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1发布:

紧缚女特工U—89(01~02)

精彩内容:

(1

  這是一個在外國流傳很廣的緊縛類漫畫故事,人物我是照搬的,人物介紹和
畫象:(編者注:連結已失效,故刪除)

  U—89:是一位喜歡穿乳膠緊身衣和高根鞋的最性感的美女特工的代號,
她有著黑色的短髮和性感的紅唇,許多敵對特工都曾試圖擊敗這位著名的特工,
但是她最終還是用她的才智和格鬥術戰勝了一切敵人,但是有時候,她也會被抓
獲受盡淩辱,實際上,這種情況出現了很多次。

  她的任務是保護一位繼承了巨額財産的孤兒:年輕美貌且喜歡運動的金髮女
郎格溫朵琳,當她不忙于解救朵琳的時候或者自己被數不清的敵人俘獲的空閑時
間裏,她喜歡高爾夫,象棋,擊劍,她非常擅長這些運動,甚至可以將一只手捆
在身後而遊刃有余。

  朵琳:是一個金髮美豔的年輕孤兒,她似有吸引人來綁架的超級力量,不管
這些是爲了她的錢還是她的性感的身體,爲了保護她,她現在與超級間諜的U—
89一起生活。但是很奇怪,她仍然被許多人沖進住所綁架並捆起來,但她好象
並不介意被人用繩子緊緊捆成性感的肉棕的樣子。

  朵琳的目標是要成爲一個象U—89一樣的超級特工,但是她現在甚至連一
個繩結都解不開,此外,她還不得不把她的私人時間從她最喜愛的運動上分出一
大部分到被壞人綁架上來。

  K—15:也是一位和U—89同在一個機構的特工,有著一頭紅色長髮的
她美貌絲毫不遜于U—89,她的主要職責似乎是將大家從U—89的敵人以及
U—89自己失控的緊縛遊戲中解救出來,她有時候喜歡拿U—89惡作劇,並
且似乎也很喜歡捆綁遊戲。

  女伯爵M:30歲左右的成熟毒辣的女人,是U—89和朵琳最大的敵人,
她認爲自己綁架美女販賣的生意大幅度下滑都是U—89壞的事,所以她竭盡全
力想把U—89最喜歡的東西:朵琳弄到手,當然最好也能將U—89一起抓來
狠狠的蹂躏一翻再賣給性奴組織賺一大筆錢是最好不過的事。

  這一天,U—89和朵琳只穿著內衣在家裏「練習」解繩技巧,U—89用
一條繩子先捆住朵琳的雙手,然後慢慢的朝上將朵琳的玉臂也併攏在一塊捆住。

  「朵琳,這次希望在我回來之前,你能夠想辦法把繩子自己解開哦」U—8
9一邊捆一邊笑道。

  「好的,我一定好好練習,我一定要象你一樣成爲一名出色的女特工……」
朵琳回過頭微笑道。

  「所以你要加倍努力啊,呵呵……」U—89帶著狡黠的微笑,很快將朵琳
穿著吊帶絲襪的雙腿也捆了起來。

  「很緊呢,這次也要四馬攢蹄嗎?我覺得那樣掙脫的難度更大,正好用來練
習呢……」朵琳動了動被緊緊捆著的身子說道。

  「好,那就如你所願好了……」U—89高興的將朵琳修長的雙腿大小腿折
疊起來,仔細的用繩子捆好,然後用一團絲巾塞住了朵琳的張開的小嘴。

  「嗚!……」朵琳身朝下壓在床邊,小嘴很快被絲巾塞滿,然後U—89就
用一條布帶勒住絲巾和朵琳的雙唇,拉到朵琳腦後系緊。

  「乖,你被捆著的樣子真可愛,我一會就回來,慢慢享受吧……」U—89
撫摸著朵琳的金色長髮,俯身吻了朵琳的臉一下,然後便穿上衣服,戴上黑色的
長筒膠手套,開門離去了。

  「嗚……」朵琳在床上開始了她的「練習」,繩子捆的很緊,以她的技術根
本不可能解開,不過她很喜歡這種被緊緊捆著的感覺,每扭動一下身子,全身的
肌膚都能感受到那紮實的勒感,還有嘴吧被堵著,喊不出聲的無助的感覺竟然讓
她覺得很著迷。

  正在她享受「練習」的時候,突然門開了,但是回來的不是U—89,而是
曾經爲了財産綁架過她的40多歲的叔叔馬克?

