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1发布:

31年前,两版国产《封神榜》,一部成谜,一部成为80后心中经典

精彩内容:

它是80後的時代記憶,是關于我們的人文留存,每一個都不可複制,希望能跟有懷舊情結的朋友一道共同回憶,那些青春歲月留下得不滅印記。喜歡的多多關注。

跟四大名著改編成電視劇不同,《封神榜》顯然沒有達到這四部劇的高度。因爲當年四大名著都是央視出品,而《封神榜》則不是。

對于80後來說,今天再來回顧它,已經不僅僅是娛樂,更是一代人的記憶和一種人文情懷。

現在看起來非常有意思,四大名著的影響力在文字時代已經獨樹一幟,而其他古典名著小說,雖然也有佼佼者,但是無法站在同一位置。沒有想到,文學創作進入了電影電視時代,同樣逃不過這樣的宿命。

不過觀衆心中有自己的評判標准。今天江陽沽酒客就以一個80後的觀衆身份,來聊聊1989年和1990年兩個版本的《封神榜》。當然我主要會給大家聊聊後者。

其實,說起來很奇怪,這部1989年版的被網友盛傳的“最接近原著的89版《封神榜》”,沽酒客直到前年才在網上搜索到一線零星版本,可以說是電視劇中的殘本。

這個由央視《水浒傳》孫二娘扮演者梁麗主演的版本,讓人咂舌的地方是一些特寫鏡頭、血腥,驚悚的片頭曲,有人說這才是真正的大時代啊,真正的cult(邪典)神作啊!

個人覺得,不必過于矯情,其實這部戲並不是王晶式的屎尿屁的惡趣味賣弄。導演明顯想表達更多原始情結。在特效還不發達年代,他的理念裏更把《封神榜》跟原始時代圖騰崇拜還有傩戲巫術融合在一起。

其實跟當時的《聊齋》一樣,在時代認知和理解上,更接近所謂的原著感。

就電視劇的尺度和傳播度上來說,今天來看,它的商業價值和大衆接受價值上,遠遠不夠。這部戲如果有評級制度,那麽它大概有活下去的可能性,然而在沒有的情況下,夭折是必然的事情。

即便今天來看,這部戲還是比較前衛,配樂,人物和劇情,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它的影響力太小了,如果不是網絡時代的強大,我估計早就泯滅了。

即便如此,這版《封神榜》如今只有幾集的殘片,依然得到一部分人的追捧。但是,這部戲的導演更大有來頭,大家有興趣可以了解一下吳天明。張藝謀和陳凱歌都是他徒弟,特別是張藝謀,不過他的經曆就有點讓人哀歎。此處不延伸。

下面,重頭戲來了,來說說我們大多數人記憶的1990年版的《封神榜》,這部號稱大型古裝曆史神話電視劇,其實今天看來非常的不倫不類,它依然不是央視出品,而是當年經常跟央視抗衡的上海。

而且這部《封神榜》是由中國內地、台灣、香港合作,按理說,當年你香港台灣的特效和武打設計已經算是比較不錯了,不過,這一次合作並沒有把他們的優勢融入到裏面,甚至很多打鬥和特效場面我感覺還不如《西遊記》。這是讓我耿耿于懷的地方。大概,上海占據了更多主導權,所以拍攝風格裏面,多數還是內地的制作模式,又或者資金不夠,了解不夠,沒有請到當時香港最好的特效及武術指導。

跟《西遊記》一樣《封神榜》人物衆多,甚至體系更加複雜,然而焦點人物依然是只有一位,如果說《西遊記》裏師徒四人是主線,孫悟空是主角。那麽《封神榜》武王伐纣和封神是主線嗎?我倒覺得神仙打架是主線,主角是姜子牙。

按照今天的思路,一個老頭子,泸州人說的,比爆眼子老者都還有爆的一個老頭當主角(意思年紀非常大了),要顔值也不能年輕到那裏去,又不能讓他談戀愛,雖然姜子牙也有老婆,一般會把重心給妲己,紅顔禍水雖然人人罵,但是看戲的人卻很喜歡。

你看,今天拍的《封神榜》,把姜子牙搞成小鮮肉樣子的不是沒有,而且重點在妲己纣王的情感線上,真的是很失格的表現。

但是1990年,尊重原著還是比較認真的,畢竟不是完全香港或者台灣拍,內地這一點上堅持算比較好的。

雖然沒有吳天明版的那種邪典氣質。1990年版能問世,也諸多不容易。

《封神榜》在制作過程中困難重重,首先難在服裝上,服裝組在造型設計上存在意見分歧,直到第7稿,才得到比較滿意的設計方案。但此時服裝組收到通知,改用香港方面設計的服裝方案。

