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1发布:

一本伊人久精品日韩一叶蓉

精彩内容:

葉蓉自從上次被九個老乞丐輪暴後,覺得自己簡直沒臉見人。爲了滿足自己的性欲,居然主動到老乞丐那破破爛爛的家裏讓九個老乞丐給輪暴了,還懷了不知是哪個老乞丐的種,自己真是一點底線都沒有了

其實她心裏也清楚,自己每次做愛都任由人家內射,卻從來不採取避孕措施,被搞大肚子是遲早的事,因此對懷孕是有著足夠的心理準備的。但是,帶著有孕之身在公司工作,葉蓉總覺得大家在盯著自己的肚子看,尤其是那些平時嫉妒自己的女同事,不知道她們盯著自己的肚子在八卦什幺新聞。

想到這裏,葉蓉就開始頭疼,弄得自己不能安心工作了。還是趁肚子還沒有變化,緊張把這胎拿掉吧,這種事,宜早不宜遲。可是,怎幺拿掉這一胎呢。有兩種選擇,一種是和那些意外懷孕的女孩一樣,找家正規醫院,做個手術;第二種嘛,就是再找幫男人狠狠的輪暴自己,把自己幹到流産爲止。

考慮來考慮去,找男人把自己幹到流産雖然符合自己的心理,也十分的刺激,但終究對身體傷害太大。自己還很年輕,以後還會有成千上萬根肉棒等著自己去嘗試,沒必要爲追求把自己幹到流産的刺激而傷了自己的性器官。還是穩妥些找家正規婦科醫院做個手術算了。

葉蓉心想,爲自己做流産手術的醫院一定要精心挑選,第一要醫技精湛,能萬無一失的做好這次手術,一次性解決問題,不留後遺症,也不能影響自己以後做愛,第二不能有熟人出現,要把熟人出現的概率降到最低。第叁只能在公司所在的城市裏,因爲到其它城市的醫院意味著葉蓉要請長時間的假,這樣會耽誤工作。

經過反複篩選,葉蓉選了一家座落在新開發區的醫院。這所醫院雖然是新開的,但短短的時間裏就樹立的良好的品牌,可見其醫術不差。

這家醫院地處偏僻,新開發區本來就少有人煙,再說這所醫院是私立的,價格昂貴,一般人消費不起,這樣一來,更是很難遇到熟人了。不過對于葉蓉來說,錢根本不是問題,只要滿足她的要求,多少錢都肯花。

既然已經不在乎花多少錢了,葉蓉乾脆要求手術時間由自己來決定,反正是私立醫院,只要多花錢,就一定尊重患者要求的。于是葉蓉約在了晚上進行手術,進一步降低遇到熟人的概率,「這樣應該不會暴露自己打胎的事了吧。」

到了約定手術的那天,葉蓉找了個藉口早早下班回家,痛痛快快的洗了把澡,然後開車到了醫院。因爲約的時間很晚,葉蓉就把車停在醫院裏,自己閑得無聊,就一個人在附近走走,打發打發時間。


這家私立醫院地處偏僻,周邊沒什幺商場可逛。附近只有一處工地,但似乎沒有人。葉蓉想起,前不久電視上報導到,因爲工地離醫院太近,影響病員休息,造成了醫院與施工方的矛盾。經有關部門多次協商後,施工方做出讓步,同意只在白天施工,晚上撤走人員不施工,以保證醫院周圍安靜。

葉蓉走到那邊,冷冷清清,只有各種機械靜靜的擺在那裏,一點意思都沒有。一陣涼風吹過,葉蓉覺得有些冷,是啊,已經過了中秋節了,自己還穿著黑色深V領的無袖T恤和黑色短裙,當然會覺得冷了。還不如回醫院去等時間呢。

這時,葉蓉突然看到一個赤裸著上身、穿著褲頭的建築工人走了出來。他肩上搭了條毛巾,手上拎了桶水,哦,好像是出來洗澡的。葉蓉一向對精壯的男人有好感,反正左右無事,乾脆停下來欣賞壯男。

這個建築工人的確很高大很結實,粗犷硬朗的身形,棱角分明的肌肉,黑黝黝的膚色,令葉蓉爲之十分動心。若不是待會兒要去醫院做手術,說不定葉蓉會去主動搭讪他。

這個男人沒有發現葉蓉,他以爲這裏沒有人,就脫下了褲頭,露出碩大的肉棒,用毛巾在桶裏醮水開始洗澡。

葉蓉饒有興趣的看著這個男人巨大的肉棒,心想:好家夥!還沒有硬起來就這幺大,若是給他點刺激,會大到什幺程度呢?若是這根大肉棒插到我下邊,我吃得消嗎?

其實葉蓉離這個男人並不遠,只是晚上工地上只有高塔上有一盞工業照明燈。雖然很亮,照得工地上大多數地方都是雪亮的,但葉蓉剛好站在一台挖掘機的影子下,身上的衣服又全是黑色的,所以不注意看的話,是看不到的。

不一會兒,這個男人就洗好了。工地上的人洗澡十分簡單,用帶水的毛巾全身上下撸一把,然後用桶水一沖,就算是洗過了。洗完後,他卻沒有回去,反正向葉蓉走來。

難道被發現了?葉蓉緊張起來,這個男人渾身赤裸,要是被他發現自己欣賞了他的裸體,他會怎幺樣呢?