  「嗚……」朵琳看見馬克摸進來很慌張,拼命的扭動著身子想喊人,但是被
塞的死死的小嘴怎幺也喊不出聲音。

  「哈哈,真讓人驚喜,連捆人的功夫都省了。」馬克笑著拿著繩子走到被捆
成一團的朵琳身邊,用嘲弄的眼神看著被繩子緊緊捆著的朵琳,但是他馬上被朵
琳僅穿著內衣絲襪的性感美豔的迷人身體迷住了,她的胸部在繩子的捆勒下是那
幺的挺拔,好象兩個大大的肉包子,隨著朵琳的呼吸和掙紮在不停的顫動。

  「我改變主意了,我想你和U—89住一起一定很寂寞?所以才經常玩玩這
種龌龊的小遊戲自慰是吧,叔叔這就讓你好好的滿足一下……」馬克說著脫下褲
子,露出了那根醜陋的肉棍,將朵琳的身子翻過來,一把扯掉了她的薄如蟬翼的
內褲,對著蜜穴就直插了進去。

  「嗚哦哦……」朵琳被插的嬌聲呻吟起來,她的叔叔雙手握著她胸前的那對
大肉包子,使勁的在她緊收著的肉穴中抽插,爽的個不行。

  不知道過了多久,朵琳被馬克幹的蜜穴裏滿是白濁的精液,馬克似乎還不過
瘾,捏著朵琳的肉乳使勁一掐,然後將最後一股精液射進了朵琳的子宮中,朵琳
被射的翹起屁股,嗚嗚的嬌叫了兩聲,馬克這才氣喘籲籲的停下來,抽起褲子,
休息了一會,將朵琳抱出了大門。

  「來吧,寶貝,我們回家慢慢玩,我想我們在等待贖金的日子裏會相處的非
常『開心』的。」馬克將朵琳放在了車後座上,然後一路朝自己的別墅開去。

  馬克的別墅位于市郊一片小樹林旁,非常隱秘,對,如果路上他的車牌沒被
U—89認出來,估計很難找到那裏。

  U—89上次因爲證據不足沒能讓員警逮捕馬克,所以一直在提防他再次打
朵琳的主意,正巧她開車回家的時候,認出了馬克的車子,而且方向是從家那邊
過來,她立刻就猜到發生了什幺事情,所以便一直尾隨而來。

  馬克下了車,將朵琳從後座上抱出來,徑直走進了別墅地窖。

  「果然這個混蛋再次綁架了朵琳,我猜的沒錯,哼,這次一定要收拾你!」
U—89躲在樹叢中說道。

  「但你要先被收拾了!臭婊子!」U—89身後突然傳來兩個男人的聲音,
沒等她回過頭來,一團帶有濃烈藥味的手帕正好捂在她的口鼻之上。

  「迷藥……嗚……嗚……」U—89只覺得一陣頭暈,抓著對方的手搖晃著
身子踉跄了幾步,便被對方將她的右手擰到了背後,同時,她穿著超短緊身皮裙
和長筒絲襪的雙腿被另一人緊緊抱住,兩個人將U—89拖到一棵樹前,將她的
雙手繞到樹後後捆了起來。

  「你們是誰……竟敢暗算本小姐?快放開我,否則讓你們好看!」U—89
稍微清醒了一些,對著蹲在身前抱住她雙腿的男人喊道。

  「讓我們好看?哈哈,就憑你現在這個……噢?」男人擡起頭輕蔑的笑著,
一不留神,卻被U—89掙脫了右腿,一腳正頂在他的下身處。

  「哼,怎幺樣,舒服嗎?」U—89看著呻吟中的男人得意的笑道,但是此
時她的雙手已經被牢牢的捆在了樹後,動彈不得,很快她的雙腿就被重新抱住,
並緊貼著樹身併攏著捆了起來。

  「哼,我可事先警告你們,捆我可要捆緊點,否則被我掙脫了,就沒有剛才
那幺便宜了,哈哈哈……」U—89雙腿被縛,依然倡狂的不行,把那個被她踹
到的男人氣的要死,站起來就用那團手帕塞住了她的嘴巴。

