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0发布:

换装大战(第一章)

精彩内容:

 換裝大

作者:loupan


                人物介紹

  趙晴,16歲,臨江中學高一,身高161公分,胸圍B,體重43公斤,
一張清純的臉,嬌嫩可愛的身體配上過161的身高,在學校,也算是一個不可
多得的小美女。

                前 言

  16歲的趙晴在一次生日中得到一件粉色的內衣,進入淫洲大夢界,爲在一
個充滿淫慾和壓迫的世界裏生存下去而不斷成長,是身體、精神、淫覺和淫裝全
面的成長。夢醒即現實,入夢即續夢。


            第一章:是穿越還是做夢?

  要問生日最開心的事情是什幺?莫過于在生日晚會結束後,獨自一個人一件
一件的打開好友精心準備的神秘禮物,在期待中發現驚喜,在驚喜中尋找更多驚
喜。
  現在就是趙晴一天生日中最開心的時刻,一個不大的臥室裏,趙晴脫掉了公
主裙,舒服的躺在床上,肉絲包裹著一雙堪稱藝術的修長美腿,上身一件白色吊
帶突顯出一具略帶性感又有一點可愛的體型,一雙潔白而又平滑的手臂貼在胸的
兩側,讓一對不是很大的小兔子也顯出了一道淺淺溝溝來,手裏拿著約一肩寬的
粉色精品盒。

  趙晴在打開每件禮物前,總會先回憶那個禮品是誰送的,然後再猜這位好友
或死黨會送什幺有趣的東西給自己,是驚喜,還是意料之內?唯獨這件包裝十分
精美的粉色禮品盒,趙晴怎幺都想不起來它是誰送的,好像從晚會開始它就一直
擺放在那,盒子入手十分光滑而又有彈性,應該是在一層超柔海綿上蓋了一層平
薄塑片,兩條絲帶十字型固定盒子,後以蝴蝶結式繫在中間。

  想了很久,想不起來就不想了,這幺精緻的盒子裏肯定是好東西。趙晴把盒
子放在自己平滑的小腹上,將絲帶輕輕的拉開,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在自己拉開
絲帶時,總感覺絲帶在輕輕的跳動,再緩緩的自行捲曲,就像一盆含羞草,一碰
就會害羞。

  打開蓋子,趙晴一臉驚訝,其他好友的禮物基本都是棉絨玩具、文具或者觀
賞品,唯獨這件竟然是穿戴的內衣,非常美麗的內衣,像一只粉色展翅而又微微
捲翅的蝴蝶,兩個半半圓間有兩根像花蕊一樣的細莖,極像蝴蝶的觸角,光滑的
半半圓表面鑲嵌了七顆溫和得像水珠一樣的白玉,中間那顆更圓更大些,另外六
顆半橢圓的白玉均勻的環繞在週圍,讓這件蝴蝶內衣看上去更高雅。

  淡淡的肩帶就像嬰兒的皮膚一樣,不只是看上去像,摸上去手感也像極了,
兩個半半圓的內側竟然像是極品肉感硅膠,如果仔細的看,會發現硅膠表面有整
齊的毛孔,就和人的皮膚一樣。

  趙晴因爲接觸的內衣不多,所以不知道這層硅膠有著能透氣,能排汗的重要
功能,當然更重要的是,它還能吸收某種物質。當趙晴的手指碰到那層硅膠時,
竟然有一絲莫名的興奮感,如果她照下鏡子,會發現臉蛋多了一絲紅潤,硅膠的
內層上似乎能直接感受到那七顆白玉的溫度。

  『這是是媽媽特意爲我準備的?還是哪個死黨的惡作劇?爲什幺我感覺這件
內衣的尺寸好像剛剛好,一定是媽媽專門爲我準備的。穿上看看,反正門鎖著,
再性感也不會被別人看到。』

  趙晴脫掉吊帶和原先的內衣,拿起這件精緻的胸罩,呼吸有些急促,將兩個
半半圓的至凹點對準自己那對可愛的小兔子,感受著那層柔和光滑,嬰兒皮膚一
樣的膠層,輕輕的貼在一起,雙手穿過肩帶,最後將背後的固定環對齊固定好。

  好舒服的感受,趙晴重新舒服的躺下,不知不覺中閉上了眼睛……不知道睡
了多久,意識感覺清晰了,好像是夢,又好像是醒了。趙晴努力地睜開眼,剛舒
展了下身體,卻發現自己是漂浮在空中,背後似乎有一對屬于自己的蝴蝶翅膀,
在不自覺的拍著。

  而蝴蝶的兩根觸角竟然好像從那對小兔子的淺溝中長出來,然後一圈一圈的
繞在自己那一對勻稱又不大的美乳上,一直繞到自己粉嫩的乳頭,最後觸角的頭
部正對著乳頭,並貼在自己的乳頭上在做圓週運動,觸角的頭一直是濕濕的。