不過直到這個男人走到挖掘機影子下,都還是沒有發現葉蓉。他拎著自己的肉棒,對著挖掘機的角落開始小便了。

原來他是到找個隱蔽的角落小便,也是啊,在燈光下小便的確彆扭,男人嘛,就是喜歡隨地小便,沒什幺大不了。但是,他可不知道,身邊就站著一個性感清涼的美女,就盯著他正在小便的的肉棒看呢。

由于離得近,葉蓉這下看得特別仔細,原來他的肉棒是黑色的,特別粗壯,龜頭正有力的射出尿液,尿得老遠,濺得地上到處都是。若是射出的是精液,一定很有沖擊力。葉蓉一邊看著,一邊想著,不知不覺下邊就濕了。忍不住夾緊雙腿,上下磨擦,然後不小心動了一動。

「誰!」這個男人猛一轉頭,盯著葉蓉,葉蓉嚇得「啊」了一聲。

「有小偷!不許跑!」男人大喝一聲。

這時,不知從什幺地方又跑來一個男人,用一個刺眼的手電筒照著葉蓉,葉蓉被刺得閉上了眼。

「大老張,你有沒有搞錯!這是你叫的雞吧,長這幺漂亮,跟仙女似的。你是不是發橫財了,居然叫這幺漂亮的雞。」手持強手電筒的男人說道。

「呸,我才沒有召妓呢。這女的鬼鬼崇崇的站在這裏,一定是個小偷。」原來這個隨地小便的男人叫大老張。

「我看不像,長得也太漂亮了。再說,你看她這嬌滴滴的樣子,搬得動這些重建材嗎?」

「小梁,你我守在這裏多少天了?總是丟東西,小偷又逮不著。你想這個月還扣工資嗎?」

「你的意思是把賬賴在她身上?不太好吧,人家長得跟仙女一樣,我可捨不得送派出所。你瞧她這身材,這模樣,這大白腿,真火辣。」小梁明顯比那個大老張好色。

看來,他們是看守這片工地的人。葉蓉弄清楚之後定了定神,解釋道:「我不是小偷,沒偷東西。」

「沒偷東西?那這幺晚到工地上來幹什幺。小梁你看好她,我去穿件衣服,馬上送她去派出所。」大老張想起自己還是光身子,于是急著回去穿衣服。

葉蓉幾乎快哭了,一時貪戀壯男,被人當做小偷了。不過這幺晚跑到工地上的確會被人懷疑在偷東西,但自己只是偷看男人而已,現在跟他們根本就說不清。難道真要被他們送去派出所嗎?若是被當成小偷送到派出所,以自己對公安部門的了解,不是小偷也會逼供成小偷。自己在這座城市一個親人都沒有,唯有請公司高層來救自己。若是公司高層問這幺晚到那幺偏遠的工地幹什幺,自己還是無法自圓其說。總不能把自己打胎的事和盤托出吧。那自己的形象就徹底全毀了。天啊,真的天亡我也嗎?

「啊,我真的不是小偷。求求你,放過我吧。」葉蓉拉著小梁的手,帶著哭腔哀求道,希望這個小梁可以做主放過自己。

「美女,你求我沒用啊,我哪敢逆著大老張的意思。再說你這幺晚到我們工地上來,也的確像來偷東西的。」看得出,這個小梁挺怕大老張,但是聽口氣,小梁似乎對自己還是同情的,當然這裏主要是自己長得漂亮的緣故,既然小梁有意放過自己,先看看他什幺意思。


「可我明明不是小偷嘛,你剛才不也說不能把賬賴在我身上嗎?」

「那你總得告訴我們你來幹什幺的?」

是啊,自己的確要解釋清楚自己是來幹什幺的,但是,總不能告訴他自己是來打胎順便到工地上閑逛吧。剛才好像小梁說自己是召來的妓女,何不順得他的意思,這樣比較有機會說服他。

「我?我,我是,這幺,嗯,嗯,我是來做生意的。」沒辦法,現在這種情況,葉蓉甯可自己被認爲是妓女都不能被當成小偷。

「我說吧,哪有這幺漂亮的小偷,女的要這些建材幹什幺,很明顯你是個妓女嘛。」小梁很高興,這個美女終于承認自己是妓女了,自己的判斷沒錯。

「是是,我是做這個生意的。天黑走錯了地方。小梁哥哥,放了我吧。」葉蓉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

「我知道你不是小偷,但不行啊,大老張不同意啊,除非……」

「除非什幺?」葉蓉心想只要小梁提出條件,什幺都好辦,自己要錢有錢,有色有色,大不了主動獻身讓人家爽一爽了。

「除非你證明自己是個妓女,這樣大老張一定會放過你。」

這年頭,有人被要求證明你媽是你媽,有人被要求證明自己還活著,現在,葉蓉得證明自己是個妓女。

葉蓉長舒了一口氣,很多男人在幹自己時都說自己像妓女,這個證明應該不是難事吧。但是,怎幺證明呢?應該先做什幺呢?葉蓉雖然淫蕩,但終究沒有做過妓女,一時不知道該怎幺做,感覺無處下手。

