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1发布:

爲了1000元钱迷昏老妈

精彩内容:

我來說說我的真實經曆,我叫志遠,今年24歲,1995年生人,我家在遼甯的鋼鐵之都—鞍山,退伍回來通過考試被安置在自來水公司工作我生活在一個離異家庭,我和我媽一起住很多年了,我媽叫朱娜,1973年生人,是市鐵東醫院的一名護士,身高160cm,體重110多斤,長相一般,梳著一頭燙過的短發,但是我媽有個特點就是皮膚比較白,所以還算比較耐看,沒老的那麽明顯。而我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綠媽愛好者,我有這個癖好已經有兩叁年了,總是意淫媽媽被陌生人操,可是我知道要想把這些想法變成現實幾乎不可能,媽媽是個很保守的人,不可能在這個年紀還能自願與外人發生關系,所以我就只能想想而已了,而我從沒想到這個想法居然會成爲現實。就在去年也就是2018年5月份,我在QQ加了一個綠母群,我把我的群昵稱改成了"好想真實綠媽",沒想剛過兩天,有一個人申請添加我爲好友,他的網名叫"熟樂無窮",我一看他的地址頓時好奇心上來了,原來他的地址也是遼甯鞍山,于是我就通過了,通過之後這個人自我介紹說他叫楊松,今年33歲,自己開了一家沛芝堂連鎖藥房,說可以幫助我實現綠媽的想法,他讓我介紹一下我媽媽的情況,我就把我媽照片給他發過去了,把我媽基本情況跟他說了,他對我媽的長相非常滿意。聊到這裏,他說想加我微信,于是我倆就互相加了微信,又過了兩天他說想約我見面聊,于是在一個周六的晚上我倆約在我家樓下的美國加州牛肉面見面,大約五點半左右,他開車來了,我仔細打量這個楊松,身材挺胖,身高有180cm多,咱倆各點了一碗面,就開始聊了起來,我就問他怎麽才能操到我媽,他猥瑣的一笑,說他有迷藥,可以迷暈我媽媽,到時候就可以爲所欲爲了,我聽了心頭一亮,因爲我以前從來沒有這麽想過。但是我仔細一想,又覺得不妥,這麽做的話,藥物會不會對我媽的身體有傷害啊,老媽會不會中間醒了啊,這都是問題。于是,我就把我的顧慮跟他說了,他笑了,拍拍我的肩膀說:"你放心吧,我幹藥劑這行好多年了,這個說白了就是強力安眠藥,偶爾用一次對身體根本不會産生副作用,而且可以保證6個小時深度睡眠,根本不會醒!"聽了他的話,我還是覺得不放心,于是我說我回家考慮考慮吧,再給你答複。過了叁天,他在微信上微我,問我考慮的怎麽樣了,這次他說事成之後可以給我1000塊錢,這是令我沒想到的。雖然我總是幻想著媽媽被別人幹,但是一旦實際操作我真的是心裏害怕啊,所以我考慮再叁跟楊松說,把我媽迷暈之後,你只能親親,摸摸,舔舔玩弄我媽的身體,但是不許插進去性交。楊松剛開始不同意,說這樣太沒意思了,我說我的底線只能到這了,你不同意那就算了吧,後來他還是答應了。于是我倆就開始研究具體的行動時間,我們把日子定在了6月18號的晚上,這天晚上晚飯後,楊松開車來到我家樓下微我,我就下樓了,在車上他遞給我一個小紙包,我打開一看是兩粒小白藥片,他告訴我要把這兩粒藥片碾碎了,放到水裏就行。