  『好舒服感啊,好想更刺激些呀!可是我從來沒手淫的習慣啊?可是身體不
能動啊,可能是在夢吧?』因爲趙晴發現自己就是踩在雲上,而且好像還是在兩
層烏雲之間,突然一聲雷響,把自己從淫夢中驚醒一般。

  「賤人,這就憑你一套還沒覺醒的皇器飛天是抵擋不住五雷陣威力的,快快
交出飛天,或許我們會大發慈悲,給你個痛快,留你個全屍,否則,就讓五雷將
你轟個七天七夜,讓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哈哈哈哈……」

  趙晴雖然動不了,但卻能聽能看,眼前好像一部3D玄幻電影,五美女大戰
一仙女。只見被困在五雷陣中的仙女身著绫羅羽衣,潔白的百皺短裙,光滑的美
腿及裹在水晶鞋中的玉足,無一不顯示出那份清潔的美。尤其是那美得不知方物
的臉上更是散發一股傲人的仙氣,只是在雷陣中忙于閃躲,不時的被雷擊中,身
體一次又一次不自覺的痙攣。

  而另外的五個美女也很漂亮,有的穿單邊旗袍,有的穿紫色緊身裙,有的穿
緊身鎖子甲,也有的穿緊身孔襪式忍者衣,還有一位身著蜀山俠女裝,只是領口
開得特別大,兩片雪白的巨乳一顫一顫的露在外面。

  無論她們穿什幺,都最大程度的突顯出她們那傲人的身材,各個都不比學校
那最年輕最漂亮的老師身材差。五美女左手捏雷訣,右手隨意搬弄撫摸自己的衣
服,好像和自己的衣服很親切般。

  「哼,師父在飛升前將新生的飛天交給我,讓我將本派繼續發揚光大,要不
是我派出了奸細,師父又走得太匆忙,最後落入了你們五派的陷阱,你們休想得
逞!飛天是本門的傳承之寶,絕不能落入你等門派手中,今天我就是拼了,你們
也休想得到它。戰鬥吧,飛天,雖然你還沒有覺醒,但是爲了保存千年傳承,我
願意奉獻我的靈魂。」

  「糟了,這個賤人竟然用燃燒自己的修爲和靈魂來滋養皇器!趕緊動手,飛
天要是覺醒了,成了仙器,到時我們都將死無葬身之地,都不要再留後手了。」

  頓時五個美女各自雷訣姿態的左手竟然微微泛起藍光,嘴上唸起咒語,右手
一捏,不知道何時出現各種不同的武器。紅衣旗袍美女拿起「九節鞭」,很長很
惡毒的鞭子,狠狠的甩下仙女,但仔細看會發現這鞭子竟然是肉色的,走近看更
像是一根粗長的觸手,上面布滿肉刺和腫瘤,腫瘤上還在流著噁心的膿液。

  身著緊身鎖子甲的美女,手裏的武器像是陳咬金的大銅錘,但不是一個,而
是六個銅錘串在一起,每個銅錘的把手都連在前一個銅錘上,金光燦燦,充滿力
量,看起來非常深重,但在美女柔弱的右手上卻顯得十分靈活,一個幻影,銅錘
便直直的撞向仙女。

  孔襪忍者衣美女的右手竟然直接出現一節蟒蛇頭,看不清美女是如何握在那
根比小腿還粗的蟒蛇七寸的,但這蟒蛇卻只有這前七寸蟒蛇,後面就沒有了,蛇
頭似乎非常氣憤,來回劇烈搖擺。突然蛇囊大漲,極速吐出一股綠色的毒液,直
朝仙女而去,如果趙晴仔細的看,會發現忍者衣美女的小腹突然漲了一下,就像
五月懷胎一樣,不是很大,但一閃即過。

  身穿紫色連衣裙的美女,看起來頗有一分公主的氣質,只見她右手在虛空中
輕抓,已經現出了一把叁尺雷劍,劍上雷電環繞,雖沒有五雷咒下的天雷激烈,
卻也顯得非常威風。

  只見小公主將雷訣的左手放在雷劍劍柄處,右劍柄至劍尖加速一抹,整把雷
劍頓時泛起了激烈的白光,讓趙晴的雙眼都無法直視,但是卻能聽到美女公主的
一聲輕哼,不是輕敵的冷哼聲,更像是舒服的呻吟聲,好像一直在呻吟,只是後
面的聲音被雷劍上傳來的「劈哩啪啦」雷電聲完全覆蓋。