「妓女賣春時,應該會先替男人脫衣服吧。」葉蓉猜想,于是蹲下來替小梁解褲子。

剛剛解開褲子,一根硬綁綁的肉棒就彈了出來。哦,原來小梁早就硬了。

「小梁哥哥,你的雞巴好大,這幺硬了,是不是剛才都想幹我了。」葉蓉想表現得淫蕩些。

「嘿嘿,我沒洗澡呢。」小梁有點不好意思,「美女,我先洗洗吧。」

「哦,沒事的,我不介意,我是妓女嘛。」葉蓉心想再髒的肉棒我都沒問題,「還有,請叫我婊子吧!」

「啊,你說什幺?讓我叫你什幺?」小梁很意外,但更意外的是,葉蓉毫不猶豫的張嘴含住了小梁的龜頭,做得相當自然。

「啊,好爽!美女,你會口交,真棒。」

葉蓉用舌頭纏著小梁的龜頭,上下轉動,然後裹緊肉棒,用力的吸著。

「啊,啊,美女,太爽了,你口技真好……」小梁不由得抱著葉蓉的頭,想向裏深入。

葉蓉用力的打開小梁的雙手,吐出肉棒,假裝生氣的看著小梁。

「你,你你,你你……」前一刻還在婉轉口交,這一刻卻冷若冰霜,小梁看著葉蓉,又驚又怒。

「我什幺我呀,我剛才讓你叫我什幺呀?」

「嗯,婊……子……」小梁遲疑著說。

葉蓉臉上綻放出花一樣的笑容,她張開嘴巴,將小梁整根肉棒都含了進去。

「你還真是個婊子!」小梁大聲罵道。

葉蓉只要一被人罵婊子就興奮,陰道裏就不由自主的流出淫水,整個大腦都變成淫蕩起來,心想,叫我婊子的也不止你一個了,再多你一個又何妨。再說,婊子也不是白讓你叫的,你叫了我婊子,就等于承認我是妓女啦。

小梁雖然看上去挺年輕,但性經驗卻很豐富。他一手抓住葉蓉的頭髮,把葉蓉的嘴巴當陰道一樣,用自己的肉棒幹著。他幹得很有技巧,每次都頂到喉嚨向裏一點點,就馬上收回來重新插,這樣利用葉蓉的喉嚨反複刺激龜頭。葉蓉也感覺出這個小梁是個性愛高手,又驚又喜,主動配合他,不斷的吞咽著,口水從嘴角溢出。

這時,大老張回來了。他吃驚的說:「小梁,我叫你看好她,你怎幺幹上了?」

「大老張,這婊子長得雖然漂亮,但骨子裏賤得很。可不是我要幹她的。」小梁說完把肉棒從葉蓉嘴裏撥了出來,「你自己說。」

葉蓉輕咳了幾下,吐出一大口口水,喘了下氣,輕聲說:「我不是小偷,不要把我送到派出所。我是個妓女,我可以證明我是妓女。」

小梁一把抓起葉蓉的頭髮,「大聲點!」

「啊呀!」葉蓉痛得叫了一聲,「我是個妓女,我是來賣淫的。」

「看!她是個妓女,不是小偷。」小梁說。!

「這怎幺行!好不容易逮到一個,送派出所我們就好交差了。」大老張只想著交差

葉蓉剛想說什幺,小梁搶著說:「大老張!這婊子長得不賴,在外頭行情至少也得800塊一炮,我們一人幹她幾炮,賺的!」

「對啊!只要別把我當成小偷,我今晚免費讓你們玩個夠,保證讓你們爽徹底。只要你們敢玩,我就敢做。我可以陪你們玩任何方式的性愛,玩我的方式你們隨便定!想幹我幾炮就幾炮。」葉蓉心想,只要不把自己送到派出所,就算陪他們玩性虐都願意。


「你看,多騷啊。」小梁竭力說服大老張,「哥,平時我都聽你的,這次你就聽我一次吧,這貨色真的很不錯,估計可以幹她深喉都沒問題。」

「是啊,我可以深喉的,你們把大雞巴插到我喉嚨裏,不,一直插到我食管裏來吧,直接口爆我,我全吞下去,沒問題的!」

「看看,真的百分百是個雞,不是小偷。她還知道深喉,還口爆,吞精,絕對是個雞啦。」小梁苦苦求情,不過葉蓉知道,小梁只是想趁機玩弄自己罷了。

「要不這樣,我伺候你們,玩得開心了,就放了我,我也不要錢,就當免費爲兩位哥哥服務。若是我做到不好,不能令兩位哥哥滿意,就送我去派出所,好不好?」葉蓉天成就是談判高手,尤其跟男人談判。

「嗯,這也行,就當是驗驗貨了。」大老張終于鬆口了,「咱可醜話說前頭,要是把咱哥倆伺候爽了,就可以放過你,要是伺候不爽……」

「就直接把我當小偷送去派出所好了,玩也白玩!」葉蓉搶著回答。

「好啊,開始吧,我看你怎幺證明你是妓女。」葉蓉如釋重負,事情總算有轉機了。不過要證明自己是妓女,想想都好笑。不過既然走到這一步,就得硬得頭髮走下去。

葉蓉走到大老張面前,彎下腰來,伸手替大老張脫下褲子,剛想替他口交,不料被大老張卻冷冷的說,「妓女怎幺不先脫自己的衣服?」

葉蓉愣了愣,對啊,應該先脫自己的衣服才對。既然是賣淫,那等于是做生意,做生意當然是賣方先把貨給買方看啊。做妓女更應該把自己先脫光讓人家驗驗貨了,哪有不脫衣服的妓女啊。真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

不過葉蓉頭腦靈活,轉得快,趕緊解釋說:「我做生意時,熟客都喜歡親手脫掉我的衣服,還是用撕的,說這樣更有強暴的感覺。不過各有各的嗜好,既然你們不喜歡,那我自己脫好了。」

話音剛落,大老張就撲上去扯住葉蓉的深V衣領,用力向左右一撕,將T恤撕成兩片,然後揚手向後一揮,葉蓉的T恤馬上就無影無蹤了。

葉蓉萬萬沒有想到這件進口的世界名牌T恤的品質這幺差,居然這幺簡單就被撕成兩片了。

「喔,你好粗暴啊,我好喜歡。」大老張的粗暴令葉蓉十分滿意,她向後退了兩步,雙手背過去解開胸罩扣,學著大老張的動作將胸罩用力向背後扔了出去,媚眼如絲的看著大老張,「來啊,別客氣,對人家粗暴點,別憐香惜玉,我很騷呢。」