對此姜子牙的扮演者藍天野先生就諸多吐槽。該劇在服裝、神怪造型上都開風氣之先。劇中纣王頭戴金箍,身穿短裙,露出小腿的造型,俨然是古羅馬時尚風潮的一次中國化嘗試。而很多觀衆對于“炮烙之刑”、“酒池肉林”、“姜太公釣魚”的認識也都來自于這部電視劇。

這部戲話劇感很強,這是因爲藍天野和纣王扮演者達奇等多是話劇演員出身,台詞功底和舞台表演能力不用質疑,就是跟電視感其實還是有區別,但是正是這種區別,藍天野出演的姜子牙,雖耄耋之齡但仙風道骨,面容和善,精神矍铄,十分符合原著中對姜子牙的描述。而達奇的纣王,頗具一種獨有的王霸之氣,跟今天那種爲了演昏君而成昏君的人完全不在一個級別。

唯一具備一些羅馬時代的場景和服裝讓我有點神話混搭的錯覺。

片中女主角的扮演者傅藝偉也爲該劇立下了汗馬功勞。傅藝偉把纣王寵妃的青春貌美,風華絕代,豔極一時,狠毒殘忍演繹地淋漓盡致。由她出演的蘇妲己以清純之氣掩蓋狐妖之魅,她外表清純,但內心險惡,舉手投足間都是妩媚妖娆;傅藝偉塑造的神型兼具的妲己也成爲衆多觀衆記憶中的女妖典範。

比之梁麗版她絕對碾壓。甚至後來其他女性我覺得無出其右的。可惜這個阿姨晚節不保,偏偏要去沾染惡性,起了壞影響。遠離黃賭毒,珍愛生命、生活、事業這樣的警鍾必須長鳴啊。

而其他配角,如楊戬、哪吒、雷震子、土行孫、周武王、周文王、申公豹、女娲等都各有各的出彩。各種鬥法也非常有意思。一路打怪下來,讓當年還是小孩子的我們看得如癡如醉,欲罷不能。

其實,這版《封神榜》還有一個值得說到的地方就是它的音樂。全劇除了片頭《神的傳說》由當年最火的毛阿敏和譚詠麟分別演唱男女生版本,片尾屠洪剛的《獨占潇灑》也是脍炙人口。至今能哼唱。

這部戲加上插曲,多達十一首,除去片頭片尾還包括:《直鈎釣魚悠悠哉》、《刀劍未必無情》、《休問》、《哪吒歌》、《來去一瞬中》、《愛的足迹》、《誰知》、《尋求》、《妲己吟》。

並不是戲不夠歌來湊,每一首歌都很好地推動了劇情發展,甚至升華了情節而引發的情緒,相信當時的觀衆或者今天再回看,同樣能引起共鳴。

關于這部戲的一些花絮也非常有意思。據說因爲該劇的服裝尺度較大,傅藝偉一度接受不了,並且對導演說不願意穿裸露較多的衣服,爲此,導演只好在傅藝偉的戲服後背處加一些紗。

藍天野表示劇組的4位香港演員裏,湯鎮宗的態度最好。湯鎮宗一有時間就看劇本,而其他幾位香港演員在拍攝間隙會在單間吃大餐。

湯鎮宗表示第一次穿劇組的衣服感覺比較怪,他所穿衣服的面料比較薄,而且他還披著鬥篷,因此感覺很別扭。

劇中飾演趙公明的是香港演員黃偉良,因爲角色需要,劇組要黃偉良粘上胡子,而黃偉良以粘上胡子難看爲由拒絕了劇組的要求。

而沽酒客小時候在泸州看的還有一段花絮更有趣,那是我們獨有的,就是當時播到姜子牙做法降雪,第二天泸州真的下雪了,那是百年難遇的事情,泸州人興奮慘了,盡管這是巧合,當時院子裏的老輩子們還認爲是姜子牙的厲害呐。

時間過去了31年,如今這部戲也沒有像四大名著一樣被寒暑假反複重播,甚至高清版都找不到,但是依然在我記憶印象深刻,大概是因爲它跟四大名著那種一身正氣的感覺又有些許另類與不同吧,盡管如今再看,各方面都感覺不夠完美,然而表演者是呈現了演員的素質的,如今看戲不看表演,那不是搞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