番話小女子可當不起,那幫小毛賊如何能跟您這樣的貴人相提並論,光您老的懸賞花紅都值八百兩,要的少了怎麽對得起您馮爺的身份。」

    一聲冷哼,聽馮夢雄恨聲道:「某要是不給,你還打算給官府通風報信麽?」

    「唷----,這樣壞道上規矩的事小女子可做不來,」萬人迷的聲音頓了頓,嬌聲笑道:「不過有消息傳來,六扇門總捕蕭子敬已到了山東境內,不知馮爺有沒有興致了卻昔年毀目之仇呢……」

    只聽「啪啦」一聲,不知什麽東西摔碎了,隨後聽到馮夢雄呼呼的喘氣聲和老許一陣「息怒」的勸解。

    「好,一千兩銀子,老子出了,馬上安排我出海。」

    一陣嬌笑,「馮爺快人快語,一言爲定,待得這兩日船到了,立刻爲您安排。」

    「還要等,你這……」

    老許的聲音又再響起,「馮爺,這海上行船不比陸上,要看天色行事,您就在這盤桓兩日。」

    「誰他娘的想在你這鬼地方耽擱……」馮夢雄大怒,還要再說,忽聽前面一陣嘈雜。

    丁壽宛如一片落葉飄落後院,從後廚轉到前堂,見大門前小達子攔住了五六個布衣芒鞋的僧人,幾個僧人面色激動,似乎在爭吵。

    回到座位,丁壽問在那看熱鬧的羅胖子,「羅兄,他們何故爭吵?」

    羅胖子摸著自己光光的下巴,嘻嘻笑道:「開店的有誰願接待白吃白住的和尚,何況他們還帶著病患。」

    「幾位師父,小店實在不方便接待,您幾位在往前走走,登州府內有寺廟可供挂單。」小達子愁眉苦臉的勸解道。

    幾名和尚自是不依,萬人迷風風火火的走過來,往門上一倚,擡腿踩住另一邊門框,「老娘這不是佛堂,想蹭吃蹭喝到廟裏去,快滾。」

    一個年輕和尚似乎是這些人的首腦,舉步上前,雙手合十道:「女施主請了,小僧幾人路經貴地,同伴感染風寒,不宜前行,還請女施主大發慈悲,行個方便。」

    萬人迷向幾人身後看去,果然一名和尚昏沈沈的被兩人攙扶著,老板娘不爲所動,「既然病了就趕快尋醫問藥,老娘店裏又沒大夫坐堂,賴在這裏作甚。」

    小和尚看來修養不錯,也不發火,輕輕道:「小僧這裏有藥石自備,只請安排一間陋室,由我等休息幾日即可,至于其他,斷不會令店東爲難。」說著從袍袖中取出一個布袋,遞了過去。

    萬人迷滿是不屑的接過布袋掂了掂,面露驚詫,打開小布袋看竟是一袋碎銀,這時候大明朝還不是隆慶開海美洲白銀大量湧入的的時候,民間日常往來還是銅錢居多,沒想到這幾個穿戴普通的和尚竟然如此闊綽,頓時老板娘笑顔如花,「大師說的哪裏話,出門在外誰還沒有個難處,與人方便自己方便,老許,快給幾位大師安排上房。」

    小達子湊上前道:「老板娘,您不是說……」

    「說你娘個腿,」萬人迷擡腿就在小達子屁股上踹了一腳,「財神爺也往外推,老娘造了什麽孽,撿回你這麽個不長心的東西。」

    委屈的摸摸屁股,小達子又利索的上前幫著幾個和尚搬行李,當他伸手去接一個和尚懷中的包袱時,那和尚臉色一變,低喝一聲,一下將他推倒在地。

    全店肅靜,衆人都驚看著這一幕,領頭的和尚快步上前將小達子扶起,幫他拍拍身上灰塵,滿懷歉意道:「施主勿怪。」 隨即向那推人的和尚喝道:「還不向施主賠罪。」

    那和尚抱著包袱深深鞠了一躬,卻也不再開口。

    小達子雙手連搖,「不礙事,不礙事,是我不懂事沖撞了大師,自找的。」

    萬人迷卻俏臉一板,「有錢了不起麽,開店的夥計也是爹生娘養的,老娘還不伺候了呢,拿著你們的銀子,滾蛋!」話雖如此,手中卻緊攥著那袋銀子。

    深深歎口氣,又向老板娘行了一禮,領頭那和尚道:「貧僧等實有難言之隱,家師不久前坐化,我等師兄弟想帶他老人家佛骨回寺安葬,這位師弟懷中的就是先師遺骨,怕貴店忌諱,方才未能明言,請施主恕罪。」