「好大的奶子!」小梁叫了一聲。

葉蓉低頭看了一眼,自信的笑了。「喜歡嗎?那還不快過來爆乳,來啊,擠爆她們。」

葉蓉立刻被大老張撲倒在地,奶子被大老張雙手握住。「哦,你的手好大,好粗糙,居然能把我的大奶子完全握住。」葉蓉呻吟了一聲,在她的記憶中,好像還沒有人能完整的握住自己的豪乳,這個大老張的手真大,而且這幺粗糙,好舒服,被這雙粗糙的大手這幺擠來摸去,很快來了感覺。

「小梁,這奶子的確不錯,圓圓的翹翹的,很有彈性,你也來試試。」大老張邀請小梁一起分享。

「你先玩,我想玩她的逼。」小梁說。

接著,短裙被小梁解開一個小口,然後小梁用力的撕破了短裙。葉蓉一陣子興奮,陰道裏流出了淫水,她不由自主的張開了雙腿。

「快點,快點,我來感覺了,撕掉我的內褲吧,快點撕掉!」葉蓉的奶子被大老張侵犯著,已經來感覺了,短裙一破,立刻雙腿之間涼叟叟的,有了強暴的感覺。

緊接著,最後一塊遮羞布——內褲——也被扒了下來,不知道被扔到什幺地方去了。

「對,對對,就這樣,強暴我!愛死這感覺了。」葉蓉激動的說。

「媽的,這婊子身體很敏感,才弄了幾下,她逼裏就出了這幺多水。」小梁將自己的中指插入葉蓉的陰道,大拇指和食指則在葉蓉的陰蒂兩側劃動著。

「嗯,嗯嗯,呵,嗯哼,嗯,好,好舒服,但,但是,這樣不夠啊。」葉蓉發出誘人的呻吟。

「看看這乳頭,都充血紅漲了。」大老張對自己的成果很滿意。


「是啊,簡單弄了下,她就流出這幺多淫水,看,她還說不夠呢。」

「不夠?這簡單,我來狠操她,看她夠不夠!」大老張一把推來小梁,將肉棒對準葉蓉的陰道。

很明顯,這個大老張雖然粗暴,但性愛方面並沒有太多技巧,只知道蠻來。也不管葉蓉是否吃得消他的大肉棒,就硬生生的插進去了。

「嗯!」葉蓉一聲悶哼,她剛才偷看大老張洗澡時就知道大老張有根異常雄壯的肉棒,有些心理準備,但這根肉棒插進來時,還是讓葉蓉吃不消。若不是葉蓉陰道裏已經流出了大量淫水,而且早已主動把兩腿張到最大,只怕這肉棒會卡在陰道裏。」

「我操!好緊!爽!」大老哥叫道。

「啊!呀!好大!好大!哥哥,你的好大,幹死我了。」葉蓉淫叫道。

「小梁,這的確是個極品逼!我雞巴這幺大,一般女的根本受不了。」大老張一邊狠命的抽插著,一邊對小梁說。

「大老張,你悠著點,你一上來就幹了個通透,把她玩殘了等下我怎幺辦?你雞巴這幺大,每次拾你的二手貨真是太虧了。」小梁擔心葉蓉的陰道被乾鬆了待會兒自己爽不了。

「你擔心就一起上啊!我又不是只有一個逼可以幹。」葉蓉甜甜的笑著。

「對呀,這婊子又不是只有一個逼可以幹。」小梁笑嘻嘻跑到葉蓉頭部,一個深蹲,將自己的肉棒塞入葉蓉嘴裏。

對于小梁的肉棒,葉蓉剛才就已經領教過,雖然沒有大老張那幺奇大奇粗,但也算上等男根,有著相當的長度,可以很輕鬆的幹入自己喉嚨,加上小梁剛才短暫的表現使葉蓉相信他是個性愛經驗豐富的男人,所以很願意讓他深喉,于是張大了嘴巴,主動調整好角度,任由小梁幹入。

「媽的!我什幺時候同意過一起幹她了。」大老張很不滿意,于是連連發力。

「哥……哥哥,幹死我了,太大了……」接著葉蓉再也說不出話了,因爲小梁剛才只是撥出肉棒做最後一次調整,然後用力一坐,雙手抱緊葉蓉的頭部,陰囊緊緊貼在葉蓉的臉上,毫無疑問,小梁的龜頭已經插入葉蓉的喉嚨。

「嗚……嗚……」葉蓉滿臉歡愉。

小梁果然是個玩弄女人的高手,他將龜頭又稍微撥出一點,用手勒住葉蓉的脖子,讓龜頭卡在咽喉處,然後不再用力,既不撥出,又不深入。這樣,隨著大老張賣力的抽插,帶動葉蓉的身子一動一動的,咽喉被迫反複吞咽著小梁的龜頭,帶給小梁極大的刺激。

「哈哈,爽!真爽,這種玩法最帶勁。」

「媽的!我這幺賣力幹,倒讓你小子爽了,我操!」大老張見自己被利用了,極爲不滿,于是把怨氣全撒在葉蓉的陰道上。他加快的抽插速度,不再追求幹得有多深,但每下都將葉蓉的陰道壁上的嫩肉都幹得翻了出來。葉蓉隨之被迫加快了吞咽小梁龜頭的頻率,在這種刺激之下,葉蓉感覺自己渾身來電,要高潮了。

這次高潮恐怕是葉蓉所有性愛經曆中來得最快的一次,她兩腿緊緊勾住大老長,雙手抱緊小梁,閉上雙眼,喉嚨裏發出怪聲。

小梁反應最快,見葉蓉高潮要來,于是大喊一聲:「這婊子要高潮了,老張我們一起搞她!搞死她!」說完狠狠一沖,鬆開勒住葉蓉脖子的手,用力將肉棒滿滿的插了進去,整個龜頭沖入葉蓉的食道。而大老張也不示弱,整個身體向下俯壓下來,發瘋了般的加快抽插速度,最後狠狠的幹入葉蓉陰道的最深處,硬生生的頂開狹窄的宮頸,刺入葉蓉的子宮。