  「嗚哦……」U—89的嘴被徹底封了起來,嘴裏塞著手帕,外面再用繩子
連同她纖細的脖子一起緊緊的勒在了樹幹上。

  「臭婊子,夠緊了嗎?還是太松了不過瘾?嗯?」兩個男人用繩子把U—8
9的身體及雙腿和樹幹一連捆了十幾圈用力的勒死,把U—89的身子都勒得凹
了下去,兩道夾著她胸部的繩子,更是將她的乳房勒得滾圓的,幾乎要把衣服撐
破。

  「好了,這個臭婊子一動都動不了,我們進去跟馬克說一聲,等贖金到手了
也好分一份,哈哈。」

  不過沒等兩個男人去找馬克,馬克從地窖出來的時候,聽到樹叢中有聲響,
已經自己走了過來,看見前次壞了他發財大計的U—89被自己第一綁架朵琳時
雇傭的打手抓住,別提有多高興了。

  「哈哈,看來今天是我的幸運日,U—89你個臭婊子,我剛幹完朵琳那小
騷貨,沒功夫招呼你,你們兩位替我好好的讓她爽爽!」馬克笑道。

  「等等,我們本來是想來找你想點發財的路子,偶然發現她在跟蹤你的車子
就一起跟來了,沒想到你又對那小美人動手了?先說好,贖金到手了我們倆也要
分一份!」

  「沒問題,只要把U—89這個賤人解決了,就沒人可以阻止我們發財了,
啊哈哈……上啊,我好象看看她被男人幹的浪叫的樣子。」

  于是那個沒被踹中下體的粗壯男人,便脫下褲子,原本看著U—89那傲人
的身材和高挺的乳房他早就受不了了,即使馬克不來,他也會先把U—89奸了
再走。

  「嗚……」U—89穿的開胸白襯衣被男人一把扯掉了胸口的扣子,露出了
一對碩大的乳房,接著,那男人將U—89的短裙卷到了她的腰間,然後將她的
蕾絲內褲退到大腿處,對著那一片茂盛的快活之地,毫不遲疑的插了進去。

  「嗚哦……嗚嗚……嗚噢……」U—89被捆的一動也不能動,只能緊貼著
樹幹上下蹭著身子發出微弱的呻吟聲,那男子搓著她的乳房抽插了許久,將肉棒
完全頂進U—89的蜜穴之中,然後龜頭貼著U—89的子宮口戳了幾下,便抽
搐著將大股的精液全部射進了U—89的子宮裏。

  「嗚哦哦……」U—89閉著眼睛大叫起來,但是最後發出來的聲音還是十
分微弱,因爲她的嘴實在是被堵的太嚴實了。

  「好了,讓我們去喝一杯,然後再想想怎幺要贖金,把這臭婊子留在這餵蚊
子,這附近沒人經過的。」馬克看了看U—89大腿間流下的那股白色的粘液,
滿意的和兩個打手開車離開了。

  「嗚……」U—89在他們走後,開始嘗試掙脫繩子,兩個男人捆的很緊,
幾乎沒有任何鬆動的縫隙,不過U—89的手指還是自由的,于是她先摸著了最
接近手腕處的繩結,慢慢的用指甲摳松,然後將指甲尖伸進去,一點點的將結解
開,先解放了手腕,再慢慢的朝上拉扯,過了幾分鍾,她便將手上的繩子解完,
將捂在嘴上的手帕摳了出來,因爲手帕上有殘留的迷藥,使她昏昏沈沈的,差點
睡過去,好在藥的濃度不高。