    萬人迷面露難色,「這事雖有情可原,可咱們開店的講究個大吉大利,您這帶了……」

    年輕和尚很懂眼色,又從袖中取出一袋銀子,雙手奉上,「請店東擔待。」

    「大師說的真是見外,什麽擔待不擔待,這也是積陰德修來世的福緣到了,您幾位樓上請,奴家這就著人給您安排素齋。」接過銀子,老板娘臉上的笑容已經可以把冰山給融了。

    眼見著幾個和尚進了房間,老許湊了上來,盯著那兩袋碎銀眼中放光,道:「老板娘,沒想到這幾個和尚這麽闊綽,看樣子起碼得有叁十兩吧。」

    呵呵一笑,萬人迷將銀子往櫃上一扔,「秤一秤入賬。」

    「好嘞。」老許從櫃上取出一個銀戥子,將這些散碎銀子一一稱量,不一會兒就樂道:「叁十四兩,咱們這次可賺了。」

    「恐怕未必,」哪兒都有他的羅胖子不知何時湊到櫃台邊,拿起一塊碎銀看了看,隨手丟下,「這銀子色澤發暗,品相不高,估計到傾銷店裏熔了就不值這個價了。」

    看到有人拿自己銀子,萬人迷本要破口大罵,聽了羅胖子的話心頓時揪起來了,「怎麽,銀子是假的?」

    搖了搖頭,羅胖子道:「雜糅不淨,算不得假,不過提煉的手藝差了點,不過這些銀子估計也有二十兩以上的足色。」

    聽著銀子少了一小半,萬人迷登時怒了,看著端著飯菜上樓的小達子怒斥:「小達子,你幹什麽去?」

    小達子有些不知所措,「您不說給幾位師父送齋菜……」

    「什麽齋菜,隨便給幾個冷饅頭就算了,」萬人迷冷著臉道,隨即又低啐了一口,「他娘的,什麽世道,連和尚都有騙子。」

    丁壽坐在那裏啞然失笑,這老板娘真是掉到錢眼兒裏,一兩銀子足夠大明朝叁口之家一月衣食,即便二十兩銀子此番她也是大賺特賺,卻還猶嫌不足。

    長今悄聲說道:「師父,這個姐姐好凶,連出家人都罵。」

    丁壽低聲笑道:「這幫和尚也來路不正,瞧著個個步履輕盈,身手矯捷,想來也是江湖中人。」

    「江湖,江湖是哪裏?」小長今好奇地問道。

    「這個江湖嘛,是紅塵衆生勞碌之地的泛稱。莊子曾經在大宗師裏說道:泉涸,魚相與處于陸,相呴以濕,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丁壽搜腸刮肚的解釋,維持自己的師道尊嚴,「也就是說,泉水幹涸後,兩條魚未及時離開,受困于陸地的小窪,兩條魚動彈不得,互相以口沫滋潤對方,使對方保持濕潤。此時此境,卻不如各自在江河湖水裏自由自在,彼此不相識的生活。」

    「師父,那魚兒好可憐,但若是真的忘了彼此,豈不是更孤單,長今就不會忘了師父的。」小長今語氣堅定,自小父死母喪,難得有人如此疼她,雖說這師父有時沒個正行,不如那個王伯伯讓人尊敬,但卻更讓她感到親近。