強烈的高潮使葉蓉全身繃直,全身如過電一樣痙攣,接著猛烈的抽搐起來,大量的淫水從下體湧出,但由于大老張那根碩大無比的肉棒緊緊的插在葉蓉的陰道裏,淫水無法直接流出。大老張和小梁似乎約好了似的,同時撥出各自的肉棒,積壓在陰道裏的淫水洶湧噴出,居然跟射精一樣噴了出來。由于兩根插入自己體內最嬌柔的兩個地方的肉棒同時撥出,葉蓉的身子從全身緊繃到突然全身變軟,一時適應不了,加上長時間的深喉導致的窒息,居然高潮著暈了過去。

待葉蓉清醒過來,發現自己被大老張抱著坐在很狹小的操作室裏。葉蓉緊張得看了看四周,四周一片漆黑,而且明顯感覺到在上升。

「這裏哪兒啊?你,你要幹什幺呀?」葉蓉不安得問道。

「還是小梁點子多,我來試試一個新玩法。」大老張詭異的一笑。

「原來,你和他常常一起搞女人啊。怪不得剛才配合這幺好,都把我搞暈過去了。」聽說是玩新玩法,葉蓉立刻忘了危險。

「賤貨!剛才玩得爽不爽!」

「能不爽嗎?這次一定要更厲害才行。狠狠的幹我!」葉蓉主動摟著大老張的脖子,親了他一下。

「哈哈,你果然夠騷,這下一定如你所願。」

這時,操作室停止了上升,大老張將葉蓉放在座位上,壓了上去。

「哦,原來這是塔吊啊,你把我帶到塔吊上幹什幺,啊……」葉蓉還沒有說完,陰道就被大老張的大肉棒給頂來了。

「啊,你居然要這幺幹,不行不行,饒了我吧,這個玩法,我的小逼會被幹爆的。」葉蓉猜到了大老張想幹什幺,不由得興奮起來,這個辦法好啊,想出這個點子真是天才。

可是,塔吊操作室空間狹小,葉蓉又被這個壯男死死壓在座位上,根本動不了,不過,葉蓉也沒想真動,只是象徵性的掙紮了幾下,進一步勾起大老張的獸欲,就放棄了抵抗。

大老張見已經把葉蓉固定好,就鬆開操作杆,操作室快速下降。!

「求你了,我會被玩死的!這個太厲害了。」葉蓉激動得心都快跳出來,下體不由得又開始湧出淫水。

「賤貨!你他媽不是個婊子嗎?怎幺這點也不敢玩了?」大老張的破口大駡使葉蓉很受用,于是主動緊緊抱住了大老張。

「是啊!我他媽逼就是個婊子!一個爛婊子!好哥哥玩死我吧!這逼本來就不值錢,也不知道多少雞巴插過了。來吧,給我最爽的,操爛我!我是個不要臉的超級淫蕩的賤逼!」

「賤貨!去死吧!」大老張猛得一拉剎車杆,塔吊操作室驟然減速。

「我操!」

操作室從快速下沈轉爲急聚減速,巨大的慣性使得大老張的身體死死壓住葉蓉,大老張的巨大肉棒借著慣性徹底貫穿了葉蓉的子宮,龜頭甚至死死的頂在子宮壁上。葉蓉覺得自己的肚子幾乎都要被大老張的肉棒給刺穿了。

「啊!!!!!」葉蓉爽得整個臉都扭曲了,發瘋得尖叫著。

操作室完全停了下來後,大肉棒還死死的卡在葉蓉的宮頸裏,葉蓉已經爽得虛脫了,只恨這慣性太短。于是抱住大老張,「哥哥,好哥哥,這個太刺激了,再來幾次吧。」

「該輪我了吧,大老張!講點道理好不好,想爽時間多的是。」小梁用力的敲著塔吊操作室的門。

大老張看了一眼小梁,戀戀不捨地從葉蓉的陰道裏撥出大肉棒。葉蓉「哎喲」一聲,疼得叫了出來。大老張打開塔吊操作室的門,對門外的小梁說:「你小子的辦法真不錯,爽呆了。」

「哥我這點子不錯吧,絕對爽,只可惜了這婊子,小逼估計要好好養養傷了。」

對于小梁的憐香惜玉,葉蓉一點也不領情。

「我也好爽的,再來一次吧!」葉蓉淫蕩的說道。

小梁看葉蓉淫賤的笑臉,莫名有種挫敗感,「行!好婊子!我讓你爽個夠!」

說完,小梁突然變得很粗暴,他一把將爽癱在座位上葉蓉拖出了操作室。

「啊,不要,人家還要再玩一次塔吊!」

「賤貨!我這裏還有比玩塔吊更殘忍的!」

「嗯,好啊,對我就應該殘忍點,粗暴點,普通的玩法,我興奮不起來啊。」葉蓉完全是找死的節奏。

由于剛才玩塔吊被幹得太狠,葉蓉被拖出來後兩腿根本是站不起來的,本想跪起來看小梁如何處置自己,卻見小梁跑走了。

「婊子你死定了,小梁玩法多,而且一個比一個變態,不知他拿什幺工具去了。」大老張毫不憐憫的看著葉蓉。

「哦,真的嗎?太好了。」葉蓉一點也不怕,她慢條斯裏的將自己的長髮盤了起來,估計等下會有場暴風驟雨的摧殘,先把頭髮盤起來吧,壓著頭髮可會影響快感呢。

正說著,一輛液壓鑽機開來,轟隆隆的,震的大地直抖。

「啊!這,不會吧,用這個?」葉蓉看著粗粗的鑽頭發呆,她已經把鑽頭想像成男人的肉棒了。只要進入性愛的狀態,葉蓉會把所有圓柱體的東西想像成男人的肉棒。

「小梁你他媽是不是瘋了,用這個幹她的逼?」大老張雖然知道小梁比較變態,但這種會出人命的玩法,大老張還是要堅決阻止的。

「小梁哥哥你可真敢玩啊,我就喜歡你這種敢玩會玩的男人,來啊,用這個狠狠戳我,戳到我逼裏去。這幺大這幺粗,一定爽呆了!」葉蓉也不清楚自己爲什幺這幺浪,還把兩腿張得大大的,把逼完整的暴露出來,甚至還在心裏計算著鑽頭的直徑。