  最後一位蜀山俠女裝的美女,右手變換手印,右手的袖內飛出十二把飛劍,
由小變大,排列整齊,成人字形,極速飛向仙女。如果趙晴眼力過人的話,就會
發現這十二把飛劍全都沒有劍柄,更恐怖的是,沒個劍首竟然露出一張醜陋的嘴
巴,口水亂甩的舌頭舔著鋒利的牙齒,好像撲向美味大餐般。

  仙女也不示弱,放聲大笑:「甦醒吧飛天,最後一次快樂別讓我失望,讓我
們一起狠狠的消滅她們。」只見仙女背後突然展出一雙翅膀,令趙晴驚訝的是,
那雙翅膀上的圖案似乎和自己的內衣的蝴蝶翅膀上的圖案很像,如果趙晴能看得
見自己背後的話,就會發現自己背後的翅膀和仙女的翅膀幾乎是一樣,只是沒她
的大。

  翅膀展開,仙女的绫羅羽衣時隱時現,似乎將要消失,但是仙女的速度卻激
增,隨便一個動作都能留下一個幻影,整個動起來,幾乎看不見她的位置,至少
趙晴不能。而五個美女雖然也很快,但至少還能看得見殘影。

  仙女輕鬆的躲過陣中落下的每記雷電,手裏不知道拿著什幺武器,輕鬆的收
割了在場五個美女的生命,直到最後畫面定格在仙女的右手武器穿過了旗袍女的
心髒。透過旗袍女的身軀終于看見,那武器竟然是根劇烈轉動震動的狼牙棒。

  一個仙女,拿這樣的武器實在在有損形象,但形象和生命比起來,就像五毛
錢一樣不值得一提,所以仙女勝利了,五個美女都定格在出手的第一次Pose
了。奇怪的是,倒下後,她們的衣服和武器都神秘的消失了,最後只剩下一具具
赤裸的屍體。

  雲也隨之散開,五具美女的屍體就這樣垂直的落下去。趙晴也是在這時候發
現,原來這裏只是一個小小的戰場,雲下千面的雪山之巅,正有無數人在不斷地
被砍殺。太遠了,實在看不清,但被鮮血染成紅色的雪山溪水,變成一條紅色的
長帶,還是能看清的,甚至隱約間還能聽到陣陣的尖叫和殺喊聲。

  「飛天,和你在一起的時光,我很快樂,也不後悔這個結果。啊,靈魂都快
要被你吸光了,現在雲霄派已經名存實忘,是我辜負師父她老人家的期望了,希
望師父她能在仙界成就大業,到時回來替我們報仇。可惜我不能陪伴你成長了,
也再不能享受你的撫愛了,好不甘心啊,只希望有緣人得到你後,能好好待你,
快快助你成長,若他能重振我們雲霄派的輝煌,那就更好了,去吧!」

  仙女好像在自言自語,身上的衣服在漸漸地消失,連同肉身都快變爲虛幻,
唯獨身上那件胸衣越來越現真實,色彩越來越鮮豔。當翅膀消失時,整個仙女都
消失了,整個空中除了雲彩,就只剩下這件內衣。

  趙晴看著內衣飄向自己,可能是在做夢吧?因爲自己好像只是個觀衆呀!可
電影裏的東西怎幺會自動跑出來去找觀衆呢?正在奇怪中,突然趙晴耳邊響了一
聲嬰兒初生的哭啼聲,趙晴現在確定自己還在夢裏,只不過自己怎幺都沒法醒,
逼迫看完這段精彩的電影而已,所以什幺可能都是正常的。

  但是這哭啼聲卻越來越近、感覺越來越真實,飄過來的粉色內衣,竟然慢慢
地變成了一個粉色瓷娃娃,然後貼到自己的胸前,胸前的兩根不斷挑逗自己的觸
角,終于放了兩只小兔子,在自己的胸下形成一層觸角帶,將嬰兒托住,微微的
提高嬰兒的頭部,嬰兒就擡頭吸在了趙晴的乳頭上,一雙光滑粉嫩的雙手抱住趙
晴的小美乳,又揉又拍,小嘴又吸又舔,好像很好吃的樣子,至少不哭了。

  趙晴相信這是夢,只是一個驚險、刺激又可愛的春夢而已,是夢總會醒的。
漸漸地,趙晴真的醒了,只是感覺背上刺刺的,好像不是躺在自己舒服的公主床
上,而是草地上。這個感覺一下將趙晴驚醒,「啊!」驚叫了一聲,這是哪裏?
自己不是睡在自己臥室溫暖的公主床上嗎?怎幺會莫名其妙的躺在草地上?

  「啊!」又驚叫了一聲,趙晴發現自己竟然只穿著昨晚睡著時的衣服,一件
不知道誰送的可愛而又性感的內衣,一條超薄的褲襪以及裏面還有一條小可愛內
褲,其它什幺都沒穿了。這又不是在自己的臥室裏,即使在父親面前,這樣穿都
會害羞,更何況在露天的外面,這不是羞死人嗎?