  U—89彎下身,將捆著雙腿的繩子也解了,然後活動了一下被繩子勒得淤
青的身子,便朝地窖走去。

  「朵琳?」U—89見地窖們鎖著,于是從一個小視窗鑽了進去,發現朵琳
被綁在了一張椅子上,繩子還是她捆的。

  「嗚……」朵琳見U—89來了,高興的嗚嗚叫了起來。

  U—89對她做了個小聲的手勢,然後看看四下無人,便上前幫朵琳解了繩
子,扯掉了她口中的塞嘴布。

  「呵呵,看來你還是沒有長進呢,繩子還是沒能解開。」U—89笑道。

  「啊……啊……是馬克叔叔綁架了我,還有……」

  「好了,寶貝,我都知道了,不然我也不會找到這,你受委屈了,我遲早會
讓他好看的。」U—89吻了朵琳的雙唇輕聲說道,然後拉著她的手從窗子爬了
出去。

  「朵琳,你趕緊去報警,爲了不讓他們發覺你已經逃走了,你要把我再捆起
來,就在這棵樹上。」U—89帶著朵琳回到那棵樹前,將地上散落的繩子交給
了她。

  「知道怎幺捆我嗎?我緊貼著樹,把雙手反背到樹後,交叉起來,你就用繩
子把我的手腕先捆在一起。」

  「可是你會不會很危險?」朵琳邊捆邊擔心的問道。

  「不要緊,他們能拿我怎幺樣?對了,要捆緊些,要跟他們捆我的時候一樣
緊,這樣才不會被他們看出來。」U—89回過頭說道。

  「這樣可以嗎?你會不會太難受了?」朵琳收緊了繩子擔心的問道。

  「再緊些,再緊些……嗯,差不多了……把我的雙腿捆好,對,我記得他們
一共捆了十二道繩子,從腳踝開始,好……收緊……再緊些……」U—89低頭
看著朵琳捆綁自己,邊看邊指導著。

  「現在好了嗎?已經很緊了。」朵琳將U—89全身上下緊靠著樹幹重新捆
了起來,繩子跟原來一樣,深深勒進了U—89的肉裏。

  「讓我動一動看看……不行,還有鬆動的地方……再捆緊些……拉!……啊
……好了……」U—89看著身上緊緊捆著的密密麻麻勒入肉裏的繩子,滿意的
點頭說道。

  「最後一件事,你把那手帕揉成一團,塞進我的嘴裏,然後用剩下的繩子把
我的嘴勒死。」

  于是朵琳照U—89的吩咐,將U—89的嘴重新塞上,堵的嚴嚴實實。

  「嗚……」U—89朝朵琳點點頭,示意她可以走了。

  「你一定要小心啊,我走了。」朵林說著,消失在了樹叢之中。

  過了一陣,馬克帶著兩個打手回來了,他們也擔心被朵琳逃了,所以特意趕
回來查看,一下車,就看到被捆在樹上的U—89,他們過去檢查了一下繩子,
依舊緊的很,沒有松脫的迹象。

  「呵呵,怎幺樣,被捆著的滋味不錯吧?你有本事就跑啊?跑不了吧?上次
壞了我的好事,這次落在我手裏,一定要把你幹的翻白眼!」馬克說著示意兩個
打手將U—89解了下來,扶著她到了屋裏。

  「把她的衣服都扒了!」馬克命令道,于是兩個打手叁下五除二,將U—8
9的陳衣和短裙全扯了下來,只剩下兩條長筒膠手套和腿上的吊帶黑絲襪,顯得
格外性感。

  接著,U—89的雙手被併攏著捆在身後,然後用黑拘束單手套裹了起來,
接著,她的雙腿被重新用繩子捆上,並套上了單腿拘束長靴,外面用皮帶紮死。

  「怎幺,你們要玩什幺?要叁個一起上嗎?」U—89笑道。

  「哼,等下有你受的,把她的脖子套上,吊起來。」馬克說道。

  「難道你們想吊死我?等會……呃……」U—89的脖子被繩套勒緊,朝上
吊了起來,繩子逐漸升高,直到U—89只能勉強用腳尖夠到地。

  「好……難受……太緊……了……」U—89被勒得聲音都有點走樣了。

  「少廢話!給我吞下這個!」一個打手脫下褲子,站在桌子上,先給U—8
9戴上了一個中間有圓孔的塞口皮帶,然後將粗硬的肉棒突然戳進了U—89的
嘴吧裏,按著她的頭開始來回套弄。

  「嗚……」U—89含著那人的大肉棒,雙乳卻被另一個人用鋼絲勒住了根
部,使勁一收,兩只乳房便被勒得滾圓無比,乳頭也因爲充血漲的硬硬的。

  「好了,你個騷貨,讓我插爆你淫蕩的騷穴……」馬克親自上馬,掏出肉棒
從後面插進了U—89的蜜穴中,一邊抽插,還一邊拿著鞭子狠狠的抽U—89
高翹的大屁股。

  「啪!」U—89痛的渾身一陣痙攣,屁股上馬上多了幾道深紅的印子,馬
克越抽越起勁,一連好幾下,鞭子都重重的抽到了U—89光滑的背部,痛的U
—89嗚嗚的大聲慘叫。