「你可真賤!」從駕駛室裏跳下來的小梁輕蔑的看了一眼葉蓉,一把將她抱起,「大老張,你放心,我還不至于要她的命,這婊子蠻耐操的,我還想多操她幾次呢。」

「你到底要怎幺玩我嘛?」葉蓉雙臂環抱住小梁的脖子,渾身直抖,但葉蓉知道自己不是害怕得發抖,自己陰道裏不斷湧出的淫水已經告訴自己發抖的原因了。

葉蓉被小梁抱上液壓鑽機,並平放在操作平台上。葉蓉不知道他到底想幹什幺,只能被動的任小梁擺布。


小梁在葉蓉屁股下墊了塊厚厚的海綿,也不知道從哪裏找來的,高高的托起葉蓉的陰部,接著,葉蓉的雙腿被扒開並被小梁扛在肩上。

「嗯……嗯……原來……原來你是要這幺玩我,真有意思!」葉蓉恍然大悟,不由得更加興奮,「你可得插緊點,要不然,你的雞巴會斷喲。」

「你可真是聰明!」小梁見葉蓉已經猜到自己的用意,不由得讚歎道,「你這幺聰明的女人,又如此漂亮,當妓女可惜了。」

「哪兒可惜啊?我這幺賤,不當妓女才可惜呢。倒是小梁哥哥你,能因地置宜的想出這幺多花樣玩我,才是真的聰明,在工地上做這幺粗的工作,還真是可惜了。」葉蓉這句話說得倒是真心話。

「哈哈,受死吧小婊子,這種玩法絕對會搞爛你的逼!」小梁伸手去夠操作杆。

「等等,小梁哥哥。我的逼反正不值錢,也不知道有多少男人的雞巴進去操過了,搞爛就搞爛。可是這玩法,我真的很擔心你不小心會把雞巴弄傷,請你別伸手去摸別的東西,專心幹我好嗎?不要分神,多用點力在我身上。」一邊說,一邊用雙腿纏繞住小梁的脖子,將自己的身體與小梁的身體緊緊連在一起。

「你還蠻體貼人的,這玩法我也是第一次玩,的確要注意安全!」小梁仔細的把肉棒塞入了葉蓉的陰道,用力的向前挺進,直到整根肉棒沒入葉蓉的陰道爲止。

「小梁哥哥你把手放在我腰上,抱緊我,把我固定好。」葉蓉嘻嘻一笑,轉頭對著大老張說,「麻煩你上來開下機器,要頻繁最高、沖擊力最大的那種!」然後雙手背過去用身體壓住,並十指相扣使自己無法自救,等待瘋狂的交配。

大老張也反應過來了,「操!小梁真有你的,這個辦法真好。絕對可以搞爛她。」說完,走上操作台,見小梁點後確認後,就按下操作杆。

隨著機器的發動,鑽頭懸空猛烈的錘擊著,産生強大的反作用力使整個液壓鑽機發出高頻率的震動,同時帶動小梁的肉棒以難以想像的頻率瘋狂的「錘擊」著葉蓉的陰道,小梁想慢都慢不下來。

葉蓉立即變了臉色,這樣的抽插速度,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電動陽具或許有這種速度,但絕對不可能同時擁有這樣的力度,幾乎每一下都「錘」入了自己的子宮,而自己還沒有來得及感受肉棒穿過宮頸的感覺就又被撥出緊接著又來第二下、第叁下,屁股下的厚海棉如彈簧一樣把自己彈起來迎接小梁的肉棒,自己無處可逃。而小梁的肉棒又硬得跟鐵棒一樣,毫不留性的折磨著葉蓉,葉蓉的陰道壁上的嫩肉被高頻率的磨擦著,帶給葉蓉一波又一波刺激。

事實上,小梁也在咬著牙堅持著,要知道這樣的交配方式,稍有不慎自己的肉棒真的會受傷,甚至斷掉。爲了避免發出悲劇,小梁只能死死的把肉棒插向葉蓉陰道的最深處,避免肉棒完全撥出。

大老張十分清楚這種交配方式的厲害,他很有分寸,僅讓這交配持續了30秒。而這30秒,葉蓉如同在地獄裏過了30年一樣,甚至覺得自己的性器被磨光了。大老張關掉機器後,小梁立刻滾到一邊,仔細的撫摸著自己的肉棒,生怕受傷。而葉蓉則完全爽癱了,她發出長長的一聲呻吟聲。這次呻吟很特別,特別長,特別甜美,勾人心魄。然後,陰部如射精一樣射出一柱淫水,停了一秒,又如噴泉一樣,源源不斷的噴了一波又一波的淫水。而這一切完全不是葉蓉能控制的,她下半身已經完全麻木,甚至不知道自己正在潮吹。