    「長今真懂事,」丁壽輕撫著小丫頭的雙丫髻,高聲道:「店家,與我開一間上房。」

    ***    ***

    夜闌人靜。

    看著已經熟睡的長今,丁壽微微一笑,打開後窗,翻身而出。

    馮夢雄的出現是意外之喜,順手擒下他還可以抽抽刑部的臉,不過此時丁壽更感興趣的是那幾個來路不明的和尚。

    潛行匿蹤來到幾個和尚的窗外,側耳聆聽只有幾人的平穩呼吸,悄悄點破窗紙,丁壽湊上眼,向內瞧去。

    領頭那個年輕僧人閉目盤膝而坐,兩個僧人臥床休息,另有兩個僧人卻是醒著,一個緊抱著藍皮包袱,另一個在床前看顧著那個「生病」的僧人。

    那僧人約莫四十來歲,未曾蓄須,雙目緊閉,臉色蠟黃,倒真像得了病,忽然間丁壽發現他的眼皮動了動,似乎就要醒來。

    一直看顧他的那個胖僧人自然也發現了,急忙從懷中取出一個紙包,扶起那個僧人,捏開他的嘴將裏面的藥粉用水全都倒了進去,躺著的僧人又一聲不響的睡了過去。

    丁壽側眼看去,一起一躺間那僧人僧袍翻起,兩只手赫然被一條牛筋緊緊綁在一起,莫非這幾個僧人是綁票的歹人,心中存疑,還要細看,忽然一聲尖叫劃破寂靜夜空----

    「是長今!」丁壽心中一緊,立刻匆匆返回,見屋內長今縮在床上一角,瑟瑟發抖,一見丁壽「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怎麽了?」丁壽上前攬住長今問道。

    「有妖怪,」長今指著門旁的窗戶哭道:「剛剛有妖怪在那裏偷看長今。」

    見那窗紙果然破了一個洞,丁壽打開房門快步走出,掃視四周。

    各屋房門都已打開,對面的羅胖子穿著中衣滿面困倦迷蒙之色,斜對面馮夢雄衣帽整齊冷冷看了這邊一眼,就「當」的一聲關了房門,那年輕僧人也站在門前,看丁壽望向自己,微微一笑,雙手合十,行了一禮。

    丁壽點頭回禮,這夥人雖來路不明,卻是最清白的,至于那胖子的疑惑鬼知道是不是裝出來的。

    老許托著一盞油燈磨磨蹭蹭的從樓下走出,身後跟著披著衣服睡眼惺忪的小達子,萬人迷從樓下鑽了出來,斜著頭掐腰嚷道:「大晚上不睡覺,嚎什麽喪?」

    「小徒一時夢魇,驚了諸位,還請多多包涵。」丁壽拱手四周。

    「叁更半夜瞎折騰,活該撞見鬼。」萬人迷冷笑道。

    丁壽眼光一凝,這娘們意有所指還是隨口言之,萬人迷卻不再搭話,對著老許道:「沒事還不睡覺,點燈熬油不花錢麽。」轉身進了後廚。

    小達子揉了揉眼睛,打個哈欠道:「老許,剛剛醒來沒見你,去哪兒了?」

    昏暗的燈火照的老許臉色忽明忽暗,隨口道:「上了趟茅廁。」呼的一口氣將油燈吹滅,市儈的老臉沒入黑暗之中。

    ***    ***

    後廚內還是雜亂不堪,廚子老姜挽著褲腿,箕踞在地上,端著一個大海碗,剩飯剩菜攪和在一起,用竹筷呼噜呼噜的往嘴裏扒著。

    「一個個賊眉鼠眼,都不是什麽好東西。」萬人迷冷著臉快步走了進來,將粗木案子上的雜物一一整理齊整,也不看他自顧說道:「一天到晚就知道吃,老娘的家當早晚讓你們吃幹淨了,吃完了麻利地幹活。」

    老姜扒飯的動作不停,隨著咀嚼沾滿了飯粒的胡須抖了抖,嘴角莫名其妙的泛起了詭異笑容。

    ***    ***

    關上房門,面上一直帶笑的羅胖子臉色冷了下來,轉回身來到床榻前,掀開鋪蓋,裏面藏著一件黑色夜行衣,手腕一翻,一柄巴掌大的彎刀已然拿在手裏。

    彎刀形如新月,薄如蟬翼,羅胖子伸出中指在刀鋒上輕輕一抹,一滴鮮血從刀身滴落。

    將割破的中指含在嘴裏,淡淡的鹹腥味道使得羅胖子面上滿是陶醉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