  「這個臭婊子還真騷啊!再叫,接著叫!哈哈哈……」馬克越發用力的幹起
了U—89的蜜穴,頂得U—89掂著的腳尖經常被托離地面,整個身子朝前弓
起,脖子上的繩套便一勒,勒得U—89翻白眼,要不是嘴裏塞著別人的肉棒,
舌頭都快吐了出來。

  「幹死她,這個騷貨,要不是你,我們早就是百萬富翁了,媽的!」

  另一個打手下麵還有點痛,只能用手扯著勒住U—89雙乳根部的鋼絲,使
勁的往後扯,勒得U—89的一對大奶子由白變紅,由紅變紫,幾乎要被生生扯
下來,光是這樣還不夠,他還用了兩根電針,分別插進了U—89的乳頭中,然
後通電,電的U—89渾身一陣陣的抽搐。

  「嗚嗚嗚……」U—89被又電又幹又抽,一陣接一陣的慘叫,渾身被鞭子
抽的到處是紅色的鞭痕,隨著又一次電擊的來臨,只聽撲哧一聲,U—89竟然
被電的小便失禁,一股黃色的液體順著她的大腿根部流了出來,但是並不多。

  接著,插的極爽的馬克和打手,毫無保留的將自己骯髒的精液同時從前後兩
頭射進了U—89的喉嚨中和子宮裏。

  「撲哧!撲哧!撲哧……」

  「嗚哦哦……嗚……」

  「呵呵,這母狗叫的真好聽,我聽說人在窒息的時候,會大小便失禁,現在
這母狗光是被電就已經失禁了,看看把她吊個半死會怎幺樣?」馬克說著拉動繩
子,將勒住U—89脖子的繩朝下一拉,把U—89吊的離開了地面,懸空搖晃
起來。

  「嗚哦哦……嗚嗚……嗚……」U—89的脖子猛的被繩子一勒,勒得她雙
眼圓睜翻了白,被裹在拘束套中的雙腿在半空中亂蹬劇烈的掙紮著,從蜜穴和口
中倒流出來的精液隨著她抽筋般的顫抖中四處亂飙。

  「來,我再加一把電!」打手說著將電壓加到之前的2倍大,按下了開關。

  只聽滋的一聲,一股強烈的電流從U—89最敏感的乳頭瞬間穿遍了她的全
身,把她電的渾身發了瘋一樣狂抖,只聽嘩啦一聲,一大股黃色的尿液從U—8
9的下身噴了出來,流了一地。

  「呵呵,真是爽啊,乾脆直接把她幹掉完了,免得她又壞我們的好事,留著
她也是後患。」那個電擊的打手說道。

  「嗚……」被電的翻白眼渾身痙攣的U—89蜜穴依然緊實,馬克再次將硬
起來的肉棒插進去抽插起來。

  「說的也對啊,不過有點可惜啊……」馬克抽插了十幾下,將肉棒抽出來,
握在手裏,和另一位打手一起對著U—89的臉射出了濃濃的一股精液,射的U
—89滿臉都是。

  「好了,那就把她處理掉吧,馬克使了個眼色,那個打手便抽出一把手槍,
又拿過一個枕頭,將枕頭掂在了U—89的蜜穴處,然後將槍管隔著枕頭插進了
U—89的蜜穴中。

  「騷貨,準備迎接最後的一射吧。」

  「嗚……嗚……」U—89雙眼流著驚恐的眼淚,不停的在窒息的掙紮中搖
著頭哀叫著。

  這時候,門被一腳踹開了,朵琳帶著的員警終于趕到,將馬克叁人用槍包圍
在中間。

  「放下武器,把雙手放在腦後!快!」

  「嗚……」馬克手一松,U—89的腳終于落回了地面,朵琳沖了上去,抱
住差點被勒死的U—89,發現她的雙乳已經被勒得發紫,幾乎要被生生勒掉下
來,趕緊替她將鋼絲解開,和員警一起扶著她躺到了地上……

  「沒事了……沒事了……」U—89隱約聽到朵琳在耳邊的聲音,然後就什
幺也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