「真是精彩啊!」大老張驚歎道,「一個女人竟然能噴出這幺多水,跟瀑布似的。」

「我操!太爽了!我先射!」小梁爽得不行,爬了起來,將肉棒對準葉蓉的臉。

葉蓉渾身上下一點力氣都沒有,見小梁自顧自的射了,只得勉強把嘴張開,接受小梁的淩辱。

小梁的精液激射在葉蓉的臉上,濺開一大片,然後又連續射了幾波,濃濃的精液幾乎覆蓋了整個臉龐,名副其實的「精液臉」。

「媽的,今天爽瘋了。」小梁滿意極了。

「這幺漂亮的臉被你射了,真可惜,我射哪裏呢。」

「唉,怎幺對準我的嘴,全射臉上了,好多精液都吃不到,好可惜啊。」葉蓉伸出舌頭在四周舔著。

「那你就吃我的精液吧。」

葉蓉掙紮著想替大老張服務一下,可是,自己實在沒有力氣了,而且眼睛已經被小梁的精液眯住了,而自己還不想擦掉。

「算了,看她這樣子,恐怕連口交的力氣都沒有了,這逼已經幹成這樣,我也不想再操了。就這裏吧!」

葉蓉心想,自己上下兩個洞人家已經沒有興趣了,難道是要幹自己的屁眼嗎?倒不是反對他來幹自己的屁眼,但今天不行,因爲整個下半身已經沒有知覺了。

這時,葉蓉感覺到大老張騎上自己裸體,用自己的兩只豪乳夾住了肉棒。


噢,原來是乳交,這沒問題!可惜自己實在沒力氣,幾乎動不了,就委屈他一下,奸屍吧。

「哈哈,這個婊子的奶子真大,真圓,抓起來舒服,夾著肉棒也舒服。」大老張很滿意。

葉蓉的奶子可是真材實料的豪乳,又堅實又挺翹,抓在手上特別有感覺,每個玩過葉蓉的男人都對她那對豪乳印象深刻。大老張用力的擠著葉蓉的奶子,夾著自己的肉棒套弄著,使肉棒不停的在兩乳之間磨擦,很快來了感覺。

其實,在玩塔吊遊戲時,大老張就想射了,加上剛才觀賞「錘擊」葉蓉的遊戲,大老張已經到了射精的隔界點,所以,一個沒忍住,便在葉蓉顫抖的呻吟聲中射了,精液直接射在葉蓉下巴上、脖子裏。

「啊,不是說好把精液給我吃得嗎?快,塞我嘴裏來!」葉蓉叫道。

大老張只得把還帶有殘留精液的肉棒塞入葉蓉的嘴裏,享受著葉蓉的口交。而葉蓉則仔細的將大老張的肉棒從龜頭到根部全部舔到,捲動著靈活的舌頭將殘留的精液全吸食到自己嘴裏。

「我操!這奶子極品!夾得我真爽。」大老張滿足看著葉蓉替自己清理肉棒,一邊替自己的不爭氣找藉口。

待大老張把肉棒撥出,葉蓉也恢複了不少。她從背後抽回手來,把臉上的精液擦拭著推到自己嘴裏,然後張開嘴巴讓兩人看著自己確已同時含住兩人的精液,最終一飲而盡。

「你可真是淫賤無比啊,居然把兩個男人的精液和在一起吞下。」小梁似乎不相信世界上會有這幺淫賤的女人。

葉蓉睜大眼睛笑著說:「這算什幺?可惜你們沒同時射到嘴裏。這樣吧,你們再打我一炮吧,這次同時射到我嘴裏來,好不好。」

大老張和小梁面面相觑,這真是個吸精女王。

「怎幺?一人一炮就完了?多來幾炮啊,我是今天可是免費賣淫哦。」葉蓉時刻不忘證明自己是妓女的事,現在兩個人都滿意了,得讓他們承認自己是妓女了,這樣才好脫身。

「那,你一般賣淫一次多少錢。」

這下可把葉蓉問住了,自己事實上沒有賣過淫啊。「哦,我上次向九個老乞丐賣淫了,他們一人付了20元。」葉蓉想起被老乞丐輪暴時,「爺爺」向他們收了每人20元的事。

「我操!你真怎幺什幺人都讓上。老乞丐也讓上?」

「是啊,本來也是想免費賣淫的,但被他們搞懷孕了,也不知道是誰的種,就收一人20塊算是打胎費,後來,後來忘了拿錢了。」

「太賤了!太賤了!」

「是啊,我一直都是很賤的女人,上學時是公認的校園公廁,談戀愛時是出了名的破鞋,現在做妓女,就收20塊,唉,只能收人家賤貨價了。」

「操!你還配談戀愛?」

「是啊,只要同學想上我了,我馬上就可以跟他們上床,每個人都可以在我身上射,不管是精液還是尿液,所以大家都說我是校園公廁。那些說要跟我談戀愛,其實是把我帶去跟別人換女朋友玩,我一概照做,我也不知道我倒底交了多少個男朋友,所以大家又說我是破鞋,不過好像沒人說我是他們女朋友。」葉蓉一臉清純的說著淫蕩的話。

「操!今天玩了個這幺賤的女人,還是個被乞丐搞大肚子的公廁、破鞋!」大老張的話令葉蓉非常高興,成功在望了耶。

「知道你很賤,沒想到你賤成這樣,就值20塊!」小梁恨恨的說,似乎對只值這幺點錢的女人自己卻挖空心思去玩弄深感後悔。

「20塊包夜玩哦,隨便怎幺玩都可以,內射、口爆,顔射統統可以,百分之百的配合。」葉蓉淫賤的說,然而,她說的全是事實。

「賤……賤貨……我們怎幺玩了這幺個賤貨!」

「謝謝誇獎。人家都不叫我賤貨的,我是條母狗而己。」葉蓉開心的笑著,似乎真的是誇獎。

「你這個……」小梁已經找不出配得上葉蓉的詞了。

「我這個人盡可夫的婊子是吧,玩過我的男人太多,不好意思,讓你們玩了我的黑木耳。我的逼啊,我自己都覺得髒,謝謝你們啊,用這幺好的肉棒招待我,還費了這幺多心思把這幺好的招數用在我身上,辛苦了。」葉蓉費力的張開雙腿,用自己的逼對著這兩個男人。她是個聰明女人,知道這樣做會發生什幺事,但就算不這幺做,自己也會吃點苦頭。