他說他在樓下車上等我的消息,我就上樓回到家裏,按照他說的把這兩粒藥片碾成粉末放進了我媽喝水的杯子裏,之後和往常一樣我就在自己屋裏玩手機,媽媽在她的屋裏看電視,大約到了八點半左右,我仔細一聽,媽媽那屋除了電視的聲音,沒有別的聲音了,我就悄悄的來到媽媽的房間門口,一看果然媽媽躺在床上,眼睛閉著,好像是睡著了,我走進去,拍拍我媽的胳膊,喊了幾聲,完全沒有反應,我心裏一陣激動,心裏想著這個刺激的時刻終于要來了,我趕緊回屋用微信叫楊松上來,我家住四樓右門,也就一分锺,傳來了敲門聲,我打開門一看是楊松,楊松說:"你媽睡實了嗎?"我說:"睡實了,我拍了好幾下都沒反應,你放心吧!"我和楊松來到了媽媽的房間,楊松眼睛都直了,來到我媽的床前,拍了我媽兩下,果然沒反應,于是楊松俯下身,吻上了媽媽的嘴唇,吻了幾下,依然沒有反應,于是楊松沖著我興奮的說:"那我就不客氣了。"于是他開始興奮的喘著氣,快速的把自己的衣服脫了個溜光,這時他兩腿之間的大雞巴已經翹起來了。我媽穿著一個吊帶背心,下身光著腳,穿著一個到大腿根的短褲,楊松把我媽的衣服也全都脫掉了,這時兩個人都一絲不挂了,我這也是第一次近距離的看到老媽的裸體,我的雞巴也有反應了,我趕緊掏出手機打開錄像功能,開始錄著這這刺激的場景。這時的楊松整個人壓到了媽媽的身上,嘴直接吻上了唇,使勁的吮吸,他用手撬開了媽媽的牙齒,嘴又吸了上去,可以清楚的看到媽媽的舌頭被他吸到嘴裏。他龐大的身軀與老媽嬌小的肉體形成鮮明的對比,他大約親了五六分锺,嘴離開了媽媽的唇,他時他雙手開始揉捏著媽媽的奶子,同時用嘴親吻著媽媽的耳垂,脖子,說實話我媽媽的奶子不大,因爲媽媽不是那種豐滿型的,所以楊松的大手摸著媽媽的奶子感覺不是很趕勁,接著他又開始用嘴裹著媽媽的兩個乳頭,他的動作力度都很粗暴,我真怕他把媽媽搞醒了,于是我提醒他動作輕點。而他太投入了,完全已經不理會我的勸告可,這時他已經把精力轉移到媽媽的下半身,他開始舔媽媽的大腿,小腿,老媽的腿不得不說確實白,舔著舔著,他突然拿起媽媽的右腳放到嘴裏舔,沒想到這家夥還是個戀足癖,媽媽的腳很小,只有大腳趾頭塗著紅色的指甲油,他挨個的把每個腳趾都裹了一遍,而後把整個腳尖都含在了嘴裏,另一只手在撸著雞巴。右腳舔完了就開始舔左腳,這時他撸動雞巴的速度變得越來越快,最後他低吼一聲,射到了媽媽的膝蓋上。我在旁邊一直拿手機錄著,這個香豔的場面比看任何AV大片都刺激,看著媽媽的肉體被親、舔真的太刺激了。我的雞巴也硬的不行了,我趕緊把它釋放出來了。我以爲他射完就完事了呗,沒想到還沒完,他把老媽身子翻了過來,把兩條腿跪在床上,把屁股高高的撅了起來,接著他用手扒開兩瓣屁股,居然把頭埋了進去,開始舔媽媽的逼和屁眼,這家夥真夠重口味的,也不怕臭。看著他埋頭苦幹的姿勢,我興奮到極點了,終于沒控制住,射了出來。他大約能舔弄了十分锺左右,終于又射到了媽媽的屁股上,射完之後,他點了一只煙坐在床邊喘著粗氣,好像很疲憊的樣子,這時我趕緊拿紙巾把媽媽身上擦幹淨,再給媽媽穿上衣服時,我也順便摸了幾下奶子,很柔軟,摸起來很舒服。把媽媽的衣服穿好,一切恢複原狀之後,楊松果然臨走時用微信給我轉了1000塊錢,這哥們還真的說話算數。我把他送走之後,回到自己的房間,我又重新觀看了一遍整個錄像,第二次射了出來,後來我也迷迷糊糊睡著了。第二天早上媽媽起來後,只是說頭有點暈,完全沒有發現異常,我沒用媽媽做早飯,自己去街上吃的早飯。這件事過去之後,終于是滿足了我綠媽的變態癖好,我也在沒有迷暈過媽媽,我跟楊松也漸漸失去了聯系,而我手機裏那段精彩刺激的短片我會永遠保存,當做我打飛機的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