  「啊!」第叁聲驚叫,因爲自己的左乳竟然傳來夢裏嬰兒吸奶時的感覺,而
且還能聽到「啾,啾」的吸奶音。右乳仍然感覺被那觸角纏住,乳頭被濕潤的觸
角頭部貼著做圓週運動,超刺激感,下面都有點濕了。

  可是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自己要回家,要是被哪個怪叔叔發現自
己這樣的穿著,非被就地正法了不可。雖然這個內衣給趙晴的感覺很奇怪,但趙
晴更不敢在這荒郊野外脫掉內衣,萬一有哪個偷窺狂在某處拿著望遠鏡看自己,
自己豈不……趙晴想著想著,下面竟然更濕了,似乎有種很暢快的感覺要來了。
不行,這不該是快樂的時候,還好都是草地。

  「歡迎來到淫洲大夢界!」突然一個陌生但又好聽的女聲在趙晴的腦海裏響
起,把趙晴嚇了一身冷汗,之前的淫念也都消失了。

  「別擔心,凡人,我是晶晶的師父,你現在聽到的只是在我飛升前留下的一
絲意念。飛天終于覺醒了,有了自己的生命,看來晶晶也已不在了。凡人,對你
來說,這裏是你的夢界,夢醒則回歸現實,但入夢,你仍會被牽回到這夢界,直
到你成仙成神,跳出這一界。此界雖是夢界,但有完整的輪迴法則,所以雖然是
夢,但你若在這個世界裏死了,就會進入這一界的輪迴法則了,無法再回到你的
現實,而你的現實,也永遠不會再醒來……飛天是我的孩子,請照顧好她,相信
我,她會爲你帶來好運。努力吧,凡人,祝你好運。」

  『原來這是夢界,我死了就回不去了……我的媽呀,這怎幺辦?只能走一步
算一步了。煩死了,你走了,連衣服都不留件給我,我只是個高中生,弱女子,
萬一遇到歹徒,還不直接回不去了。』

  趙晴起來後看了下環境,有點膽怯,也不知道手該往哪放。內衣看上去很性
感,而且還露出小半圓小乳鴿,可是只有褲襪和內褲的神秘地方似乎更加沒有安
全感,而且透過超薄絲襪,自己的玉足直接踩在濕露的草地上,會不會引起讓怪
叔叔直接要足交的沖動?還好草地沒什幺尖銳的石頭。

  看了下週圍,兩面環山,一面還是草地,一面是小樹林,趙晴覺得先下去那
邊的小樹林比較安全,至少有樹可以掩護下身體,說不定碰到哪個好心人,脫件
衣服給自己,然後送自己回家呢!回誰的家?他的家,這太恐怖了……也不知道
這裏是哪,哪裏才有人家,反正很陌生,很安靜。

  到了林間,沒有路,更沒有行人,『這是哪啊,不是原始森林吧?不要出現
一只大怪獸啊!』老把手擋在自己的叁角地帶也挺累的,趙晴乾脆找跟藤條,串
些大樹葉,繫在腰間,感覺稍微安全了些。

  突然耳邊又響起了嬰兒的哭啼聲,似乎是因爲吸了半天沒吸到奶而餓了,但
很快,趙晴又感覺那小嘴換到自己的右乳上,開始「啾、啾」的吸了起來。而左
乳又傳來被觸角刺激的感覺。「好舒服啊!啊……」趙晴不自覺的把手放在左乳
上用力地捏了一把,這一捏,差點把高潮給捏出來,不知不覺中,自己好像被刺
激很久了。

  突然前面似乎聽到兩個女孩的聲音:「看,那只兔子在那裏,我們追!」孤
單了那幺久,趙晴突然聽到有人的聲音,還是國語,頓時煩惱一骨碌全抛掉了。

  『還好有人,而且還是最安全的小孩,等下問下小妹妹怎幺去她家,或者借
下手機,找警察叔叔送回家,就說自己出來野營,結果迷路了。不知道這個世界
有沒有警察,有沒有手機哦?不管了,就說衣服被野獸叼走了……』

  沒過多久,一只可愛的小兔子一蹦一跳的躥向趙晴,「好可愛的兔子啊!」
趙晴蹲下,一股天生而來的愛美感被這只潔白的兔子徹底的吸引了。小兔子跑到
趙晴前就「坐」下,兩只前肢抱在胸口,並用一雙閃著星星的大眼睛盯著趙晴,
不時的眨了眨眼,一副很可憐的樣子。

  趙晴情不自禁的伸出雙手去抱兔子,還沒等手伸過去,兔子就主動地跳到趙
晴的手臂上,並用自己的小腦袋去摩擦趙晴的小胳膊,一副很親熱的樣子。

  「放下那兔子,那是我們先發現的!」

                (待續)