小梁狠狠一腳踢在葉蓉的逼上,葉蓉慘叫一聲:「哎喲!我的逼……好痛啊,踢得人家好爽!多來幾下!小梁哥哥你的力氣怎幺這幺小,用點勁啊!」葉蓉咬著牙重新張開了雙腿,本來只是想表現得更加淫蕩些,不想剛才那一腳踢得葉蓉還真有的爽,難道自己真是一個受虐狂嗎。

大老張和小梁已經完全氣瘋了。他們每人對著葉蓉陰戶用力踢了幾腳,「賤貨!賤逼!不要臉的臭婊子!你就這幺賤嗎?就值了20塊?」

「啊!哎喲!啊!好痛!爽!哎喲!我的逼……哎……啊……不值錢,我不喜歡付我錢的男人,我喜歡……啊……我喜歡玩過我後就甩了我的男人……」葉蓉開始給他們以心理暗示。

「操!被人甩了還喜歡?」

「嗯……我喜歡甩我的男人,就是那種用各種辦法玩我,一分錢不給,甚至搞大我的肚子,最後把我扔了不管的男人!我最喜歡這樣的男人!這樣的男人最Man了。」

「你真是賤到骨子裏了,身爲妓女,居然願意讓人白玩。」

「我這個妓女很少收錢啊。我覺得我生來就是讓男人玩的,男人爽我也爽,付錢幹嘛啊,我就是喜歡讓人白玩。被男人搞大肚子是我活該、我願意。既然我這幺賤,玩過之後還管了幹嘛,難道你們要我這爛貨當女朋友嗎?」

「操,早知道剛才射你一肚子好了!」

「來啊,再來啊,你們一人才射了我一炮,再射我幾炮,射子宮裏。」葉蓉滿臉淫笑,又一次張開了雙腿,「難得有這幺棒的男人肯幹我了,一般只有乞丐願意玩我。麻煩你們多來幾炮吧。」

「小梁,這婊子太賤,逼是乞丐用過的,我沒興趣再玩了,你玩吧。」大老張拎上褲子,頭也不回的走了。

「小梁哥哥,那就只有辛苦你一下,把我搞懷孕吧,我好喜歡的。事後你不用管我的,我不會找你負責的。你幹完就扔了我好了,就扔這裏。」

小梁鄙夷的看了葉蓉一眼,「算我瞎了眼,你長這幺漂亮這幺清純,卻原來賤成這樣子。」拎上褲子罵罵咧咧的走了,不再管葉蓉。

「謝天謝地,終于把我抛棄了,不用去派出所了。」葉蓉撫摸著受傷的外陰,自言自語,是啊,要是讓他們玩過還送派出所,就大大不值。要是他們玩上了瘾真的要繼續在自己身上打炮,自己可就錯過和醫院約定的時間了。這樣最好,成功脫身,還爽了一把。

稍稍休息了一會兒,葉蓉恢複了體力,除了陰部還在疼以外,身上已無大礙。于是葉蓉起身從液壓鑽機上爬了下去,找到大老張洗澡用的水桶,在水池邊打了桶水,簡單把自己的身子洗了下。

「唉,衣服被撕掉了,只能光著身子走出工地了,幸好在車上準備有衣服。」葉蓉爲自己有在車上備衣服這個習慣而感到慶倖。

趁著夜黑,葉蓉光著身子摸到車上。因爲車子停在醫院裏,葉蓉沒有敢開燈,摸黑換好衣服後,就趕緊來到醫院手術室門口,剛好到了她約定的手術時間。

當手術醫生掀開葉蓉的衣服,卻驚訝的看到葉蓉的下體在流血。

「你,你這是怎幺回事?」

「啊,這……我方才……跟男朋友……可能激烈了一點點……所以……」葉蓉很是尴尬,因爲天黑,都沒有發現自己的陰道被幹得流血了,唉,剛才真是太激烈、太瘋狂、太刺激了。

「已經流産了!」醫生肯定的說。

「啊,不會吧。」葉蓉恍然大悟,難怪自己一直覺得下體很疼,本以爲是最後被他們踢了幾腳造成的,原來自己已經被他們幹得流産了。

「因爲你做愛激烈,會導致你子宮收縮,收縮太厲害肯定會流産的,現在給你做個宮腔檢查,看看有沒有殘留。」

「好吧,你們看怎幺處理就怎幺處理,明天我就住院休息吧。」

第二天,葉蓉從睡夢裏醒來,清除殘留的手術非常成功,身體已無大障,醫生說只要靜養一陣子就可以……重新找人做愛了!葉蓉從窗外看去,不遠處正是前一天晚上自證妓女的工地,唉,一個塔吊深插和一個鑽機錘逼,把自己給幹得流産了,實在是太厲害了,有機會再到別的工地試試,尤其是那個鑽機錘逼,可爽了,塔吊深插也不錯,但一定要有個跟大老張一樣又粗又長的超級肉棒才行。咦,那是什幺?

窗外的工地已經開始施工,吊塔的吊勾升了起來,吊勾上挂著一條女人的胸罩。「呀,那不是我的胸罩嘛,怎幺……怎幺在這上頭。」

葉蓉想起昨晚胸罩是自己脫掉,而且自己學著大老張的動作向背後扔的,想到是剛巧扔在這吊勾上了。看著自己的胸罩在迎風飄揚,葉蓉覺得自己的奶子被所有工人看了,不知不覺下邊又濕了。

「這裏有男人嘛……好癢……手指頭不夠哇……」

一本伊人久精品日韩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